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法海禅师
    此时的顾诚二人,正立于巷子之中,左右也无人在,这道略显苍老的声音,骤然响起,二人都是耳朵一紧。

    尤其是王石,面色更是大变,虽说梦中之事,总有些许的模糊,但是对这道声音,他却是映像深刻的很。

    “老法师?”

    王石下意识的便出声叫道。

    顾诚见此,眸子一转,下意识盯向一个方向,只觉那地方有设什么不对,心下一动,却也说道:“禅师即是到了,何不显身一见,也好与我二人说说,我等是怎么一个性命之忧?”

    虽说这老僧手段玄奇,确实出人预料,但顾诚却也仍是有些底气的,对方毕竟没有动手的意思,如此一来,没了性命威胁,自然也就没什么好畏惧的。

    与其害怕,倒不如好好因对。

    “施主好胆色,好灵觉,贫僧法海,见过两位施主。”

    那声音突然间多了几分赞赏。

    而随着声音一落,顾诚便只看到,自家方才不过下意识看去的方向,一身着灰扑僧袍,右手手托古旧灰黑钵盂,左手把持一黄铜禅杖的白眉老僧,骤然显身。

    老僧虽然身子有些佝偻,面色却是红润非常,晃似婴儿,白眉白须,神情慈和,加上脖颈上那串只这么瞧着,便觉圆润祥和的白玉念珠,倒是真个有些高僧大德的气度。

    王石见了法海老僧模样,先是一惊,旋即便有几分讶异,显然是觉着有什么不对。

    而顾诚这边,却是心道果然,若是没什么意外,这世界即便不是那个故事世界,也有极大的牵扯,而且眼前之人,也施展了玄奇手段,至少不是凡人。

    “在下顾诚,见过禅师。”

    顾诚心念百转,面上却是神色不动,拱手便是一礼。

    不拘这法海老僧是什么来路,总归不是寻常人,若是妄自失礼,反失了分寸。

    “顾施主不必多礼。”

    法海见此,先是看了看神色古怪的王石,继而又看向顾诚,眼眸里却是又多了几分欣赏之色。

    “此事确也是贫僧做得差了,未曾与王施主解释缘由,只是那白素贞主仆,却是妖孽无疑,而且也并非是寻常妖孽”

    “此妖本是那骊山中听了大修士**,得入修行的白蟒,只妖物本性,却是静不住的,练得一些法力后,便化作人形,自在这人间游逛,却正巧被禾山道的一名邪道遇上,为其捉拿,祭炼成了一门唤做七杀元神的邪法。”

    说到这,法海叹道:“昨日你们三人西湖游逛,却是正巧撞上,若是常人也便罢了,你三人却是都有几分灵慧在身的,那邪道为人算计,不得已遁入了蛇妖之身,却是有着自己谋划,虽然贫僧也不知这邪道有什么算计,但若是被他缓过气来,最少,你三人却是难得的补品。”

    “至于我指点王石施主去寻的那名叫王道灵的道人,其实也是个练气二层的旁门左道,不过此人与那禾山道的邪道有些仇怨,便是遭了他的算计,那禾山道的道人,才不得不遁入白娘子之身。”

    “这等生死大仇,他二人对付起来,自然不会再顾及到你等,且那禾山道道人正是虚弱时节,若是他败了,王道灵那边,有贫僧作保,也不会再害了你三人的性命。”

    法海倒是半点都没有隐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顾诚二人。

    虽然其中一些关窍,顾诚二人并非修士,也听不明白,但其中玄奇,却对二人有颇大的吸引力。

    顾诚还好,有前世记忆在身,自知修行并非那么简单的事情,勉强能压住心中躁动,只揣摩着法海所说的事情。

    王石这边,却有些耐不住心思了,一双眼只火热的看着法海,就差上前拜师。

    “小子尚有一个疑问,想要请问禅师,还请禅师勿怪。”

    顾诚见王石这模样,微微摇头,上前一步,却是拱手道。

    听得这话,法海仍是那般笑容,似乎并不觉顾诚这般多疑有什么不对,回道:“顾施主直言便是。”

    “禅师能够给文博兄托梦,想必是有**力在身的,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但是我还是想问,去寻那王道灵之事,禅师自去便是,何故还要让我和文博兄两个凡人走上这么一遭?”

    法海闻言,并未怪顾诚,而是解释道:“顾施主前番对贫僧的警惕,便是其中缘由。”

    这话一出,顾诚恍然。

    虽说两者不同,但实际上,意思却是相近,便是凡人,尚且对突然向自己示好的人抱着警惕,何况是修士,如果法海突然找上门去,通知王道灵那禾山道的道人所在,不言其他,就给他送消息的话,只怕这王道灵会先找上法海的麻烦。

    “即是如此,我同文博兄,这便走上一遭,禅师,我等就先告辞了!”

    顾诚想明白之后,却是突然对法海告罪一声,旋即拉着王石就离开了。

    “唉?清元兄,这是做什么,我尚有许多问题要问法师……”

    王石回神,发觉顾诚举动,却是反应不及,只慌张的出口询问,他显然完全摸不着头脑的。

    顾诚却是不做解释,只要出巷子的时候,似是手里多了些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眉头一皱,而后摇了摇头,举动却有些莫名。

    而在顾诚拉着王石出了院子之后,依旧站在那小巷之中的法海,看了看顾诚二人离去的方向,旋即又转头看向顾诚家宅所在,而后微微摇了摇头。

    顾诚不知道的是,在托梦给王石之前,他便去过顾宅,只是遇上了些意外。

    法海眼中的顾宅,却是与顾诚眼中的顾宅半点不同的,那分明是个森然的血色老宅,没有什么顾周氏,也没有什么顾大郎。

    只有一个算计十数年,贪婪的盯着自家兄弟一颗玲珑心的魔门修士,和一个蒙在鼓里,不知真幻的顾秀才。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心狐**,果非寻常,顾三郎此劫难渡,遇上这么一个至亲,可惜了这九窍心的资质,也可惜了这心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