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胎动
    顾诚嘴里一面感慨着老和尚的落魄,一面翻检起紫金钵盂里掏出来的物件起来。

    那残缺的佛门功法,名唤《宝珠阿罗汉真诀》,记述着佛门修士的修行境界。

    那道门练气境界,顾诚自已在那《太上感应化龙真经》上瞧见了的,对此也有了几分了解,本以为这佛门的功法,即便是有些许差别,也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却不想,此二者全不是一个路数的。

    道门练气,元神之下,有九重境界。

    初始一步,便是人体自比胎儿,孕育出一丝真气法力,气种丹田,乃是步入道途的第一步。

    这其后八重境界,也全是练气的路数,旨在法力的积蓄与蜕变。

    分做通窍、感应、凝煞、炼罡、还丹、道基、脱劫、温养。

    温养之后,便是元神长生了。

    而这佛门中的法诀却是不同的很,这《宝珠阿罗汉真诀》中,开篇便记述了,佛门真诀,乃是从上古神宗魔门演化而来,和道家截然不同,以九识论分,分别为:一眼识,二耳识,三鼻识,四舌识,五身识,六意识,七末那识,八阿赖耶识,九阿摩罗识。

    眼识修成,便能见人所不能见,窥水中四万八千毛虫,见千里之外,烛明鬼神,见真我本心。

    耳识修成,便能观一切音,身体发肤,血液流动,五脏鼓动皆能听闻,不偏听偏信。鼻识修成,便能屏污去秽,吸纳天地灵气加倍迅速,清涤杂心,身子轻灵。

    舌识修成,便能口诵真言,句,便有降妖伏魔之能。

    身识修成,便能初成阿罗汉只体,褪凡而仙……

    顾诚也只看到这里,却是那真诀中残缺不少,只有那身识之前的修炼法诀,是以顾诚对其后几识境界,也不甚了了。

    只是这佛门真诀,虽然与道门练气分数二法,却也是玄妙非常,不差多少。

    瞧得顾诚也有几分心动,若非是有来历更为神秘的《太上感应化龙真经》修行,选择这门佛门真诀,于顾诚来说,倒也不是什么不好的。

    赞叹几分,顾诚觉着这法海老和尚还是有几分资本的,顾诚虽不知这世界修士情况如何,但是想想,这等功法传承之事,想必也是珍贵非常的,慢说法海出身金山寺,身上指定是学了金山寺的传承功法,便说这《太上感应化龙真经》,以及这《宝珠阿罗汉真诀》,便能见几分富裕了。

    想来寻常修士,只怕身上也难得有这般多的功法。

    顾诚只感慨法海身上功法多了些,却是不知,若是被这天下的旁门散修知道他的遭遇,只怕是要嫉妒的跳脚。

    须知的,这修士中的物件,最为重要的,便是那传承道书。

    慢说那神秘莫测的《太上感应化龙真经》,便是这残缺的《宝珠阿罗汉真诀》,能修成佛门身识,类比道门成就罡煞大修士,但凡哪个旁门散修,亦或是这修行界中的小门小派得了,可是要当做镇派功法,传承至宝的。

    顾诚这初一入道,不仅得了那化龙真经这等神异功法,还有机会挑挑拣拣,不知要羡煞多少修士。

    尤其是那些个偶尔得了几分残页,步入道途,却因为没有后续功法,前路无望的旁门散修,只怕要嫉妒得吐血。

    只是顾诚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所以,学了《太上感应化龙真经》的他,对于这残缺的佛门真诀,却是没有起太大的兴趣,除却那真诀里头一门祭炼法器的法诀,引起了他的注意之外,这门功法,却是暂时被他甩在了紫金钵盂之中。

    很长一段时间内,怕是要藏底了的。

    “这是什么?”

    将那真诀收好,顾诚继续翻检,那些个瓶瓶罐罐的丹药,他一时也还分辨不了,自然没什么好理会的,暂且也放入紫金钵盂中,等日后取用。

    只将丹药也收好后,地上却还有百十枚晃似铜钱的物件,只是与铜钱有所差别的是,其材质不是痛贴之物,反倒像是金玉,只是比起金玉,又多了几分虚幻之感。

    上头满是符箓,顾诚能瞧见几个卍字,想必是佛门的物件。

    却不知有什么作用,他心中有几分揣测,却也没有完全弄明白,也只得同那些药瓶一起,收将起来。

    而后,顾诚寻摸着,紫金钵盂里头又收容了一本记录着几件法器的祭炼道书,以及一些俗世的散碎银两,乃至法海和尚身穿的衣物。

    等他将法海的一身遗物差不多全整理了,已然是日头西沉。

    顾诚这一抬头,看着昏黄的天空,只眼在这院子里扫了几眼,也是凭空升起几分感叹来。

    这院子里头的阵法被顾才撤去之后,本来是景致是十分斑驳古旧的,顾诚躲在家中,平日除了揣摩《太上感应化龙真经》,以做修行之外,便是修葺这处院落,所以院中虽然不负以前的景象,却也还算是有了几分人住的模样。

    当然,顾诚的感慨,和环境也没太大的关系,他如今步入修行,却也不会太过在乎自家住的环境,只是瞧着这环境,难免想起了顾才来。

    想着此人的手段,多少是有些复杂心绪的。

    尤其是想到那本不存在的顾周氏和顾家大郎,顾诚心头更是不由得浮起原主小时的记忆,此中种种,却不知如何言说了。

    不过一想到顾才的谋算,顾诚低头瞧了瞧自家胸口,却是不再深思,此人是不会放弃自己胸口里头的那颗九窍心的,日后总归还是要做过一场。

    心念及此,顾诚也将那点惆怅抛飞,现如今他最主要的,去还是提升修为,保住性命为先。

    只是顾诚想着这些,刚回过神,想要回去做饭的时候,却一阵浪潮声忽的响起,听到这声音,顾诚一怔,面上却是多了几分苦笑。

    这浪潮声却是有来历的,正是那法海留下的蚌壳以及宝珠所造成。

    顾诚那时尚未修得法力,自然也就无法打开紫金钵盂,所以,也只能讲蚌壳和宝珠放在厢房之中,却因此,闹出了不少动静。

    至于邻里穿的那些个故事,里头却也有着蚌壳的功劳。

    多多少少也让顾诚觉着无奈,只是这般一来,倒是让他这里也多了几分清净,方便修行,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