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心窍
    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却见身前的木窗被瞬间拉开,顾诚旋即便感觉到一阵晕眩,再睁眼时,已然是出现在王道灵身前了。

    顾诚心中骇然,却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只明白,这是王道灵施展了什么手段,只是是福是祸,犹未可知。

    王道灵却并未有在乎顾诚是个什么反应,只在他身上打量了几眼,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一眯,嘴里称奇到:“啧啧,倒是真个好灵觉,莫不是有什么特殊体质?贫道好奇得很呐!”

    却原来,顾诚身上的诡秘气息,以及白日里的种种古怪反应,都让王道灵有些上心,当时他便有些好奇顾诚是个什么情况,只是急着找寻白素贞,或者说赵九的踪迹,便没立即查探。

    如今寻摸到了赵九的踪迹,为防赵老道还有别的底牌,也不敢随意动手,暗记下了地方,同金山寺的老和尚联系一番,便悄摸摸的回转了钱塘。

    心里寻思着顾诚古怪反应,便找上门来。

    对于他这等修士来说,虽然只是通窍境界,但找顾家家宅所在,也不会花费太大力气,加上他留了顾诚的一丝气息,顺着气息,找到顾家,自然更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方才落入院中之时,恍惚间觉得有些异常,只是再感受时,便找不见了,也只当是晃了晃了神。

    也是因此,顾诚才瞧见王道灵愣了那么半晌。

    对于王道灵这等旁门妖修来说,花费力气寻摸上门,自然是为了自身利益的,当然,对顾诚身上那魔门修士的气息,也是有些好奇。

    所以第一时间,王道灵抓出顾诚,便对他探究起来,一来想查探顾诚来路,二来是想看看顾诚身上是否有什么东西,对自家修行有好处。

    若是顾诚来历不凡,他便退去,只当是给顾诚身后算计自己的人一个好看。

    若是顾诚来历寻常,又有什么特殊体质,即便是炼不出什么东西来,抓回去做个仆从,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至于顾诚若是没什么特殊的,却被这般对待,却是凄惨,这便与他无关了,与他这等旁门妖修来说,可不管凡人死活,不过蝼蚁罢了。

    虽说这天下总归是正道大派的,他也不敢太过放肆,杀戮凡人。

    但几条凡人性命,却也不至于引来什么麻烦。

    这天下作恶的修士多了去了,便是正道九大派弟子众多,神通无敌,又哪里是管得过来的。

    所以,他虽然深夜降临顾宅,却也没有什么隐藏之意,便是被人发觉了,大不了杀了便是,自不会顾及那么多的。

    当然,这些事情,他也不会去多想,毕竟他本就是妖魔,虽生出智慧,人类性命本也与他无关,哪里会为此去烦恼什么。

    王道灵如今注意,却全在顾诚身上。

    见顾诚的确灵觉非常,身上那股诡异的魔门修士气息若有似无,好奇之下,王道灵略作思索,便将肥短的右手探在顾诚的手腕上。

    并不算精纯的法力渡入顾诚体内,王道灵丝毫不管顾诚面色是如何的苍白,心思完全沉浸在法力的探索之中。

    法力顺着全身顾诚全身经脉游荡一圈,王道灵却没甚么发现。

    虽说顾诚筋脉较之寻常凡人,确实宽大不少,若是入道修行,感应之前,却也是不错的资质,但是这和王道灵却没甚么关系。

    那魔门气息没个来源,这便罢了,对王道灵来说,顾诚没有后台,那是最好不过。

    只是,顾诚灵觉出处也不见源头,这就让他皱眉了。

    人类天才他也不是没见过,除了做个血食、祭炼邪法,或是做个仆从,便是天赋再好,于他也没甚么紧要的。

    只是顾诚灵觉,分明不太寻常。

    好歹他王道灵也是个练气二层的修士,便是寻常入道修行之人,也不定能发觉他的踪迹,然而顾诚白日里不仅能察觉他对王石的杀意,方才还能惊觉他的到来。

    便是有修行天赋,也不至如此。

    除非是体质特殊,又或是身负奇宝。

    念及于此,王道灵眼眸发亮,于顾诚体内的法力,流转得更卖力几分。

    他这边心有期待,顾诚这边,却是难受非常了,顾诚毕竟是没修行过的,平日里虽然有锻炼身体,也禁不住这般法力的打磨。

    体内经脉,却是阵痛不已,连带着顾诚额头,也是青筋直冒。

    若非是担心动静太大,惊醒了母亲顾周氏,和二哥顾才,慢说紧咬牙关了,这般痛楚,他早就忍不住大叫出声了。

    不过此时他也知道,眼前的王道灵显然是不怀好意,是以,虽然身体痛苦非常,心里却愈发的冷静,思索起破局的方法来。

    重生一世,才知生命珍贵,尤其是如今知晓了修道之人的存在,即便再是冷静,顾诚心里哪里又能不有几分期望的,又岂是甘心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的?

    “咦?”

    顾诚心里思索的破局活命的方法,却因为信息不足,未有什么思绪,他甚至想到吧法海供出来,先转移王道灵注意,正这时,却忽然听得王道灵一声惊疑。

    旋即,便见王道灵脸色大喜,似乎瞧见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一般,眼眸放光。

    嘴里更是不自主的念叨着些什么话。

    只是他越是这般,顾诚心中越冷,虽不知王道灵发觉了什么,但是顾诚很清楚,对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原来如此,竟是这等奇妙心窍,难怪灵觉如此灵敏,这般神窍,我也只是偶然听闻过,却不想今日能够在此见到吗,啧啧,真个是运气了!”

    王道灵喜不自胜,只这副神态,看在顾诚眼里,却是讽刺意味十足。

    因为对王道灵的好事,对他自然是坏事,毕竟‘心窍’二字,顾诚也是听得懂的。

    心里更是不自主产生几分预警,噗通噗通跳的飞快,似乎有生死大危机降临一般。

    然而就在二人各自心思大变之时,一道乌光,骤然打在了王道灵的头颅上。

    乌光且迅且急,由于深夜缘故,更是隐秘非常。

    慢说顾诚,就是王道灵这等练气二层,且天生灵觉的妖修,也半点没有察觉。

    加上王道灵因顾诚心窍变化大喜过望,心绪剧烈波动之下,更是少了几分警惕。

    因此,等王道灵察觉危机时,却已是来不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