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同船渡
    西湖,白沙堤。

    游人三三两两,除了一些个在西湖里讨生活的渔人,来西湖游逛的,大都是这江南地面的读书人。

    当然,西湖之上,渔娘画舫也自不少,此中种种,却不足为外人道。

    顾诚同自己的两位友人行走在湖畔,远望湖光水色,倒是消去了心中不少的烦闷。

    湖中有不少撑船的渔娘,各个都是江南女子的娇柔身段,见得顾诚三人经过,瞧见王石和顾诚身上那秀才公的打扮,以及许仙那也算颇有风姿的道袍,一双水波流转的眼眸,也都牵挂在三人身上。

    其实不谈三人的装扮,便是形貌来说,也是非常的。

    且不说相貌相对古拙王石,就说顾诚,便是翩翩少年郎一个。

    身形修长,体着素色襕衫,头戴方巾,青丝整备。

    面容精致,肤白细腻,眼眸深邃,温润如玉,宛若翩翩君子,正是大陈最为讨人喜欢的男子样貌。

    而除顾诚外,被王石强拉扯来的许仙,也是个清秀公子,着得不长不短,一似像体裁的。戴一顶黑漆头巾,脑后一双白玉环,穿一领青罗道袍,脚着一双皂靴,手中拿一把细巧百招描金美人珊甸坠上样春罗扇,打扮得上下齐整。虽然矮了些,瞧着却也让女子怜爱。

    再加上个能衬托的王石。

    这般组合,便是在读书人中,也是足够引人瞩目了。

    “汉文兄,何故拉着一张脸,你我朋友难得出来,平的坏了兴致。”

    虽然是自己强拉着许仙来的,但是憧憬于‘仙缘’的王石,却丝毫不考虑自己有什么不妥,反倒是认为许仙败坏兴致起来。

    顾诚转眼瞧去,许仙确实面露苦色,想必对王石的邀请也是无奈得紧。

    “文博兄,今日药堂还需我去主事,我叔父许了我做那药铺主管,却是不好怠慢的。“

    许仙苦笑道。

    “管那劳什子药铺做什么,又不是差了你就运转不下去,再说那不是你叔父的产业么,还容不得你休整一日不成?”

    王石大步走在前头,背着个半身的书笺,也不觉累,反倒是兴致盎然,听得许仙回答,浑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又道:“你瞧着西湖美景,若非这早春气象,哪里见得这般景色,你那药铺子又有甚么好看的,莫不是有比这湖中渔娘还要美丽的女子不成?”

    这小子确实有些混不吝,尤其是从顾诚这听去了那些个志怪故事后,行事愈发随心所欲,朝着那些游戏风尘的高人行事学习,有时顾诚瞧在眼里,也无语得很。

    不过说到药铺,顾诚倒也是有所思绪,眼前这位汉文兄,虽然有着那故事中的名姓,但是出身却又有所不同。

    许仙,字汉文,自幼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姐姐许娇容,许给了一名姓李名仁的县衙库子,他爹曾开生药店,如今他却在表叔李将仕家生药铺做主管,年方二十二岁。

    前些年也入过县学,可惜过了县试府试,却没能过院试,几次之后,也就熄了科举的心思,专心在叔父李将仕的药铺讨生活。

    虽说没什么富贵,却也不差吃穿,加上时常在姊夫家中混日子,也算过得滋润。

    年前王石从顾诚这里听了几个故事,恰巧却是遇上了药铺里头做主管的许官人,便上了心,时常拉扯着许仙出来玩耍。

    许仙也是个性子实诚的,加上他本也没什么朋友,对于王石的邀请,便也半推半就,一来二去,倒是和王石成了不错的朋友,也结识了同王石相交的顾诚。

    “清元兄,我那药铺之事确实耽搁不得……”

    见得王石执拗,许仙无奈,只得看向顾诚。

    他与顾诚和王石也算相识不短了,自然清楚,王石一般也只听顾诚的劝说,所以他也只好把注意打在了顾诚的身上。

    “唉!汉文兄,哪里来得这般多话,平日怎不见你有如此口舌,莫要再谈药铺之事,可别坏了我的仙缘。”

