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圆寂
    伴着清晨的凉意,顾诚迷蒙间睁开了双眼,不过还没等他好好的清醒过来,后背一阵刺痛,便让他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骤然睁开双眼,眼前是……

    一个光头?

    右手撑着腰部,勉强坐起身来,看着不远处跌珈而坐,面色恍若金纸,嘴角见血的法海,顾诚不由得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晚……”

    他缓缓站起身来,斑驳的院子里,天空微白,初见熹微,只是仍旧有些许的黯淡。

    顾诚踉跄着,走到法海身前,刚俯身想要查看他的情况,便感受到了一阵微弱的呼吸渐渐起复。

    “禅师……”

    四下不见顾二哥的踪影,法海气息微弱,也不知发生了什么,顾诚伸手,想看看老和尚还醒不醒得过来。

    “顾施主,却是贫僧托大了……”

    只还没靠近,法海老和尚便睁开了双眼,本该慈和的面庞,满是苦色,倒是真有那么一些知疾苦的模样。

    顾诚见他醒转,本要问昨晚的情况,只是想想,自家性命保住,老和尚看上去付出代价也不少,却也就先道了声谢:“禅师情况如何,可是要紧?昨夜之事,多亏了禅师,如若不然,顾某如今只怕已经在奈何桥上了。”

    “此事却是贫僧托大了,你那二哥不愧曾是炼罡修士,虽然修为十不存一,然则,贫僧付出极大代价,他最后还是逃了去,施主日后还是要小心的。”

    逃了?

    顾诚方才醒转之时,虽然有几分猜测,但是真得了这么个消息,心里死里逃生的喜悦却是被风吹冷了去。

    失神半晌,经历了这么些事之后,顾诚总归是心性强大不少,勉强定下了心神,虽说被顾才逃了去,但是终究是得了喘息的机会,总比直接没了性命,要好上太多了。

    “罢了,逃了便逃了吧,倒是禅师,你的伤势?”

    顾诚看法海伤势挺严重的样子,只是对于修士,他也不怎么了解,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严重,但是事实如何,他也不好妄下定论,只能是问法海自己。

    只是法海下面的一句话,却是吓到了他。

    “贫僧不行了……”

    法海心里其实也是十分无奈的,本来他也是因为自己的渠道,了解到顾才的身份,知晓顾才心狐宗的来历,这才把法珠交给了顾诚,想要搞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却哪里想到,会是这么个结局。

    顾诚看法海这副神色,才知道老和尚说的是真话,当下有些哑然,本来他并不知道顾才的事情,当时老和尚交给了他一颗法珠,也提到了顾才的一些事。

    顾诚那时自然是不会信的,但终究有了一些怀疑,而到了后来,顾才图穷匕见,顾诚这才把老和尚给招了过来,本以为老和尚这副算计满满的样子,应该是很有把握的,谁知道他现在成了这样。

    这种结局,连顾诚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了。

    “贫僧有一件事情,希望顾施主看在昨夜的情分上,能够帮贫僧一次。”

    法海却是叹了口气,老和尚显然也是有些憋屈的,修为尚不到家。

    “禅师直言便是,若是能做到,顾某自然义不容辞。”

    怎么说,法海也算是救了自己一条命,即便是他有着自己的算计,并非是存心救自己而来的。

    “贫僧乃是金山寺僧人,到钱塘来,却是为了收徒而来的,我看上的那徒弟,你也认识,便是那许仙,贫僧也没有别的请求,只盼顾施主能够想法子替我将许仙送入金山寺门下,不管成与不成,我这一身法器道书,尽由顾施主拿去。”

    说着,法海一双眼睛却是变得有些凌厉,本来虚弱非常的模样,却似回光返照似的,不太正常。

    “那心狐宗的人逃了去,虽说那人本就有旧伤,如今贫僧又将他打伤,修为只怕连如今的通窍法力,也难保住,没有一两年的功夫,是不敢再出来游荡的,加上他也不知贫僧情况如何,即便是好了,暂时也不会寻来钱塘。“

    “但是以其心性,却是迟早会回来找顾施主,我想顾施主也想下次面对这等情况之时,能做个决定自己命运的人吧?”

    法海目光灼灼。

    顾诚听了此话,放心不少的同时,也明白法海的心思,只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同意下来。

    按理来说,他这样的情况,答应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法海到时候都死了,谁知道他有没有帮他做了事?

    况且不答应的话,法海这副模样,或许为了不让师门道书外传,趁着余力,还会一掌把他毙了。

    “我可以答应禅师,尽量去做这件事,不过汉文要是有别的机缘,或者他自身不愿,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是不管的,若是禅师认可,我便应下,若是禅师硬要我做成此事,那我也只能摇头。”

    顾诚回答道。

    “顾施主果然是聪慧。”

    而法海听了顾诚这番话,却不知因为什么,不仅没有半点恼怒,反而眼眸中欣赏的色彩愈发的浓厚了了几分,面上也消去了那份凌厉,带上了几丝笑容。

    “便由得施主,只是顾施主若是日后修成**,还望看在贫僧的面子上,对我金山寺照看……”

    顾诚正听着法海的话,却发现,老和尚忽然停下了声音,再看时,已然是闭目圆寂了。

    见此,顾诚微微一叹。

    ……

    此后近月时光,顾家邻里,却都没见过顾家家宅中走出过什么人。

    倒是有人好奇打听,却只听顾家三郎说,因为顾家那疯癫的顾二郎,外出玩耍时,不见归来,失踪的缘故,顾周氏却是悲痛之下,病痛而死。

    这般消息传出去之后,这附近的人家,都是多有感慨,直道顾家难得出了个神童,眼见的顾周氏要享福了,却就这么去了,却是个没福气的。

    有人倒是解释说,顾周氏向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日里窝在家中,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也不是见不得人,整日待在家中,难免闷气,这番因顾二郎失踪不见,一口气上不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般解释,倒是不少人认同。

    当然,也有说是顾家二郎触怒了鬼神,才导致顾家发生这等惨事的,只是这么说的,却没什么人听,毕竟顾诚神童的身份摆在那,读书老爷,哪里会有鬼神去害他呢?

    虽然有几分谈资,但是死上几个人,在这钱塘县也算不得什么,很快的,顾家的风波也渐渐隐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