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太上感应化龙真经
    钱塘县,顾宅。

    自顾家出了那般事故,乡邻都知晓顾家除了一个不怎么见过的顾发之外,只剩下顾家三郎之后。

    门庭便冷清了不少,虽说顾周氏在时,也少有人来顾家串门,但此事发生之后,终归还是有些影响,虽然明面上众人对于那传闻中顾家二郎得罪了鬼神之事,都是不去言及,心中却仍旧是有些顾忌的,尤其是在一些小孩子,自顾宅前走过,偶然听得那宅院之中,有钱塘江大潮之时那般的隆隆之声。

    有胆大的小小子,透过门缝瞧进去,便见得模糊不清的白色人影,在院中飘荡,周身昏黄幽煞之气漫布,只瞧得眼目瞪大,只是回过神来,再看时,便什么也瞧不见了。

    这般景象,着实有些骇人,想着自家大人的嘱咐,这些孩子却是半点都不敢久留。

    而他们离去之后,渐渐的,也传了些许消息出去,至此,却是少有人再到顾家门前打转了,即便是顾家相近的邻里,也是害怕,却有几户人家,还搬了出去。

    也是如此,顾宅却在这钱塘,多了几分玄奇说法。

    ……

    “老和尚倒是到了最后,还算计了我,我道他怎么如此大方,即便是遗言相托,总不能自家门派传承也愿让我这外人学了去,却不想这钵盂里头除了这份残篇,却是什么功法也没有了……“

    自那日老和尚圆寂之后,顾诚却是预备将其尸身火化了的,却哪里知道,法海老和尚竟也是一只妖物,却是化作了一只白色的大蚌壳。

    顾诚自是有些惊愕的,不过想到这老和尚做的事情,也只叹了口气。

    后来放了一把火,便只剩下了一只大壳、一页金纸,和一枚拳头大小的珍珠来。

    那珍珠想必是法海老和尚自身孕育的,其上水雾游动,灵光斗转,颇为神异,顾诚不是修士,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却也知道是件保护,便收了起来。

    至于那蚌壳,他也没有别的方法,只得拖到了厢房里,藏了起来。

    至于那金纸,却是一门功法,也不知是不是老和尚故意留在外头,让他入手的。

    不过说实话,若非是得了这张金纸,他只怕要傻眼了。

    原因便是,法海和尚却是把一身的物件,都放入了手中的那钵盂法器之中,顾诚没有法力,自然是无法从中取出东西的。

    如果不是从那张金纸上得了功法,他得以修行,步入胎动境界,炼出一丝法力,只怕现在的他,只能是想法子离开江南,四处寻仙求道,以期得那家修士看上,得以躲避顾才日后的清算了。

    好在那功法滴了血之后,便遁入他体内,内中功法也自浮上心头,虽只有练气一层的部分,却也能让他修行了。

    那金纸也确实神异,顾诚虽未接触过修行,那金纸传来的功法,却晃似天生能懂,这才也有了他练成法力的时候。

    若非如此,即便是得了功法,只怕他也难入门。

    毕竟是修长生的法门,若是寻常的情况,没有人来指点,胡乱练法,只怕还未功成,便先走火入魔了。

    事实上,即便是修成了法力,有法海的提点,顾才一时半会回不来,顾诚也还是预备逃跑的。

    他毕竟不想把自家性命依托在法海的一句话上。

    只是他想要逃跑,也有几分顾忌,他毕竟身负神窍,如今又知晓,这大陈天下,妖魔鬼怪,邪道妖人不少。

    加上这时节,朝廷规则之下,外出游学也并非那么方便的。

    没有实力,四处奔波,未必也就比在自家熟悉的地界来的好。

    而后金纸的神异,也让他多了几分底气。

    所以,想着法海的说法,顾才一两年内不会出来找他麻烦,加上顾才表现出的警惕性格。

    顾诚没有妄动。

    毕竟此人能在他身旁蹲守十数年,见局势不妙,便想取心离去,这等小心翼翼,却不是鲁莽行事的。

    没有把握,此人决计也不会回来。

    而且顾诚对于贸然逃离此地,总也有几分不大妥当的感觉,思及自身那奇妙灵觉……

    抱着如此想法,顾诚才静心留在了家中,修行那金纸上的功法,长进实力。

    而且顾诚修成之后,实际上也没有在家中等着顾才归来的意思,眼见乡试不远,他也有着自己的想法。

    顾诚不知道,正是他没有莽撞的逃跑,反而是正好躲过了一次危机,这却是后话了。

    ……

    关于那页金纸,顾诚却也不知道,那金纸并非法海故意留下的,法海那时都要死了,只想着让顾诚帮着自己完成任务,哪里会去想到顾诚解不开紫金钵盂?

    或许是修士的惯性思维,那时的法海,却是半点都没有往这方面想,只以为自家死后,顾诚自可以从钵盂中取出功法修行,却不想顾诚还是一个凡人。

    所以,顾诚这边,误打误撞,却是误会了法海。

    事实上,法海得到这张金纸,也是机缘,只是入手之后,虽知金纸不是凡物,诸般探索之后,也没得出些结论。

    而且,这金纸不知什么材质,水火不侵不说,还不能收入乾坤法器之中,是以法海这才会贴身存放,以期什么时候能够破解这金纸上的机缘。

    却不想,被顾诚捡了去,还以为是法海故意留下来让自己修炼,而后练成法力,祭炼紫金钵盂,继承遗产的呢。

    至于滴血认主这种事情,对于顾诚这穿越者来说,自然不觉得有什么突兀的。

    两人却都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维惯性,只是法海已死,此时却没人能够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了。

    也不知九泉之下的法海,知晓这件事情,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想法。

    太上感应化龙真经。

    这便是那金纸之上的功法名号,听着名头,搭上一个太上的关系,便知道这功法不简单了。

    不说顾诚前世的那位太上祖师,便是这一世,这位祖师的名头也是凡人皆知的。

    虽然顾诚不知这功法是否能与那位祖师搭得上关系,但是逼近气势不凡,加上如此神异的材质,能够度入肉身,只从这点看,也能知道,这门功法的不寻常。

    所以顾诚在修行时,一来是感慨这门功法的深奥,入门艰难,二来便是对法海颇有几分感激了,毕竟这样玄妙的一门功法,法海也能留给自己,总算是还有几分情谊的。

    至于法海心念的许仙之事,大不了却是多费些力气,帮他完成心愿。

    想想这些事情,顾诚也渐回神,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紫金钵盂之上。

    钵盂里头的物件,已经被顾诚都淘摸了出来,法海本来经常拿着的那支飞龙禅杖,却是不见踪影,本来顾诚还以为老和尚收入了这钵盂里头,现在想来或许是毁在顾才手上了,念及于此,不免又有些忌惮。

    顾才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回来,自己这边却是需要尽快积蓄法力的。

    除了那不见的禅杖之外,钵盂之中,便只有一门残缺的佛门功法,以及一份祭炼法器的道书,再有的,便是一些丹药,以及寻常的生活用品。

    看到这里,顾诚却也是有些感慨的,现在看来,这法海却也是不怎么富裕的,手上也就那么两件法器,还不见了一件,只给自己留下一个紫金钵盂。

    难怪死的时候如此的大方。

    顾诚这边摇头,却是不知,这天下的修士,似法海这般练气二层的僧道,能有一件法器在手,已然是十分不错了。

    而像法海一样,一件飞龙禅杖,威力不凡,还有一件能够摄人储物的乾坤法器,便可以算是富裕之人了。

    这天下的修士,可不像顾诚想的那般光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