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顾二哥
    这道声音一出,立在一旁的小青,面色唰的一白。

    身子微微颤抖,却是一副又畏惧,又是忧心的模样。

    “你这小孽畜,还不过来扶起老爷我,傻愣愣的站着做甚么?”

    声音虽然仍是那般清脆娇媚,但是听其中语气,便不难知道,这具肉身已然是换了个主人了。

    “是,是……”

    听得此话,小青结巴的应了一句,便慌张上前将‘白素贞’给搀了起来。

    只是那煞白的小脸,水汪汪的大眼,却仍旧能够让人瞧出,少女心中的不平静。

    “娘的,亏得老子早有谋划,把东西都藏了起来,不然便真个让那癞蛤蟆给占了大便宜,不过,还是可惜了我那三件法器,尤其是那六道黑索,老子辛辛苦苦祭炼了三层法禁,如今全一场空了,下次若是再让我见了那癞蛤蟆,定要抽魂炼魄,放能结老子心头之恨!”

    ‘白素贞’一脸阴狠,一旁的小青瞧着,更是瑟瑟发抖。

    只是小青的这幅神态却是被‘白素贞’看了去,他本就被王道灵逼得丢了肉身,难免迁怒,龇牙咧嘴道:“小孽畜,你这般作态是要做甚么,难不成老爷活得性命,你不欢喜不成?嗯?”

    这幅表情放在一个娇媚少妇的身上,着实有些突兀。

    瞧着小青畏畏缩缩的模样,‘白素贞’许是也觉着有些无趣,扭了扭身姿,满是不爽的叱骂了几句,继而命小青搀扶着自己,朝着钱塘县的方向去了。

    ……

    顾诚自是不知,白娘子和小青主仆离去之后,会是有这般变故。

    他随王石与许仙三人,与西湖上伴着春风细雨,好一阵赏玩,心境却是宽松了不少。

    虽然白娘子之事,多让他有些心存疑虑

    但却也没有太往心里去,且不说他重生者世界这两年来,未见过什么神神鬼鬼之事,便是那白娘子真是故事中的那人……

    即便如此,也没他的事,若是对方真是故事中那等妖仙,他又能做些什么。

    他倒是想修仙,只是理智告诉他,这东西不实际。

    倒不如回家好好读书,真是故事中的那个世界的话,说不得日后做了官,死后还能得个神位。

    当然,今日过后,有机会的话,他倒也会朝着这些神神鬼鬼的故事探寻一番,若是真个能寻仙问道,也算是完成了几分前世的心愿。

    这般想着,他却是到家了。

    “母亲,我回来了。”

    回到家中,母亲顾周氏还在绣锦,顾诚见了,正想劝母亲莫要太过劳累,却见得院中墙角处,自家二哥顾才就这么不修边幅的瘫坐在地上。

    一身破旧的青罗道袍沾满了泥土灰尘。

    凌乱的发髻尽是头油,削瘦的面庞也因多日未清洁,黑黝黝的,一双眼睛更是混沌不堪,手里把玩着一只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灰袋子,面上神情木愣愣的,实不像个正常人。

    “二哥,莫要坐在这里,别着凉了。”

    对于自家的这位二哥,虽说精神有些问题,但是顾诚倒是没什么恶感,加上在原主的记忆中,二哥小时候对原主十分的照顾,顾诚受记忆的影响,反倒觉得二哥十分亲近。

    至少比起十岁便去做了杀猪学徒,沉默寡言的大哥顾发来说,感情上要亲近些。

    是以,平日里顾诚从学院归家,对二哥顾才也是多有照看。

    当然,顾二哥生活是能自理的,到不需要顾诚做些什么,只是有时候行事会有些疯癫,有时候也会偷偷跑了出去,叫人着急。

    而顾二哥这边,许是潜意识里还知道顾诚是他亲兄弟,听得顾诚的话,愣愣的抬起头,顾诚拉他,也不见反抗,顺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拍了怕屁股,顾诚见他起身,也是摇头。

    只这一摇头,他眼角却是瞧见了些血液似的红色,好似顾二哥原先坐的地方,都是些泛红的土?

    然而晃了晃脑袋,再看时,却又不见了,便以为是幻觉。

    没有多想。

    顾诚将二哥领到水缸旁边,顾二哥才傻笑着把灰袋子往怀里一揣,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自清洗起手来。

    这当然不是顾二哥自己会的,而是顾诚这两年培养出来的,一来二去,顾诚每次讲顾二哥带到水缸旁边,他便会自己洗手。

    见二哥洗罢手,顾诚从屋子里取了张矮凳,让他坐下,他也就这么静静坐着,不时看看绣锦的母亲,不时掏出怀里的灰袋子把玩,瞧不出是个什么状态。

    顾诚见他安定了,便和顾周氏说了一声,回房温习功课去了,今日的见闻让他的心颇有些不平静,但他又并不能在这个时候寻找什么真相,所以也只能通过读书,求取一丝心静。

    大声读着书,顾诚慢慢倒也沉浸到文字中去,暂时忘却了烦恼。

    不过就在他的朗朗读书声,在院子里响起的时候,坐在院子里矮凳上的顾二哥,鼻翼抽了抽,浑浊的眼眸子骤然一缩,变得清澈无比,这般神光,哪里像是个神志不太清醒的人物。

    若是顾诚能够看到这一幕,只怕心中对他这位二哥,也要多上不少的揣测。

    顾二哥回头看了顾诚房间的方位一眼,眸中却是若有所思的神情。

    半晌后,淡漠的又看了看自家母亲一眼,旋即走到墙角,挥手隐去了那隐约能见的血色,神情又恢复了先前那副混沌的模样,一摇一晃的站起身来,步履古怪的朝着院子外走去。

    顾二哥一步踏出院子,院子里却似乎有什么力量影响,隐隐有些扭曲,而院子里绣锦的顾周氏,在昏暗的晚霞下,身子若有似无,虽然仍是那副神情,沟壑纵横的面容,却显得十分的诡异。

    ……

    顾诚二哥却是半夜才不知从哪里跑回家,也不知去哪里玩耍了,一身衣服都凌乱非常,甚至不少地方还被锋锐之物刮破了,整个人像是在泥地上滚了几遍一般,邋遢得紧。

    顾诚倒是不在意这个,只是焦急的找了半夜,难免心生无奈。

    这个时候他倒是不自主的想到了白娘子,要是真个是故事中的世界,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自家二哥这毛病,可以找白素贞给治治。

    怎么说许仙也是自己的好友,要是白素贞做了许仙的夫人,自己也能沾点光不是。

    到时候真治好了,母亲也能轻松些。

    不过想想,顾诚又不免苦笑摇头,知道自己这是有些魔怔了,实在是白日里的遭遇太过巧合,让他这个穿越者免不了多了太多的想法。

    好歹把顾二哥劝回屋子里,吹灭油灯,顾诚叹了口气,和衣躺下,神思渐渐不知飘飞到了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