    王石不耐,直接打断许大官人的话。

    顾诚对此也无什么好说的,别的还好,王石在这‘仙缘’之上,执念颇深。

    所以也只能对着许仙无奈摊了摊手,王大公子的脾气可是不差的,有时候犟起来很难拉住。

    看到顾诚的表示,许仙也是无力的叹了口气,摇晃着脑袋,对于王石的这个执念,他显然也是知道的。

    甚至于因为王石经常拿顾诚口述的白蛇故事打趣他的缘故,许大官人对于王石的这点爱好,比顾诚还要听得多,可谓是深受荼毒。

    三人闲谈,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了西湖断桥所在之地。

    此时的西湖断桥,可没有顾诚前世那般享负盛名,若说为了景致,非是冬季,观景也不如白沙堤上来得妥帖。

    三人之所以行至此地,还是为了照顾到王石的兴致。

    他兴冲冲拉着有事的许仙出来游逛西湖,口里又不忘和顾诚说着‘男主角’之事,其目的自然不是什么难知道的,无外乎还是为了他那点‘仙缘’。

    瞧着王石一脸憧憬的瞧着断桥景致,顾诚有自己的想法,倒也任得他在耳边念叨,王石的家世不差,顾诚和他交友,平日也能得不少的好处,这点琐碎还是能忍受的,自己得了好处,自然不管王石做些什么,也懒得去坏了这位的兴致。

    也许正是有这么个原因,王石才会把顾诚当成知己。

    “咦,这天气,怎的说变就变?”

    本着来了也不能白来的心思,顾诚眸子转动,正欣赏着那些个身姿窈窕,撑船时偶尔露出腰间白皙肌肤的渔娘。

    却听得王石语气中带着几分扫兴的说了句话。

    刚听得这句话,面上便有一丝冰凉浸入,顾诚一抬头,果见湖中点点波纹,伴着淅沥雨滴,渐渐晕散开来。

    “前方有艄公,不如你我且租上一艘小舟,一来躲雨,二来也体验一番泛舟江上的冯虚之感,若是雨大了,再回去不迟。”

    顾诚看了看王石的表情,显然还是意犹未尽的,心里念头一转,便提议道。

    “如此正好!清元兄知我。”

    王石听到顾诚的话,果然一喜,忙附和道。

    至于许仙,张了张嘴,却没能得发表意见……

    既有了注意,三人便四处打量着,寻起小船来。

    正找着,只见一个老儿摇着一只船过来。

    那老儿许仙却是认得,是这时常在这西湖讨生活的,许仙平日生活只用顾自己,倒也时常四处游逛,自然认得不少人物。

    想到这,许仙却是同顾诚和王石说了句,见两人点头,开口叫道:“张阿公,搭我则个。”

    老儿听得叫,认时,虽然顾诚和王石认不得,却认出了许仙,摇近岸来,道:“原来是许官人,着了雨,不知要何处上岸?”

    许仙却是看向了顾诚,顾诚见此道:“只在这湖中逛逛,若有别的去处,届时再与老丈言说,老丈莫要担心,我等自有船资奉上。”

    说着,却是看向王石,王石闻言,很是习惯的掏出了几文足重的铜钱来,抛弄一会儿。

    老儿见此,老脸菊花似的笑容,喊道:“不敢怠慢,不敢怠慢。”

    罢了,这老儿便由得顾诚三人下了船,离了岸,缓缓摇离了岸。

    摇不上十数丈水面,只见岸上有人叫道:“公公,搭船则个。”

    顾诚回头,透过船头空间一看,却见那断桥旁,堤岸边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青一白两道曼妙身影,春风微拂,略显娇柔,细雨飘飘,裙摆摇摇,却是春光美好。

    顾诚微微一怔,回神看向王石和许仙,果见二人也是眼神微变,只是比起顾诚来说,二人的眸子里便是多了几分躁动。

    王石和许仙旋即也是回神,转过头来,三人相视一眼,都是点了点头。

    “老丈,你且搭了她,送她过岸便是,我见你这船舱空间也是足够的。”

    顾诚出言道。

    老丈自无不可。

    “奴家白素贞,是白三班白捕头之妹,嫁了张官人,不幸亡过了,见葬在这雷岭。为因清明节近,今日带了丫鬟,往坟上祭扫了方回。多谢几位官人撘助。”

    两女在舱内坐定,便出言拜谢,说话的,是着白衣的妇人,头戴孝头髻,乌云畔插着些素钗梳,穿一领白绢衫儿,下穿一条细麻布裙。

    端的是如花似玉。

    这妇人肩下一个丫鬟,身上正是穿着青衣服,头上一双角髻,戴两条大红头须,插着两件着饰,手中捧着一个包儿,也是个俊俏非常的。

    这一主一仆,风姿摇曳,便是在这西湖之上,也算得一景了。

    不过这白衣娘子话刚落音,顾诚心中一顿,略有些诧异的看向白衣女子,只他还算冷静,虽然被这名字给惊到,却没有冲动问话。

    不过他保持理智,王石却是不能,他一听这话,便晃似惊觉了什么,猛地抬头,盯着两女,惊疑道:“娘子唤名白素贞?这位可是小青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