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心狐
    顾二哥嘴角闪过一丝不屑,顿了顿,又道:“区区一个初步通窍的妖修,你二哥我随手便能打杀了,所以,三郎啊,你最好也不要让二哥为难,二哥本是想,等到你十八岁,心窍成熟,再取走你的九窍心,可惜现在不行了,这钱塘县,来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人物,虽说你二哥我并不惧怕,却不想你出了意外,坏了我的东西。”

    “世上总没有十全九美,倒也能用了。”

    啪啪!

    说着,顾二哥拍了拍顾诚的肩膀,道:“别怪二哥这般行事,当然,你若是实在不能理解,怨恨与我,也没什么的。”

    说到最后,顾二哥眼神愈发的淡漠下去,直至冰冷,顾诚却是再看不到他有半分的感情。

    “九窍心是什么?二哥即是高高在上的修士,又何必每日装疯卖傻?这些,二哥可能与我说说?”

    顾诚突然问了一句。

    “哦?”

    顾二哥闻言,眼角闪过一丝诧异,显然顾诚如此冷静的态度,让他有些惊讶,不过再怎么样,顾诚也不过一个凡人,他也没有太过在乎。

    “不想三郎你还有如此心性,若是你身上没有我要的东西,说不得,二哥我都有想法引你入道了。”

    一番看似温和的话语,却是没有半点感情,听在耳朵里,都是刺骨的冰刀,直削在顾诚的骨髓深处,让他从内心深处的感受道这种冷漠。

    心虽冷,顾诚却没有因此而有半分神色变化,只道:“怎么也是兄弟一场,虽然不知二哥要对我做些什么,总归让我活个明白。”

    “莫不是这点要求,二哥也不能满足?”

    看顾诚坚持,顾二哥笑了:“有意思,有意思。”

    “既然你想知道,看在这九窍心的份上,二哥便与你说说。”

    顾二哥说着,站起身来,在腐朽的院内踱起步来,缓缓道:“这天下,可不止这大陈这么点的地方,你们凡人眼中,大陈已然是广阔无边了,又哪里真个知道世界之大。”

    “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眨眼即逝,这世间,只有一种人,能够逃离这种规则,那便是修士,这座天地,修士不知凡几,便说这大陈天下,便是这正道九大宗门所统辖,约束世间修士,而这天下,能够与正道九大宗门抗衡的,便只有神宗魔门。”

    说到这,顾二哥很是傲然的说道:“你二哥我,便是神宗魔门之中,心狐宗弟子。”

    “早年我拜入心狐宗,修行百载,终成练气五层,只是出了些岔子,心智紊乱,有些疯癫,无奈离了宗门,事实上,这也是我不得不现在取走你心脏的原因,那些个来钱塘游荡的散修,虽说只练气二层,我如今情况,也难免出现意外。”

    说着,顾二哥有些感慨,显然觉得虎落平阳了。

    “还有,你与我并无什么关系,不过是我捡来的罢了,十六年前,也是我的运气,遇到了你,见你体内心窍非比常人,我出自心狐宗,自是见识不差的,哪里认不出你的心窍,乃是传说中的九窍心?”

    “传闻这九窍心,乃是上古神人所有,人若生得,却是天赋异禀,不拘是练气锻体,都有十分优势,甚至练到深处,能复上古神人风采,当然,与我来说,这九窍心最大的效用,便是与我全了心狐**的根基,让我迈入还丹境界。”

    “至于什么是还丹境界,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知道,你与我没有半分关系,这世上也没有什么顾周氏,更没有什么顾氏兄弟,我这十六年来,也并非装疯卖傻,而是修行出了些问题,而九窍心,我必取之,罢了,你怎么说也是我辛苦养了十六年的物件,还有什么心愿,一并说了,有功夫我便替你做了。”

    顾二哥,或者说顾才,不知是什么想法,竟是一口气与顾诚说了一通故事,看他模样,也是十分畅快的。

    顾诚去还在琢磨着他说的话,有了之前的震动,此时的顾诚,即便是听了顾才这般经历,心中也不再有半点波澜。

    他此时所在意的,只有顾才口中的一个说法,那便是这十数年来,顾才疯癫,并非是装疯卖傻,而是修行出了问题,那岂非是说,他此时实力并不是尽在的?

    再想想之前的偷袭,顾诚听法海说过,王道灵不过练气二层的修士,即是一个练气二层的修士,顾才都需要偷袭,加之顾才自己说的,对上练气二层的修士也有些麻烦,那岂非是说……

    顾诚想到这里,紧了紧手心里不知何时多上了一颗玉珠。

    “好了,前因后果,你二哥我也算跟你说的差不多了,也算满足了你的好奇心,既然你没什么愿望,那下面的事,就和你没关系了,唔,若是你还能醒来的话,想要寻你二哥我报仇,也全由得你自己。”

    最后一句,却是带着半分讽刺了,显然在他的心里,顾诚已然是个死人了。

    说完这句话,顾二哥这边,却是从怀中掏出一个灰扑扑的袋子,只见一个黑色光圈从布袋中闪出,在王道灵的肉身上一转,王道灵身躯便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满地的血浆。

    而后,顾二哥不等顾诚有什么反应,也不想听他什么回复,一只手就朝着顾诚额头拍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顾诚下意识一缩头,只是已然来不及了。

    “禅师!”

    顾不得多想,把心底最后的希望喊出来,眼前瞬间一片昏暗。

    顾二哥对此,先是一愣,旋即心狐**所附带的灵觉便察觉到了危机降临,心中一惊。

    若是放在平时,即便是他修为跌落的狠,依仗着院子内的阵法,寻常修士,也难寻摸在他没有察觉的时候,对他动手。

    但是今夜,因为给顾诚做解释,也是存了取心之后,便离开钱塘的心思,他却是散去了院子里的阵法,以至于,到了敌人出手,他才发觉到了危险。

    该死!

    顾才十分的恼怒。

    虽然恼怒,他倒是还记着九窍心的重要。

    却是一手提起顾诚,丢到一旁,一手甩出手中心狐锁链,勉强挡在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