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七杀元神
    “娘子怎么了,可是身子不适?”

    顾诚还没开口,一直对白素贞主仆颇有关注的许大官人,便先是脱口询问。

    “无碍的,只是受了些寒。”

    许仙还想问些什么,顾诚却是在暗处扯了扯许仙的衣角,这白娘子明显不大对劲。

    许仙尚不知顾诚这是何意,却听得船身一震,床头艄公言道:“娘子,却是到地方了。”

    听得艄公这话,顾诚悄看着白素贞,却见她似是松了口气,随即也不管顾诚三人如何,告罪一声,便匆匆带着丫鬟小青下船离去。

    “这白家娘子怎的走的如此急切,却是有些可惜。”

    许仙瞧着白素贞主仆渐渐远去的曼妙身姿,眸子里闪过一丝留恋,平日里不怎么说话的他,竟说了这么一句颇解风情的话来。

    “汉文可是瞧上了?这白娘子是个孀居的,正巧和清元兄说的故事也是应上了,这是缘分,若是有心,汉文不妨下船去追,我与清元兄可不拦你。”

    白素贞主仆一走,王石算是从方才略有些尴尬的情绪中缓了过来,听得许仙这话,便习惯性的出言调笑起来。

    顾诚本思索着白素贞的不对劲,听到这话,也就没再深思,同样是看向了许仙,笑道:“这话却是有理,正巧汉文你姐姐可是盼着你娶妻的,若是好姻缘,却不失为一件好事,正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嘛,我与文博兄,却是愿做这陪衬的。”

    “是极是极!”

    王石哈哈一笑,倒是因此去了先前的不少郁闷。

    许仙见两人调笑,颇觉无奈,却也不好多说什么,他性子实诚,倒是因此自主的又想起了白娘子那娇俏的面容来,心思躁动之下

    反而有些面红。

    王石见此,更是笑得欢了。

    ……

    “吴道兄,可是成了?”

    放鹤亭内,毕竟光天化日,王道灵也不好在这亭子里久留,加上赵老道所在的禾山道虽说只是旁门左道,比不得那些个大门大派,但这老儿却也是有门人在的。

    未免突然跑出个禾山道的弟子来救赵九,王道灵坑坑洼洼的胖圆脸上,有些焦色。

    “王老弟,且放宽心,我这金钹可是练气四层的佛门高人所留,内中有金煞之气,能磨人法力,更有梵音,可动摇心念,虽说那梵音尚未被我祭炼通透,但是这赵老儿不过通窍层次,法力能有多少,总抵不过我金煞消磨,且待为兄开来!”

    金钹主人吴道人,却是对自家法器自信非常,颇为自得的运转法力,催动金钹掠起。

    却见金钹由大变小,恍然间,滴溜溜便化作了一巴掌大的精致小金钹,其上金光流动,却是颇显神异。

    再看那地面之上,赵老道已然是个肉身瘫软的状态了。

    见得此幕,王道灵先是一喜,颇为高兴的向吴道人赞叹几声。

    旋即便觉几分不对。

    “道兄,你那金钹可是有旁的效用,这老儿怎的没了气息了?”

    王道灵虽然对赵九恨及,却并未有直接将其打死的念头,在他看来,只有将赵九阴魂也物尽其用,驱为牛马,才算是得报大仇了。

    因此也曾嘱咐过吴道人,莫要将赵九直接打死,如今却只看到赵九的尸身,哪里不惊。

    “死了?”

    吴道人也是一惊,他那金钹虽然威力不凡,也有杀人之能,但其因是佛门法器,最大的功用,却是困人降服,所以赵九被困金钹之内,他又没有催动金钹禁制,却是不会导致赵九死去的。

    “怎会如此,我并未催动金钹禁法……”

    “不好!”

    听得吴道人这话,王道灵不等他说完,便反应了过来,因为和赵九的多年恩怨,他对禾山道也是多有了解的,因此很是清楚,禾山道中有一门邪法,唤名七杀元神。

    禾山道六十七法中,七杀元神排名第一,能够把自家魂魄,附身到异类身上。

    把异兽化了魂魄,把自己的魂魄合了上去,虽说不登大雅之堂,却也能延长寿命,当是旁门之中难得的术法了。

    王道灵见赵九无故死去,他那里还不知道,赵老道只怕是练就了七杀元神的法术。

    一想到这点,王道灵懊恼非常,狠狠的跺了一脚,喝道:“道兄,你我被骗了,这老道只怕早逃了去,只留下这臭皮囊来,倒是好一个金蝉脱壳。”

    “无妨,赵老儿失了肉身法器,便是逃了阴魂又能如何,若是下次遇上,老弟随手便能杀了,你我倒不如分润这老儿的法器来的要紧。”

    相比于王道灵,吴道人和赵老道可没那么些仇恨,此番应下王道灵的邀请,截杀这赵九,也不过是因为有好处可拿,以及看在王道灵也同自己一般,同为异类的份上罢了。

    却没有别的想法,是以赵九虽然可能脱身去了,吴道人却没有追杀的心思。

    反倒是关注起能倒手的法器来。

    听得吴道人此话,又看到吴道人泛光的眼眸子,王道灵心知此时也不是追杀赵九的时候,叹了口气,也只得把这件事记在心中。

    旋即同吴道人分起法器来。

    这不分还算,一搜起来,两人却有些傻眼,却原来,赵老道身上,除却六道黑索和浑天幡之外,只留一个五阴袋,而五阴袋中,除了一些个散碎灵材及生活用品之外,却什么也没有。

    只看得两人半晌无言。

    ……

    却在王道灵和吴道人分赃的时候。

    那西湖近处,郊区荒野之地,一青一白两道曼妙身影倏忽而至。

    赫然便是白娘子与小青主仆二人。

    两女脸色都不大好看,尤其是白素贞,面色青白非常,身子颤抖着,险些站不住。

    而小青面带几分忧心,几分畏惧,却也是不大对劲。

    两女搀扶着,且走了不过几步,却见白素贞忽的痛呼一身,身躯扭动间,竟化成了一条水桶粗的白色大蟒。

    大蟒张着血盆大口,獠牙显露,却不住的在嘶吼,身躯更是在地上滚动着,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这一副场景着实骇人,山地林间,一白色巨蟒,痛苦挣扎,滚起尘烟,而一旁的空地啥昂,却站着一名娇小得青衣少女,瑟瑟发抖,只怕谁来看了,也难不生惧色。

    “姐姐……”

    似是想到了什么,小青糯糯叫了这么一声,也不知是不是起了效用,白素贞所化巨蟒霎时间停下了扭动,半晌之后,变为人形瘫软在地。

    虽仍旧是那般娇俏容貌,口中言语却是骇人的紧。

    “嘿嘿嘿,夺了老子法器,坏了老子肉身,自有你这癞蛤蟆偿报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