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顾秀才
    三月暮春,江南草长。

    地处浙江布政司杭州府的钱塘县,更是一派大好春光。

    在寻常百姓眼中,每逢这般时节,县里的读书老爷们,都会呼朋引伴,同去郊外踏青,吟诗作对。

    却是不一般的热闹。

    同样身为一个读书人,顾诚却完全没有踏青郊游的闲散心思。

    顾诚,字清元,钱塘人,时年十六,家中行三,是以,乡邻又称其为‘顾三郎’。

    年岁虽不大,却已然是一名受着朝廷供养的生员了。

    所谓的生员,俗称‘秀才’,虽然对于大陈万千读书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成就,但是于寻常大陈百姓而言,已然是高高在上的秀才公了。

    本来身为读书人,在这‘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时节,年纪轻轻已经成了生员的顾诚,怎么也不该有什么烦恼之处才是。

    可惜顾诚这个被乡邻艳羡的秀才公,却真个高兴不起来。

    因为此顾秀才早已非彼顾秀才了。

    用前世的话来说,他是个穿越者。

    说起来,顾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也不短了,早在两年前,他就已经占据了这具身躯。

    本来这么长的时间,他也适应了这边的生活,可有一个情况,却让他有些无奈。

    原先的顾秀才可以说是个神童,十三岁的年纪,便考取了秀才功名。

    而到了顾诚这里,虽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本身也不是什么蠢笨的人。

    但因为重生后的他,受的是前世的生活学习习惯的主导,所以对于科举这门学科,即便是两个灵魂相融,记忆强大不少,背诵文章不是难事,但是像古代举子的答题逻辑,却总有些欠缺。

    好在顾诚前世就是个能够坚持的人,即便是这边的生活与前世完全两样,但他总归是沉下心去,好好的钻研了两年时间,终于是将这个世界科举文章逻辑,时文技巧,融会贯通,不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冒牌生员。

    但是对于更进一步的乡试,他却是没有太大的把握。

    毕竟科举不是抄诗,时文的撰写,不是你足够聪明,记忆力足够强大就能行的。

    它需要的是专业人士的指点,和一定的运气。

    而顾诚自从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后,就定下了自己的生活目标。

    那就是尽量在科举的路子上走远一些,即便是只能考取一个举人,对于自己的生活也是一个巨大的改变。

    这个世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照样通行。

    士农工商,读书人才是社会的潮流。

    为什么人们都喜欢称读书人为老爷,还不是因为读书人获得举人功名之后,朝廷就有奖励,然后就成了地主?

    这年头,有地那就是大爷!

    至于找别的门路赚钱?发家致富?

    那是以后的事情,考取举人之后,又有着前世的记忆,只要弄清楚规则,自然是大把的门路。

    所以顾诚并没有像别人一样,趁着这个机会就去踏青,对他来说,这还不如多看一篇文章,总结一下时文技巧来得要紧。

    毕竟他如今的家中,境况也不是很好,也没那个闲工夫出去玩耍。

    顾诚有两个兄弟,父亲早年便死了,只留下母亲一人独自抚养他们三兄弟长大。

    辛辛苦苦数十年,顾家三兄弟渐大了,顾诚的大哥顾发,没读过书,十岁左右便去做了杀猪学徒,如今成了个杀猪匠,供养着顾诚和二哥。

    至于顾诚的二哥顾才,倒也上过几年的私塾,不过却没什么天份,而后也不知从哪里看了些杂书,突然沉迷于鬼神之说,变得疯疯癫癫,如此情况下,自然也帮不到家里,是以除了顾诚之外,家中虽还有两个劳力,顾家却一直生活困苦,尤其是还供养者读书的顾诚。

    好在顾诚考取生员之后,家中总算是少了几分压力。

    对十分了解家中情况的顾诚来说,如此处境,自然急着要改变的。

    改变的途径,就是读书!

    “清元兄!”

