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九窍心
    乌光临身,他面色骤然变化,身躯将将跃起,便被乌光直直打在了后脑处。

    顾诚只听得一声痛呼,王道灵那肥硕的身躯便跌落在他身前,震起一片尘土。

    而变化由未截止,乌光打落王道灵后,斗转一圈,便飞掠而回。

    顾诚瞧见这一幕,勉强保持冷静,本有意识的要往乌光所回方向看去,看看出手的是谁,却因为失了王道灵的掌控,体内那道法力瞬间乱窜起来,剧痛之下,身子一颤,便瘫倒在地。

    正好瘫坐在王道灵身躯面前,顾诚尚来不反应,是什么一个回事。

    惊人一幕便又发生在他面前。

    却原来,王道灵身躯跌落之后,脑后红白的血浆瞬间喷涌而出,洒了顾诚满身,温热的血液,让顾诚身子一僵,旋即他又看到,王道灵那肥硕的身躯,恍惚一阵扭曲,眨眼睛,竟化作一只肩高的癞蛤蟆来。

    这般场景,真真骇人非常。

    顾诚心神震动之下,饶是平素他足够理智,现如今也有些失神,只愣愣看着,却是半晌都没能回神。

    直到一阵轻微的脚步,自身旁响起,他才下意识的转头看去。

    若是放在平时,他灵觉再是灵敏,也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动静,就瞬间有所动作。

    此时却是因为事情变故太大,警惕性大盛,这才能够做出这般迅速的反应。

    只这一回头,顾诚被眼前的人所惊到,眼眸禁不住瞪大,饶是以他两世为人的经历,着实也想不到,方才出手的,会是他。

    眼睛紧盯着来人手中的那道乌黑锁链,玄色光晕流转,随不甚显眼,却能让人觉察几分神异。

    视线再往上拉,顾诚喉咙便有些干涩。

    “二……二哥……”

    看来人面貌衣装,正是本该再房内熟睡的顾诚二哥顾才,只是此时的顾才,哪里还有平日里表现出的那种痴傻,此时的他,一双眼眸再不见半点浑浊,而是深邃非常,灵光转动,却是不一般的有神采。

    “三郎。”

    顾二哥声音也是温润非常,再没有半点的笨拙。

    顾诚闻声,脑中思绪百转,却是始终想不明白,自家二哥怎么就成了一个修士,虽说顾二哥曾经确实因为追寻神神鬼鬼之事,变得有些疯癫。

    但他却从未有离开过顾家,一直以来都是和顾诚住在一起,又是去哪里修的道?

    转头再看着地上王道灵的身躯,顾诚心底没有什么庆幸,反而愈发的冰冷,王道灵,方才还在他身上作威作福,现如今就这么死了,自家这二哥,究竟是什么来路?

    比起原主,两世为人的顾诚即便是能够接受顾二哥修士的身份,但这种诡秘的的行事,在他面前装疯卖傻的作态,着实也让他难有什么认同,反而觉得十分的陌生。

    而他的灵觉,也在这个时候,提醒了他,局势并非因为顾二哥的出现,就变得妥帖了。

    “二哥,你什么时候成了修……”

    顾诚心思百转,理智让他没有在表面上露出心里的想法,只做出一副劫后余生,以及有些惊疑的神情,顾诚便开口一问。

    只是还没说完,却被顾二哥悠悠一叹,给打断了言语。

    “三郎,你灵觉非常,就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你如今是否对二哥的来历好奇的很呐?”

    顾二哥这幽幽一叹,只让顾诚脖子一僵,莫名的,心里觉着有几分不妙。

    缓缓回过头去,便看见了顾二哥那幽深的眼眸。

    眸子深邃不见底,瞧不出半点情绪变化,一张淡漠的面庞,更是让顾诚瞧得,心底不自主的升起几分寒意来。

    见顾诚转头,顾二哥半点也不在意顾诚身上的蛤蟆血浆,慢慢蹲下,一张脸几乎贴近了顾诚的鼻子。

    顾二哥眼睛盯着顾诚的双眸,淡漠非常的说道:“到了如今,与你说了也无甚关隘,不过再说之前,倒是有些东西要给你看。”

    说着,顾二哥也不看顾诚,大袖一挥。

    而后,令顾诚有些难以置信的一幕,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眼前得,在微柔的月光下,院子里晃似一阵清风拂过,一番扭曲过后,却是出现了一副陌生的场景。

    血红色的泥土,斑驳非常,鼠蚁四处游荡,破败的屋檐墙瓦,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是那么的阴森凄凉。

    顾诚脖子僵硬的扭动,四下看过,除却院里的那株长得扭曲的老槐树,之外,院子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仿佛以前生活在这里的他,是存身于另一个世界。

    无数念头从顾诚的心底流过,蓦然间,他似乎想到的些什么,猛地转头,朝着一处厢房看去。

    同样的古旧破败,蛛网横生,那是属于顾周氏的房间。

    “三郎,你是在找母亲么?”

    顾二哥幽幽声音,适时响起。

    顾诚眼眸一缩。

    “你再看,这是不是你熟悉的母亲?”

    听得这话,顾诚朝着顾二哥手指所指的墙角看去,便见到烂凳旁,有一只肥硕的老鼠,骤然间身子一僵,吱吱乱叫中,眨眼化作了顾周氏的模样,坐在那烂凳上,动作僵硬的,编织起草绳拉。

    “三郎,你可知,你身上存有我的一件宝物,无论是哪路旁门左道的修士,亦或是神宗魔门的魔道修士,都渴求至极的?”

    “这只妖物,方才便是瞧上了你身上的那件宝物,只可惜,他却不知道,他这是在自寻死路,我顾才苦苦培育了十数年的九窍心,岂是他能动手夺取的?”

    顾二哥语气本来幽然,说到这,却变得杀气凌然,在顾诚那奇妙的灵觉中,是那么的明显,只是现在的顾诚却是身子僵硬,做不出丝毫的反应。

    倒不是因为顾周氏的真假,以及顾二哥的身份,而失了神。

    只是因为自己曾经生活在一个虚幻的场景,一时没能冷静下来罢了。

    不过顾二哥口中的九窍心,却让他提起了几分心思,恢复理智,从顾二哥的言语中,不难听出,一切的缘由,都是在这所谓的九窍心上。

    那么,九窍心是什么,值得顾才如此对待,让他这个修士,花费这十数年时间,待在顾诚身边,而他又为什么装疯卖傻,即便是为了所谓的宝物九窍心,也没必要如此才是?

    变故巨大,顾诚反而冷静了下来,思索起这些问题来,他有预感,这里面或许存在着一个自己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