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入梦老僧
    顾诚大早起了床,却发现顾二哥早已不知跑哪里去了。

    对于这一点,顾诚倒也能说是习惯了,所以也并未觉得奇怪。

    顾诚大哥顾发在外头做杀猪匠,也少有回来的时候,所以这家中,大部分时间,却只有顾诚和顾周氏母子二人相处。

    顾诚刚穿越那会儿,都是有些不大习惯,不过如今却也适应了。

    吃了早饭,正准备回房去研习时文,却不料王石又找上门来。

    顾诚无奈,走出院子,却被王大公子拉扯着,往一个方向快步而去,弄得他一时都反应不过来。

    “文博兄,这是要做甚么?”

    好在顾诚穿越之后,经常锻炼身体,要不然被王石这么一扯,少不了要大喘气一会儿。

    王石听到这话,好歹是停下了步子。

    勉强定了定神,却犹自有些慌张的说道:“清元兄,你可还记得,昨日遇到的那白娘子?那白娘子主仆,怕是有些问题,昨日我冲动了些,惊疑过后,见清元兄你也不以为意,便只把你与我说过的故事,全当做巧合,但是……””

    许是心中憋得太久,王石经顾诚这么一问,却是什么东西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却原来,王石昨夜归家,入睡之后,便做了一个怪梦。

    梦中,有一持飞龙禅杖,托紫金钵盂的白眉老僧,踏浪而来。

    直言三人白日里所见得白娘子二人,皆是妖魔,他三人与白娘子遭遇,若无意外,却是要被害了性命的,老僧偶见此事,心念慈悲,这才入梦点醒,要他去西湖孤山处,寻一个叫王道灵的道人。

    方才有一线生机。

    指点过后,老僧便没了踪迹,王石醒来之后,却是冷汗淋漓,念及顾诚说过的故事,对于自家梦境,却是半信半疑,心中有些忐忑,想了许久,都定不下心,这才有了一大清早,匆匆跑来寻顾诚的举动。

    而此时他却是要拉着顾诚去找许仙的。

    听完王石的话,顾诚心下一怔,王石所说,倒不像作假,而且顾诚对王石也还算了解,知道王石平日虽然喜欢讲鬼神,却少有胡言乱语的时候,所以他的话还是很值得信任的。

    而且王石描述的梦中僧人,顾诚怎么想怎么觉得熟悉,心中未免多了几分猜测。

    顾诚心念百转,若说王石梦见老僧,心中半信半疑的话,这事对顾诚来说,实际上已然算是个提醒了。

    这里面却是有原因的,当初王石实在太过追从鬼神之说,顾诚借此沾了他一些好处,也不想他想得太多,荒废了学业,于是在给他讲述这些故事时,只略略讲了白素贞和许仙的爱情故事,并未深讲,加上他自己也有不少地方忘记了,所以王石听得故事,包含的人物事件却是少的很。

    王公子脑子里知道的,大致也就是许仙和白娘子断桥相遇,人妖相恋的这么一些小故事罢了,至于其他桥段人物,却是半点不知的。

    是以,如今王石夜里有老僧入梦,仍是半信半疑,若是他知道白蛇传中还有个法海,只怕是半点都不会再怀疑了。

    再者,里面还有个王道灵,顾诚若是记忆不差,这王道灵,却是故事中出现过的人物……

    顾诚心里转过这些念头,心里对这方世界多了几分揣测,一时间没有应声。

    王石说罢之后,见顾诚也不给个反应,却是有些心急,顾不得多想,便道:“清元兄,虽说那梦中老僧还不知真假,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毕竟我是信这世上有神仙高人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清元兄,你平日总与我说那些个志怪故事,总该知道我是担心什么,左右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那王道灵,你我是不是要去找寻一二?”

    王石这一番话听在顾诚耳中,也让他有些诧异。

    看平时王石一副混不吝的模样,现在看来,也是有着几分心思的,倒是让顾诚多了几分感慨,这世家子弟的生活,看来也并非那么好过的。

    顾诚自然知道,王石说的话是有道理的,自从昨日遇到那白娘子之后,顾诚心里就多了几分心里准备,对这个世界也存了一份迟疑。

    现在又听王石做了这么一个梦,尤其是梦里还有那么一个老和尚,还跑出个王道灵来,顾诚自然是有几分计较的。

    只是此事却也不能急,不管这世界是不是那故事中的世界,既然有这么几个人存在,那故事中的事件,总归是有几分借鉴意义的,在那人蛇恋的桥段里,这王道灵可不是什么好人。

    若是贸然找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当然,顾诚的顾忌或许是有些多了,毕竟那给王石托梦的老和尚,若真是法海的话,却又怎么会和王道灵勾结到一起?

    顾诚暂时是想不太明白的,而越是弄不清楚情况,他自然就更多几分警惕。

    命只有一条,有怎能偏听王石的一个梦,就贸贸然的行动?

    “文博兄的心思,我也明白,只是此事太过古怪,且不说文博兄你的梦是真是假,便是真的有人托梦,然不管那老和尚是真仙还是佛陀,其未报名号,也不讲缘由,就让你我这么去找人,而后去对付那百娘子,文博兄你不觉太过突兀了么?”

    “这……”

    听到顾诚这话,王石有些犹疑了,这也亏了顾诚平日与他说那些鬼怪故事的时候,添了不少私货,是以王石虽然向往那些游戏风尘的僧道高人,却多少存着几分警惕的,所以听顾诚一言,却是冷静了下来。

    “只是,若此事是真,那白娘子真取了你我性命,到时候……”

    王石虽然冷静不少,但是涉及身家性命,还是存着不少的犹豫的。

    顾诚闻言,倒也不觉得他这想法有什么不对,毕竟是人之常情。

    “若是那位白娘子真是个妖孽,又对你我存了害命之心的话,昨夜你我三人便被取了性命了,这等事情,可没有侥幸可言,凭此一事,便不能强定那白娘子不是善类,再者,若是你梦到的那老僧是真个佛家高人,有心慈悲,何故做这等弯弯绕绕之事,显身一见,难道还不成了?”

    “佛家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说,若是高僧大德,想必不会不知此谒。”

    “怕只怕,妖魔作祟,你我平白做了棋子不说,届时还白白丢了性命。”

    顾诚对于此事,十分的理智,即便是知晓这世界极有可能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世界,他也没有因此而失去了冷静。

    对他来说,便是真有仙佛可修,重活一世,不如自家性命来得要紧。

    没有足够把握,就不要去沾染。

    身死魂消,那才是真个万事皆空。

    “阿弥陀佛,施主倒是好机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