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盗银
    许仙正好也是关注着这边,骤然听到姐夫李仁的声音,先是觉着突兀,继而也是疑惑,不知道出了什么急事,竟让姐夫跑到顾诚家中来找他来了。

    难不成是宅院有着落了?

    许仙心里闪过这般念头,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李仁既然来寻他,他自是不好怠慢的,于是不等再叫,便从匆匆从院子中疾步走了出来。

    只一见到何立等一班公人,免不了也是一愣。

    “姐夫?”

    许仙自是认得何立的,只是这位何捕头毕竟是做缉拿犯人之事的官差,虽说自家姐夫李仁也是县府的库子,但意义毕竟不同,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许仙却多多少少多了几分犹疑。

    因此稍看了看何立等公人,便看向了自家姐夫。

    “汉文,你可是惹来祸事了!”

    哪知李仁见了许仙,面色一变,这头一句话,便听得方才还因为自家亲事,而喜上心头的许仙,脑袋一懵。

    “李兄,却是得罪了!”

    只还没等李仁做些解释,便见何立一脸的公事公办,对着李仁告罪一声,便对着身后的几名捕快喝到:“与我绑了!”

    “这,这……”

    许仙这时却是完全懵了,哪里懂得是生了什么事端,他与何立也不熟悉,只得看向自家姐夫,见姐夫一脸的苍白,不似个能解释的,便求助似的看向了顾诚。

    顾诚见此,一时间也是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也有不少疑惑的,不过他深知许仙不是个能犯事的性子,再加上听他方才所说的话,这段时日却是都和那位‘白素贞’混迹在一起,如今都要成亲了,又怎么会去犯法?

    除非……

    一想到这里,顾诚却是提步上前,道:“何捕头,诸位差人,且慢动手!”

    顾诚虽说年级不大,但是多少是个秀才公,他神童的名声在这钱塘,也是少有人不知的,所以他这一站出来,何立和几名差人,却也不好妄动,只得停下了动作。

    而两名持绳的差人,看了看顾诚,却也只得看向了何立,让他做个决定。

    “顾公子,还请莫要让我等为难。”

    何立一皱眉,却也不好不出面,当下看向顾诚,劝了一句。

    顾诚见此,面色不变,只笑道:“何捕头与李大哥同在县府为吏,想必也是知道汉文兄性格的,他不是个能做恶事的人,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捕头要捉了汉文兄去,大家都是乡里,此事尚未界定,若是误会,却是太伤和气。”

    “顾公子,不是我何某人不予你面子,你是读书人,秀才公,懂得道理该是比我多的,对我大陈律法,也该知晓,最好不要阻拦我等行事,这许仙是李兄妻弟,他都不曾多说什么,你又何必多做理会。”

    何立显然是有些着急的,说话却是半点都没有通融。

    顾诚倒也不是想要和何立作对,只是觉着此事有些蹊跷,或许对自己有些什么帮助,尤其是想着法海遗嘱,让自己想法子度许仙入得金山寺。

    所以这事要是对自己有帮助,现如今问问清楚,到时他也好参上一脚,若是真能达成目的,他也多了几分选择。

    反正多问两句,也不会亏损什么。

    “哎!清元,此事非是寻常,你可莫要阻拦,县公那边可是催的紧,若是县公那边知道你施加阻拦,便是身负秀才功名,也少不了吃挂落的。”

    何立这边没有多说,反倒是李仁这个大舅子,似乎深怕顾诚拦着何立,不给他绑许仙,坏了什么事情一般,急忙的劝顾诚莫要多管。

    这李仁的性子,顾诚是了解一些的,因许仙借助在他家的缘故,虽说身为姐夫,却也对许仙有些个不喜的,加上在县府职位地下,只是个库子,平日也没少受气,心眼却是小的,也没什么胆子。

    是以,他这般作态,明显是担心许仙的事情,连累到自己身上,是以才这般殷勤的引着何立来捉拿许仙。

    虽说有些不近人情,但是许仙想必也真是牵扯到什么案子里去了。

    而且和他关系还十分的不小。

    虽说许仙此时稍稍回神,听了姐夫的话,失望之下,只得看着顾诚,希冀顾诚能说些什么,却见顾诚退了开来,对他道:“汉文,你也莫要着急,既然你都不觉做了什么错事,想必也是个误会,若是误会,到了县公哪里,解释了也便是了。”

    听了顾诚这话,许仙虽然还是有些戚戚,却也稍稍安心几分。

    而何立这边见得此目,当即吩咐手下公差,却将许仙绑了,直往那县衙送去。

    顾诚自然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只是是许仙这才被捉了去,见县公时,平民百姓却也不能入县衙旁观的,所以他想了想,便没有立即跟着,只将家门锁好后,才朝着街上去了。

    想听听这段时日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何立等人既然如此焦急的捉拿许仙,想必这案子也不小,总归是有那么些消息传出来的才是。

    只等他到了街上,却没想到,还真有那么一件性质十分恶劣的案子发生了,且这案子官府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反而发出了通告。

    却原来,两月前。

    那杭州府,府库之内,封记锁押俱不见动,也无地穴得入,却平空不见了五十锭大银。

    见今着落钱塘、临安两县提捉贼人,十分紧急,只这两个月过去,两县县府没有半点收获,累害了不知多少人。

    却是无法,出了下招,出榜缉捕,写着字号、锭数,‘有人捉获贼人、银子者,赏银五十两;知而不首,及窝藏贼人者,除正犯外,全家发边远充军。

    这消息一出,自然是整个杭州府都热闹了起来,只顾诚这段时日在家中修行,也不多打听什么,却是这等热闹消息,都不曾得知。

    直到他如今打听一番之后,才明白是什么个情况。

    若许仙涉及,正是此案,却也不奇怪李仁为何是这般作态了。

    而且顾诚这边,也是想起了前世那白蛇故事中,发生的一件事情来,那件事件不是别的,正是一件和如今杭州府大案十分相似的案子。

    盗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