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王道灵
    “王道长,这仙家妙法,却是如何才能修行啊?”

    自孤山下来,王石便缠上了王道灵。

    他却是半点都没有记住,在法海口中,王道灵旁门左道的身份。

    王石本来听了顾诚解释,算是秉持着几分警惕,

    只是在孤山智商,见识过王道灵手上施展的一番仙家妙法之后,便不同了。

    翠绿精致,如美玉雕琢而成的细致小针,在王道灵的催动下,轻易便碎了一块面盆大小的坚石。

    本来在见法海之时,他便是有些耐不住心思了的,若非顾诚拉着离开,少不得要贴上去,询问修士世界的玄奇。

    顾诚劝了几句,见王石不听,也就冷眼旁观了。

    “王公子,修行非是易事,一时半会儿却也是说不清楚的。”

    王道灵粗短的眉毛一皱,大圆脸上的坑坑洼洼更突显几分难看。

    眸子里闪过些许的不耐,只是却没有直接表现出来,语气还算是平和。

    王石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反倒觉得王道灵这般,才有法师的气势,却是顺服的走在王道灵身旁,不再多言。

    顾诚却是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心里冷静非常,尤其是方才王道灵对着王石说话,脸色变化的时候

    他微微低头,隐藏住了面色的苍白。

    法海口中的灵觉,让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种王道灵那种恐怖的杀意。

    尤其是见王道灵朝着自己看来,更是如此。

    按理来说,以顾诚的惜命,不该答应来找王道灵的,这也是他举动让王石不太明白的地方,

    当然,这是在没看到王道灵神奇手段之前的王石。

    事实上,顾诚之所以答应法海来找王道灵,只不过是因为明白了修士那将凡人看做蝼蚁的心思罢了,你真道那法海就是什么好人,虽然顾诚不知道法海有什么算计,但是事情绝对不会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若是自己和王石不同意,法海不可能还是那副慈和面容。

    而对于顾诚来说,面对一个变脸的法海,和一个旁门左道,随时可能动手杀人的王道灵,实际上没什么区别。

    反倒是在王道灵这边,只要小心行事,还有几分保得性命的机会。

    王道灵诧异的看了顾诚一眼,在他眼里,顾诚这小白脸是有些古怪的。

    虽说没有半分法力气息,但是却给他一种颇具灵气之感。

    而顾诚的气息波动,自然不可能逃过他这个练气二层通窍境修士的感知,是以,他才更觉顾诚的不同寻常。

    因为方才顾诚气息波动之时,正是王道灵被王石烦得有些不耐,心生杀意的时候。

    若不是顾诚和王石身上有些别样的气息,似是修士的手段,他担心得罪人,才没敢随意动手。

    否则,昨日因为被赵九逃了,心中本就有些不爽的他,早就一口把王石给吞了。

    左右不过一个凡人,也不是没吃过,整日在他耳边絮叨,没个清净。

    乃至于让他想起了自己尚未能化形,仍是蛤蟆之时,有时蹲在泥潭子里,不时便有嗡嗡叫的苍蝇蚊虫,在自家头顶叫唤,那个时候的他,可没有如今的脾气,都一舌头过去,吞进嘴里了账的。

    哪里像现下,还编纂个由头,让这宛如苍蝇的小子安静几分。

    “这姓王的小子身上,好似是那老蚌的气息,只是这老蚌据说数十年都未曾闹过动静,平日里也都守在他那座金山寺,少有走动。”

    虽然对王石不耐烦的很,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倒是让王道灵不免多想了几分。

    他这些年虽说都在天下游走,结识道友,搜寻法器,想着像赵九报仇,但是也来过这江南地界不少次的。

    是以对于金山寺上的法海,他也是见过几次,所以对他的气息算是有些映像。

    他知晓法海极少离开金山寺,至多也就是在这江南地界上游走几番。

    “那姓顾的小子,倒是不同,气息更为诡秘一些,像是魔门的手段……难不成是有人联合起来算计我?不然他二人不过凡人,怎么能在赵九老道的身旁听了七杀元神的说法去?还寻摸到了我这里?当贫道我是傻子?”

    见着王道灵的时候,顾诚却是照着法海的意思,组织了些理由,只说是偶然听得白素贞的身份,至于在孤山找到王道灵,却又是一种说法。

    恰巧顾诚从法海那里知道,王道灵这段时日,杭州府露过面,只是不显名姓,赵九不知罢了,顾诚只说听人提起,有一位有法力的道人,在孤山上,便寻摸了过来。

    这理由自然是漏洞百出,但是对于顾诚来说,却是没有办法,所以王道灵知道的不多。

    不过他倒也也不多问,他只想着确认赵九的消息,而后报仇。

    “罢了,那老蚌也不过通窍修为,虽听闻他来历不简单,但是真对手起来,我也不会怕了,至于那魔门修士的气息,奶奶的,大不了解决了赵老儿之后,我便立即远遁,离开这江南地界也就是了。”

    虽说化形为人,但毕竟分数妖物,走的又是旁门左道,哪里有那个细腻心思去揣摩算计。

    是以,王道灵想着想着,猛晃了晃大脑袋,却是越想越烦闷,不愿再费那个心思了。

    ……

    钱塘,外郊。

    没听顾诚的话,王石却是执意要引着道士王道灵去寻许仙一趟,保证许仙安危,只是却找不见人,无论是他姐夫李仁家中,还是叔叔李将仕的药铺子,都不见他的踪影。

    不过王道灵对此很是不耐,乃至王石几次请王道灵帮忙,都只得到王道灵的几句搪塞之语。

    本来王石还要细问的,顾诚却瞧出了王道灵的不耐,怕王道灵真个耐不住杀心,对他二人动手,却是拉住了王石。

    不过他却不知,他的这般举动,却统统瞧在王道灵的眼中。

    “清元兄,汉文兄不会真出事了吧?“

    王石对顾诚的话还是听的,虽然不知道顾诚为何拉住自己,不让自己去多问王道灵,但也没有抗拒的意思,只是没有许仙的消息,心底难免还是有几分担忧。

    虽说王石同许仙结识,也没有多长时日,但是许仙性子实诚,即便是被王石调笑,也从未有发过脾气,两人也算是颇为合得来的。

    是以,王石如此忧心许仙安全,却也算是理所应当。

    只是顾诚哪里有答案给他,他此时心里也是摸不着底的,况且此时他哪里还有去为许仙担心的闲心,一身的心思,却都放在了王道灵身上。

    便是怕王道灵突然动手。

    所以他也只能摇头。

    二人正相互看着,虽然所思不同,但是面色却都不好看。

    就在这时,却见王道灵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只古旧的黑幡,也不管他们如何行事,面上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