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禾山道
    他这一句,倒是把白素贞主仆二人弄得更为惊愕。

    “不敢动问官人,高姓尊讳,可是识得奴家?”

    小青作为婢女,也不敢说话,眼珠子盯着王石,也是一副好奇神色。

    王石听得这话,又是激动,又是有些害怕,一时竟不知如何回话了,踌躇半晌,只傻愣愣的左右看了顾诚和许仙一眼。

    顾诚心中此时也是哑然,他方才虽然有了几分心里准备,但当白素贞亲口点头认下之时,仍是有些止不住的惊讶,尤其是在许仙已经存在的情况下,此地又是西湖断桥。

    这不得不令人多想。

    对于王石和许仙来说,这或许只是巧合,但是对于顾诚来说,却远不能用巧合这两个字去解释的。

    毕竟他是重活一世!

    连穿越这种事情都发生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这个世界真变成白蛇传的世界,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好在他总归知道,这个时候,却是要回答人家的话的,若是都如王石的作态,怕是要惹人生疑。

    当下解释道:“在下顾诚,草字清元,娘子莫要误会,我这位好友姓王名石,却是钱塘王氏公子,平素喜欢读些杂书,可能是哪里看到了娘子的名姓,有些讶异罢了,娘子还请勿怪。”

    许仙也是点头,王石从顾诚这听去的故事,因为王石一直在他身边念叨的缘故,他也算是耳熟能详。

    只是他并不以为真,只是觉着这故事兴许是顾诚套用了他人的名字编纂成的罢了。

    是以也附和了一句话,道:“确实如此,在下上许下仙,拙字汉文,那书我也是听我这好友说过的,有些映像,他大惊小怪了些,惊到了娘子,还请见谅才是。”

    听了这解释,白素贞也不知是不是真个信了,只微微一福,便娇声道:“原是如此,不碍的,这位王公子倒是有趣得紧。”

    “……”

    “确实有些有趣……”

    顾诚摇了摇头,不过船舱内气氛,倒是因此缓和不少。

    正说着,小船已然过了孤山,顾诚恍惚间,忽然听得一道清脆的钹声,心中好奇,他便问了句:“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怎好似有钹声作响?”

    听到这话,恢复状态的王石以及正不住去偷眼瞧白素贞的许仙,都是摇了摇头。

    王石却觉着方才有些丢了脸,闷不做声。

    许仙倒是对着西湖熟的很,想了想,道:“许是保叔塔的声音把,西湖广阔,许是偶然传远了些。”

    顾诚想想,点了点头,只是却意外发现,对面的白娘子面色,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心思一转,正要问话。

    却见白娘子面色刷的一白,旋即身子一震。

    ……

    “啧啧,九窍心?倒是真个便宜了贫道,禾山道合该由老子来大兴!”

    孤山放鹤亭内,一邋遢道人正躺在石条凳上,摇头晃脑。

    道人一身玄色麻布道袍,脚下一甩黑布鞋,凌乱的道髻,会灰白须发,干瘦的身躯和面庞,瞧不出半点仙风道骨,反倒像个老乞。

    道人躺在凳上,身上盖着一挂黑幡,古朴非常,也不见文字,瞧不出什么古怪。

    说话口气也不似个道家人,俗气得很。

    老道本懒散躺着,翘着个二郎腿,蓦然间鼻翼抽动,不知闻到了什么,倏忽一下,便从石凳上立起身来,到是真个有些玄奇。

    “王道灵,你这癞蛤蟆,可是不吃教训,还敢来捋你赵爷爷的虎须?嗯?”

    老道把黑幡往地上一立,左手一捋颌下灰白长须,一双浑浊的老眼眯着,倒难得显出几分气势来。

    “桀桀桀!”

    “赵九老儿!你盗走了贫道辛苦练就的乾元换骨丹,还消去了贫道三十年修为,今日便叫你偿债!”

    亭外,破落的中年男人声音响起,言语中恼怒愤恨也有,得意也有,倒是情绪丰富。

    然而男人话音一落,赵九老道嘿然一笑,却是不见半点波动,飘飘大袖之中,一道若有似无的雾气黑索,眨眼及逝。

    不见了踪影。

    “六道黑索!”

    转瞬间,一道惊呼声自亭外响起。

    伴着‘滋滋’声响起,一道胖硕的声音骤然在放鹤亭外显露行迹。

    “我的金蟾衣!”

    胖硕中年道人心痛不已。

    赵九老道正得意,将欲开口之时,霎时间,头上凉亭大梁,一抹金光闪过。

    “咣!”

    钹声作响!

    赵九心底一颤,不敢怠慢,手中浑天幡挥舞,黑气涌起,便朝着那金光挡去。

    只是下一幕场景,却让赵老道老眼大瞪,却原来,那浑天幡污秽之气只微微阻塞住金光,便溃败而散,只眼见得,那金光破开污秽之后,化作一人大的金钹,只把赵老道盖在底下。

    赵老道此时心中满是骇然,须知道,这浑天幡乃是他禾山道中有名的法器,需要采六百六十六对雌雄双兽,或者童男童女的生魂来祭炼。

    此宝彻底祭炼完成后,普通修道人的法宝碰上了立时便会被污秽,除非练就罡煞之气,才能护住自家的法宝不被污秽。

    他手中的浑天幡,虽然只练了两层法禁,威力却也非比寻常。

    眼前这金钹竟能不受浑天幡污秽之气所影响,那岂不是说着金钹主人是个练成了罡煞的练气四层以上的前辈高人?

    这王道灵不过刚入通窍的修为,将将化形,法力尚且不如自家,却从哪里请来得这般高人?

    赵老道此时却是被金钹神异所惊住,一时间脑子转不过来,回神时,已然被困在了金钹之内!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

    顾不得多想,赵老道不住求饶起来。

    “哈哈哈!赵老道!你也有今日,速速自废法力,将道书法器交出,兴许道爷还能饶你一条狗命!”

    语气得意至极,便是困在金钹之中,赵老道也不难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自是前番还在六道黑索困顿下,心痛自家蟾衣法器的王道灵。

    听得此话,赵老道自知今日之事难以善了,顾不得理会王道灵羞辱,琢磨起脱身之法来,虽说他自有后路,但是除非迫不得已,却任不愿弃了这具肉身。

    “吴道兄,今日还多谢你出手了,一会儿这老道服气了,其法器道书任道兄先选,不过说起来,道兄这金钹果然神异,竟是连赵九老儿那浑天幡都匹敌不得,真个羡煞小弟。”

    许是将赵老道拿了之后,再无顾忌,王道灵与身旁金钹主人交谈起来。

    金钹主人是个瘦高中年,与王道灵一高一矮,一瘦一胖,倒是颇有几分意味。

    金钹主人长着一绺金色的八字眉,眼珠子细小如豆,消瘦的面庞只显得整个人有些阴冷。

    “我也是机缘巧合,得了这佛门法器,内里却是仍存了几分金煞之气,否则我也拿着老道没甚么办法,说来还是亏了老弟的计策,若非老弟以身做饵,诱这老道施展了六道黑索,便是我有金钹,也难建功。”

    赵老道虽琢磨着脱身之法,却也听得金钹外二人的对话,听到此处,懊恼不已,自家小觑了王道灵这手下败将,如今却是终日打雁终被雁啄。

    “罢了!这癞蛤蟆深恨与我,落在它手中,怕是魂魄都难全,虽说我那退路未能全功,但如今多了个九窍心,却也不差多少。”

    心思斗转,赵老道一咬牙,身子一抖,眨眼便没了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