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金山寺法海记
    ”是谁坏了我的幻身法?“

    便在此时,刚下了雷岭的‘白素贞‘,面色却是一变。

    这幻身法,也算是禾山道中一门旁门法术,能幻出个假身,只效用不大,除却骗骗凡人眼睛,却骗不得修士。

    白素贞,或者说赵九,使出这幻身法术,也不过是用这幻身与许仙相处罢了,他毕竟是个大老爷们,自不会与许仙情情爱爱,却是都使了那幻身法,交由小青趋使,由得小青去与许仙花前月下。

    至于日后夺取许仙许仙造化,化身灵胎之事,真到那时,为了道途,却也顾不得这般多了。

    只如今赵九却没那般心思去与许仙谈情说爱的。

    今日他去取自家法器,也是度了个幻身留在那宅院中,只为了以防许仙再上门,瞧破了什么关窍。

    他却不知,因那银锭之事,引来了何立等官差,那县府官气之下,凭的裹挟许仙,瞧破了自家的障眼法,还怀去了自家幻身。

    这着实也是赵九预料不到的。

    赵九如今不知是个设么情况,却是有些焦急。

    那许仙身上的造化,也就他瞧出了几分,心知是要许仙自主动几分,方能取得其中精华。

    否则以他手段,自可强行掠走许仙,又何必万般算计?

    本来王道灵未显,他是寻思着,自家也不必度入白素贞体内,只待被自家七杀元神法术禁住的白蛇,与许仙交缠后,孕育灵胎,再借助那七杀元神的联系,神魂化生到那灵胎之上。

    到时也能得个道途,却是远比自身那老躯强上太多。

    后来肉身被王道灵算计,打杀了去,无奈之下,他也只得度入这白蛇体内,即便如此,他也未曾放弃算计的,只想着诓骗许仙,由得他自上门来。

    却哪里想到,自家计划总生波折,这回障眼法与幻身之术皆被破去,却不知许仙是否瞧了去,若是看破,只怕要坏事了。

    顾不得多想,如今拿了法器,赵九却是忙拉着小青,便匆匆往‘白府’而去。

    只他心中焦急,注意全在自家谋划之上,却不见得,小青听了他幻身法被迫的消息之后,竟漏出几分喜色。

    ……

    且不说赵九这边,感应法术被破,是如何得焦急。

    却说何立等公差,得了那四十九锭大银,便挟着许仙,将银子抬了,去见县公去了。

    都到县府。何立将前事禀覆了县公。县公道:“定是妖怪了。也罢,虽说朝廷也知仙人妖鬼存在,上官们更是自养着供奉,但此等事情,朝廷却是不喜宣之于口的,此事倒也不好全如此禀报。”

    想了想,差人送五十锭银子与知府处,将事情一一禀告之后,开了另一番缘由,府尊听县公建议,发了告示,只说有贼人盗了银钱,已然是伏法了。

    只许仙收受银两,却是照“不应得为而为之事”,杖二十,免刺,配牢城营做工,满日疏放。

    一听这般宣判,本就有些失魂落魄的许仙,更是如丧考妣,只这大陈律法严明,虽说这案子里牵扯到了妖怪,算是另有原因,许仙受了五十两银,却终究要吃些苦头的。

    许仙受判,此事顾诚自然得知了。

    与许仙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对顾诚而言,却是不坏。

    他如今修成胎动,一身物事也尽收在了紫金钵盂之中,本来,若是没有法海遗言,无需去管许仙之事,他练成几种法术,祭炼好紫金钵盂,便可寻机离去了的。

    如今许仙害了罪,也见识了‘白娘子’是非妖魔。

    顾诚倒是正好随着走上一遭,寻机与许仙讲上那么一番故事,其余之事由得他自己抉择。

    若是许仙应下,顾诚便想法子带他去拿金山寺,全了法海遗嘱,若是不成,也不算违了自己承诺。

    到时逍遥天下,自寻仙去,也不需管什么白蛇,只提防着那顾才,增进法力境界,再无其他挂碍。

    这般想着,顾诚却是将自家需要的物事都收入那钵盂之中,旋即写了两封信收好,这两封信,却是一封与王石,一封予书院山长。

    而后,自那钵盂中掏出那《宝珠阿罗汉真诀》,以及那份祭炼法器的道书来,那罗汉真诀之上,却有几门术法,一门祭炼法器的法决。

    那法决,名唤《阿罗汉伏龙禁法》,法海那飞龙禅杖法器,正是用此门禁法炼制而成。

    至于那祭炼法器的道书,却有不少法决,只有些杂乱,也不知是不是法海自己编纂成的。

    顾诚开启钵盂不过一日,自没有怎么研究过,是以也没有多少的了解。

    不过他也觉可惜,他所修行的《太上感应化龙真经》上,没有见得有什么术法,当然,这真经后头经文他未曾见得,也不知是不是隐藏了什么厉害的神通,不过他也不抱多大希望,毕竟在他眼里,只以为这真经的上一任主人可是法海,具法海自己说,他是通了佛门耳识的人,类比道门练气二层的修士。

    若是有什么强悍神通,想必也不会轻易死在了顾才手上。

    不过说到法海境界,也正是因为通了眼耳二识,他才寻摸到了顾才的头上,这边不得不说,佛门法决优异之处了,一境一神通,非比寻常,且若非如此,顾诚只怕早就被取走心窍,没了性命了。

    转过这些念头,顾诚却是更多注意放在这两份道书之上。

    那罗汉真诀上的术法,大部分却是要借助佛门法力,或是佛门神通,才能修行运用的,除了一门唤做《小神足缩地法》的术法,以及一门《铜身术》的基本术法之外,顾诚却都练不得。

    只这两门术法,却也对顾诚帮助颇大了,毕竟不说那铜身术,只说这缩地法的名头,便知是个用来逃命的。

    顾诚虽练成法力,如今也正接触法器、术法,却是从未有争斗经验的。

    与他来说,自然是逃命的术法最为要紧。

    略略有几分遗憾,顾诚打眼翻开了那祭炼法器的道书,翻开扉页,便见法海自留了名号:

    《金山寺法海记:佛、道、旁门法器总篇》。

    见此名录,便知道,这道书是法海自汇总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