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金庭玉柱
    一时间,雷云滚滚,狂风卷雨。

    顾诚驾驭云光帕,就好似风暴之中的一叶小舟,摇摇欲坠。

    左瘸道人见此,哈哈大笑,自以为得计,不再看顾诚,绳索一抛,却是化作了一条黑蛟,左瘸一个跳跃,自云头跃到龙首之上,飘然而去。

    此时,两人前后飞遁,已是离了临安城。

    没了临安城影响,顾诚再无顾忌,一抬手,玄黄塔翻掌而出,九寸塔身一转,转眼间变作十数丈高。

    万道玄黄之气,自塔顶垂绦而下。

    嗡!

    琉璃塔身一荡,周遭玄黄灵光涤荡,这一震,浩浩雷云,骤雨狂风,竟直接被震散了去。

    阳光显露,映照在玲珑宝塔之上,万丈金芒,更显几分神妙。

    这般动静,声势不小,左瘸回头一看,面色大惊。

    如此法器,他哪里能想的到?

    眼见顾诚驱使玲珑塔罩来,左瘸嫌那黑蛟速度太慢,收了绳索,身子一扭,使了那梯云之术,迅速往那地面落去。

    只是顾诚此时没有顾忌,全力驱使那玲珑塔攻伐,他又岂能够轻易躲避。

    即便左瘸法术玄奇,顾诚有时也难看破,但玲珑塔玄妙,却非旁门法术所能比较。

    十数丈玲珑塔身,追着下落的左瘸砸去,者宝塔越是下降,身躯就越大,速度也是越快。

    转眼的功夫,十数丈宝塔身躯,已然变作小山一般模样,塔底犹如遮天大幕,将左瘸身形完全笼罩其中。

    “轰隆!”

    伴随着一震地动山摇,顾诚玲珑塔砸落在地,激起尘埃一片,飞沙走石。

    见玲珑塔建功,顾诚神色不变,云光帕一卷,追了过去。

    不多时,数十丈宝塔身躯滴溜溜变小,飞入顾诚掌心之中沉浮。

    心念一转,能看到左瘸已然同那杨守一般,被困在了玲珑塔一层空间之内。

    与杨守不同得是,左瘸手段确实不少,即便是入了宝塔之中,犹不死心,面对玄黄锁链卷裹,施展诸般变化躲避。

    见此场景,顾诚微微摇头。

    左瘸入了玲珑塔,即便变化再多,却也难逃宝塔禁制困锁,转眼功夫,千百道玄黄锁链围攻,无数定魂符箓袭扰之下,他终究是消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的被锁链绑在了金庭玉柱之上。

    这金庭玉柱,乃是那水晶龙宫《真龙神柱镇魔禁法》所化,这禁法走地煞路数,在玲珑塔第一层空间之内,化成了八根真龙神柱,镇压空间。

    如此往复,若是顾诚能将玲珑塔炼就三十六层天罡禁制,开辟玲珑塔九重天宇,那真龙神柱禁法,自然也是完满,成就七十二重地煞禁制。

    对玲珑塔本身品质,自是提升更多。

    也不知道祖创下这《玄黄炼塔宝篆》之时,是不是早就考虑过这点,又或者说玲珑塔吞噬万千法器,成就法宝身躯,本就是有着这一方向的变化,其中玄妙,非顾诚所能揣摩。

    只他想来,真龙神柱形成,或许不是巧合,如果玲珑塔没能吞噬水晶龙宫,吞的是别的什么法器,或许那地煞禁制象征,同样也会显现,只不过不是什么神柱,而是别的物事罢了。

    想到这,顾诚微微摇头,念头转的却是远了。

    转把注意放回那左瘸身上,这道人手段颇多,法力虽不厚,却极难对付,尤其是在哪市井当中,更是变化多端,难以捉拿。

    好在此人托大,自以为法术玄奇,跑到了临安城外的郊野之地,否则顾诚心有顾忌之下,还真不好将他捉拿。

    心念一转,顾诚将手中玲珑塔一抛,转瞬功夫,只见他身形凭空消失不见。

    而后,那浮空的玲珑塔也化为芥子,变作一颗砂砾,跌落到地面上。

    再一看,顾诚已然出现在玲珑塔中。

    这玲珑塔内一层空间,周遭空蒙,不知多少广阔,底下却是白云沉浮的地面,若是进来的人不知,只怕是以为到了天宫。

    这一层空间不小,一座水晶大殿居于空间中央,八根撑天金庭玉柱伫立四方。

    抬头看琉璃宝色,朦胧一片。

    四方望去,却也是空空荡荡,不见什么景象。

    之所以显得空荡,却是顾诚没怎么布置过的缘由。

    那水晶大殿,是顾诚使了玄黄符箓凝结,仿水晶龙宫所化,底下白云,乃小诸天云禁真法禁制所成,至于那八根金庭玉柱,自不必说。

    这些布置,没费多大功夫,至于其他,顾诚暂且也没那个心思去捯饬了。

    玲珑塔是顾诚法器,他自是来去自如。

    心念一动,宝塔禁制一催,顾诚转瞬便出现在绑于金庭玉柱上的左瘸身前。

    抬头一看,见此人被定魂符箓定住,动弹不得,一挥手,却是去了他的禁锢。

    一得喘息,左瘸便要挣扎,只是有玄黄锁链困锁,此地又是在宝塔空间之中,顾诚这法器主人更是站在面前,他又哪里能挣脱得开。

    “书生,我不过见你有几分法力,与你玩耍一番,这般较真做什么,快放我下去,难得遇见手段似你这般厉害的道友,不若寻个酒家,你我好生畅饮一番?交个朋友如何?”

    左瘸挣扎一会儿,看了看顾诚,眼珠子一转,却嬉笑一句。

    浑然把此前驱使雷电,攻伐顾诚之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这左瘸口气,倒与他那长着一对死鱼眼的呆愣模样半点都不相符,反倒圆滑的很。

    “你这家伙,莫不是当我痴傻?我若真听了你的,放你自由,却不知你要施展那地煞术法中的哪一术逃脱?”

    顾诚摇头失笑。

    听得这调侃话,左瘸脸色一变,显然知道顾诚不是那么好对付。

    微微一顿,换了个口气:“你这书生,既然知道那地煞法术,自该明白这术法乃是道门嫡传,我乃道门大派弟子,你敢不放我?”

    “若真是道门正宗,我还真不好动你,只是你心中自该明白,那地煞小术究竟是个什么来历,我且问你,你这术法从哪里学来的,杭州府掳掠婴儿妇人之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顾诚不愿废话,问出了心头疑惑。

    虽说这道人明显不是个正经的,但也不好无故论断,总得与他对质一番。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