    顾诚正捧着一本新得的《文章八述》苦心钻研,这是顾诚从书店特意购来的资料,其上记述的,是上届乡试考中举子中,一些优秀的文章。

    这方世界书籍还是极为珍贵,顾诚读书多年,也不过勉强有几本藏书罢了,对于手中的这卷书籍,却是十分珍视。

    骤然闻得有人呼唤,顾诚微微皱眉,这声音很熟,倒不好忽视。

    想了想,放下手中书卷,起身走入院中。

    “母亲。”

    顾诚的母亲顾周氏正在院中绣锦,这锦绣却是富人家定制的,顾母正是借着这手艺养活了顾诚三兄弟,如今因为家中境况,虽两鬓花白,却仍未放下,顾诚心中看了也自心疼。

    然而劝说几次,顾母却总未听从。

    “三郎啊,是你那同窗来寻你的吧?读书之事,也不可操之过急,他来寻你玩耍,你不妨出去走走,也当是散散心。”

    顾母还算是开明的,虽说对于顾诚读书的事情上,有些执拗,但平日里也不忘让他劳逸结合。

    是以每每想到自己借居了原主的身体,顾诚心中便多有愧疚。

    “母亲说的是,应当是文博兄来了,我且去看看。”

    顾诚恭敬回了一声,旋即走向了大门,方一拉开,便瞧见了面带急色的王石。

    这王石出生钱塘王氏,书香门第,家中枝繁叶茂,也算是世家大族了。

    只是王石虽出身富贵,平素却不大注意个人装扮,虽然一身衣装都价值不菲,但却总被他穿得邋里邋遢,加上此人一张蜡黄脸,身材瘦弱,容貌也不算如何优秀,平素也就没什么友人。

    顾诚与他交好倒也是巧合,昔年顾诚院试考中,拜入杭州府明文学院入学,与王石恰为邻座。

    而王石却是个思慕仙道的,也不知从哪里听说,顾诚二哥通晓鬼神之事,便找上了顾诚,想要问问关于顾二哥的事情。

    顾诚这具身体的原主倒也没怎么理会他,只是后来顾诚穿越到此后,一时间未完全融合记忆,想着摸清楚情况,便和这人多聊了几句,见了他的兴趣,有意说了些志怪故事,借此打听些情况,却没想到,一来二去,这王石却是把他当成了至交好友。

    “文博兄,你这是?”

    看着眼前的王石,出奇的换上了一身朴素的素色士子服,头上绑着纶巾,身后还背了一个古朴的书笺,难得的整理得十分整洁。

    顾诚扫了几眼,心底有些猜测,却没有表现出来,只客气问了一句。

    王石倒也没觉得什么不对,闻言,正色非常的回道:“清元兄,你莫不是忘了,前几日你我在学院中,可是约好今日得闲,去西湖赏景的。”

    顾诚稍稍回想,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不过他没想到王石记得这么清楚,当下微微摇头:“确有此事,小弟险些忘了,不过文博兄这般打扮又是何故,你我不过去赏景,也不必背着书笺吧?再说,你家中不是有书童么?怎不见带来?”

    “清元兄,莫要忘了你说过的那仙缘之事。”

    王石不以为意的罢了罢手,说着,又道:“对了,一会儿还得去寻汉文兄,此去西湖赏景,可少不了他这个男主角。”

    顾诚听完王石这番话,心道果然,只是难免有些尴尬,这所谓的‘仙缘’,还是他的锅。

    当初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和王石打交道,说了些志怪故事,王石听了之后,奉为真言,每每照着顾诚所说的志怪故事中,那些书生的行事,去撞‘仙缘’,可谓是坚持不懈。

    男主角一说,也是王石从顾诚这里听去的。

    至于他口中的汉文兄……

    说到这个名字,顾诚有有些恍惚,这位汉文兄姓许,和顾诚记忆中那个故事的人名字却是一般无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