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白蛇
    娶亲?

    顾诚闻言,心下一怔。

    虽猜到许仙家中许是有什么喜事发生了,却仍是想不到,会是许仙的亲事,而且许仙一提到亲事,顾诚未免想起了那白娘子来。

    只是此白娘子非彼白娘子,不是将飞升的妖仙,而是被邪道祭炼的蛇精,却不是什么好货色,顾诚心中有些不好预感。

    尤其是想起法海老和尚的遗嘱,老和尚此来钱塘,是想要将许仙度入金山寺的,突然要找那王道灵去对付白娘子,举动着实有些突兀。

    再想想那前世那传说中的故事,却是有有种不妙的预感。

    “汉文你要娶亲了?这是好事,却不知是那家的娘子啊?”

    心中转过这般念头,顾诚面上却没有表露什么,便真是如他猜测,这等事情,平白冲动却是没有半点好处。

    言语中,只做了友人该有的关心。

    许仙果然也没觉得顾诚态度有什么不对,微微一涩,嘿嘿笑道:“那娘子清元你却也是见过的,清元可还记得数月前,你我同文博兄三人,同游西湖,遇见的那白娘子主仆?”

    嗯?

    听得此话,顾诚心道果然,却是不由摇了摇头,虽然有几分心里准备,但由是没想到,许仙还真和白素贞或者说那禾山道的道人搞到一起去了。

    想到这点,顾诚脸色微微有几分古怪,如果许仙知道那看上去美艳至极的白娘子,实际上是一个年级比他大不知多少的老道士,会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清元?”

    许仙正等着回话,却见顾诚面色微微有些奇怪,当下不由问了一句。

    顾诚见此,只微微一笑,道:“无事,那日情景我自是记得的,那白娘子却也是个相貌好的,只是不知汉文你何事说上的这门亲事?”

    顾诚没有对那‘白娘子’多去评论什么,只问了问许仙其中的故事。

    “此事说来话长……”

    许仙却是不好意思的一笑,将他和‘白素贞’勾搭到一起的事情说与了顾诚听。

    顾诚听完,这才知道,原来三人自西湖归来的第二日,这小子就跑去人家家里待了一天,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那天同王石去寻许仙,却见不到他的人影了。

    只是顾诚心中仍是一叹,听许仙的话,这事却也是他自己找的,毕竟按着法海的说法,那禾山道的道人本是受了伤的,若说真要针对许仙,却也不会这么着急,现在倒好,却是许仙惦记人家的美貌,自送上门去,也不知让人说些什么是好了。

    “这门亲事,我却是与家姐姐夫说过了,他们都是肯的,虽说那白娘子是个寡居的,只我也年纪大了,却不讲这个,总归是份好姻缘。”

    顾诚点头,若是这白素贞只是个寻常的寡居娘子,倒也真不失为一份好姻缘了,只是……

    许仙不知顾诚心中思绪,却又道:“只我如今仍借住在姐夫家,若是要成亲,却是不妥的,是以那白娘子还与我五十两私房,我寻思着,购置一件宅院,承袭我亡父药铺,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我却以将银钱交于姐夫,他是县府的库子,门路却是不少,这宅院,便让他去帮我置办则个,今日来寻清元你,一来是将这件喜事告知,二来也是请你过去吃酒。”

    “说来文博兄却是再书院读书,不然你我三人倒是能畅饮一番。”

    说着,许仙却是提到了王石。

    顾诚虽知晓这并非是什么喜事,但是此中种种,却也不好与许仙言说,想着法海死前的遗愿,反倒是有些头疼的起来。

    许仙能被法海瞧上,定然是有特异之处的,而这禾山道的道士,想来也是有所谋夺,若是要完成法海的嘱托,少不得便要和这邪道对上,却不是件容易的事。

    毕竟那禾山道的道人,能与王道灵交锋,少说也是个练气二层通窍境界的修士,顾诚如今不过胎动,勉强练得几分法力,尚且没有什么得力的法器在手,更是没有与修士争斗的经验。

    若是真个和那禾山道的道人对上,定然不会是对手的。

    此事于现在的他来说,实际上同被顾才惦记,并没有什么不同。

    而且,他对那禾山道的道人,也并没有什么了解,除却在法海那里,听说的零星半点的消息,可以算得上两眼一抹黑。

    如此局势,又如何能不头疼。

    想到其中难处,他倒是不想管这事,只是法海老和尚见他应下遗愿之后,便十分放心的模样,终归让顾诚有些顾忌的,总觉这上头会有什么关窍。

    再一个,他本性也不是那种喜欢食言的人,况且他能活着,还练成了胎动境界,也是托了法海的福,却也不好不去帮他做好这件事。

    即便是日后仍旧不能将许仙送入那金山寺中,至少也得尝试过。

    想了想,顾诚也准备借着这个机会,探摸探摸那禾山道道人的底细,便想要应下许仙的邀请。

    “如此也可,正好我也无事,这便……”

    正说着,却忽然听得院门又是一阵急促的扣门声。

    顾诚声音一停,今日倒是真个奇怪,怎有这么多人来自家拜访?

    “汉文稍待,我去看看。”

    许仙也是有些好奇,他自然是知道,顾诚这边通常没什么人来的,加上这几月守孝,更是无人打搅,所以也就顺着顾诚背影,往院门看去。

    顾诚刚打开院门,却见门外立着一班捕快,领头的,正是这钱塘县府的捕头何立,而何立身旁站着的一名颌下短须的公人,不是许仙的姐夫李仁又是谁。

    “原来是何捕头,却不知有何要事?”

    见几人兴师动众,想必不是什么小事,顾诚心中琢磨,却想不出个所以,面上适当的露出几分讶然。

    “清元,不知我那小舅可是在你府上?”

    那何立自然认得顾诚,只神色肃然,显然事情严重,也难出言寒暄,只抱着腰刀拱了拱手,已做见礼,倒是许仙姐夫李仁,出面便问起了许仙的踪迹。

    “汉文正在我这,李大哥,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见李仁也是面露急色,顾诚心中好奇,却也知道许仙的性子,怕是做不出什么违法之事的,便点头应下。

    “此事紧急,县公却是有嘱托的,不敢怠慢,稍后再与清元你解释。”李仁却是推说一句,旋即高声道:“汉文,可是在内?且先出来,有急事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