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造畜
    “主人家可在?”

    待周阿生离去,顾诚轻叩院门。

    这院子在小巷中,倒也没人注意到他。

    不多时,脚步声传来,却有一名老实汉子将院门打开,瞧其人模样,不是那妖人又是哪个。

    “你……”

    妖人见书生打扮的顾诚,觉着陌生,微微一怔,就要问话。

    却在这时,顾诚不答一语,右手一抬,朝着妖人便拍了下去。

    妖人尚未反应,顾诚右手掌心之中,玄黄流光喷吐,一座玲珑小塔,悍然罩下。

    “收!”

    一反手,掌中玲珑宝塔沉浮,妖人却已被捉入塔内。

    不做多想,捉了那妖人,顾诚自要审问一番,将院门关了,走进院中,抬手一抛,玲珑塔化作人高,立在院中空地上。

    周身神光隐去,若非其材质玄妙,仍能看出几分不凡,只怕外人会以为这宝塔只是院中装饰。

    顾诚入得院中,没有急着去问那妖人,四下看看,却不见那些牲畜,免不了皱眉。

    一抬手,玄光射入玲珑塔身,却见宝塔之上,露出一块镜面。

    镜中景象,正是那宝塔之中的景致。

    玲珑塔吞噬水晶龙宫,却是被顾诚祭炼到了四层天罡禁制,虽未能开辟第二层宝塔空间,这第一层,却也开辟到了一定的境界,只变化尚且差了几分。

    不过,玲珑塔吞噬法器,融合了不少禁制,如同那禾山道玄阴斩鬼、五马浮屠之流,也有那水晶龙宫《小诸天云禁真法》、《真龙神柱镇魔禁法》等道门正法。

    其变化却也不能说是少。

    镜中画面一转,却见那面貌忠厚老实得妖人,被一条玄黄锁链绑在塔中金庭玉柱之上。

    那锁链却是六道黑索禁制所化,至于那金庭玉柱,自是从水晶龙宫而来了。

    “书生!你究竟是什么人?何故对我出手?我哪里得罪了你?”

    那妖人不知顾诚身份,被绑在金庭玉柱之上,却还在叫着,只想让顾诚将他放了。

    “你是哪家修士?那造畜法门,又是从何处学来?掳掠那些妇人婴儿?这等恶事,你也敢做?”

    顾诚不答他,只看着塔内变化,冷言一问。

    听得顾诚声音广博浩大,隆隆作响,四方上下无不传入耳中,那妖人也是脸色一变,如此手段,完全出乎他的想象,只他也不难猜测,自家做那恶事,怕是招惹上了什么管闲事的正道修士。

    心思一转,却是能屈能伸,忙喊道:“前辈,那妇女婴儿之事,因由不在于我啊,那术法,我也是得人所传,造畜之事,却不是我自愿的呀,还请前辈饶我一次。”

    这家伙却也是聪明,知晓顾诚是为了那妇人婴儿一案所来,当下就变了态度,百般狡辩,要将罪责推卸了。

    “你且说来,我自有论断,你也莫要心存侥幸,若是叫我知晓你扯谎了,魂飞魄散,也不过等闲。”

    玄黄塔空间内,一道玄黄云气忽然化作一张巨大面孔,直盯着被绑在金庭玉柱上的妖人。

    “不敢隐瞒前辈,小人杨守,那造畜之法,却是一瘸腿道人教授于我的,他只要我帮他收集妇女婴儿,也不知要拿去做些什么恶事,那道人名号左瘸,就在这临安城中啊!”

    自名杨守的妖人,却是仰着脖颈,直盯着顾诚幻化的巨面,见顾诚手段玄妙,慌忙解释道:“小人不敢欺骗前辈,那左瘸在这临安城中颇有几分名气,只需稍作打听,前辈便能明白。”

    顾诚自是听过了左瘸道人的名号,而且还是在进院子之前,只是他没想到,这掳掠妇女婴儿的人,还真与那左瘸有几分关系。

    “我问你,那些被你使了邪法,化作牲畜的人呢?”

    顾诚问道。

    “都被那左瘸道人收了去了。”

    听得这话,顾诚却不好继续询问下去了,虽这妖人话不能全信,但是现在看来,或多或少,此事都与那左瘸有几分关系,若想弄明白,自要去探上一番。

    微微一叹,见玲珑塔中杨守还在大呼大叫,顾诚驱使宝塔定魂禁制,将其定住,一抬手,却将宝塔收了起来。

    他本可以问那杨守左瘸所在,只是此人言语难信,顾诚更不知他还有什么奇异法术,是否能够联系到那左瘸,自不好问他。

    好在还有一个周阿生。

    没花多大功夫,顾诚便重新找到了那周阿生。

    周阿生见顾诚这么快便找了过来,实在有些惊讶,却问道:“公子,你家那些牲畜,可是找回来了?”

    “一言难尽,那人却是将我的那些牲畜,发卖给了周兄弟说的左瘸道人,我正要去寻那左瘸,只是不知他所在,是以才劳烦周兄弟你带路。”

    顾诚不好多做解释,却又不得不给个理由,只好说了这么一句。

    周阿生闻言,虽觉几分奇怪,但见顾诚银两,却也没有犹豫太多,只道:“那小人领公子过去便是,只是那道人古怪,小人却是不太敢靠近的,届时……”

    “无妨,你只需领我过去便是。”

    顾诚自不必周阿生与他一起去见那左瘸道人,他要是陪着去,反倒还麻烦。

    听到这话,周阿生稍松了口气,先与营头又说了一声,这才领着顾诚去寻那左瘸去了。

    ……

    顾诚本以为,那左瘸道人既然在临安城有点名气,眼前周阿生更是找他治过老娘的病症,怎么说所住之地,也该有几分热闹才是。

    却哪里知道,这家伙住的地方,完全是一处荒宅,几乎不比顾诚在江宁时所租住的那陈府强上多少。

    当然,这是顾诚运用望气之法看了,才会如此。

    事实上,在周阿生眼中,这左瘸道人的宅院,虽然有几分阴森,却是正经宅院,合人住的。

    “公子……”

    眼看到了宅院,周阿生犹豫出声。

    顾诚见此,自不会为难他,将五两银子与了他,打发周阿生走了。

    转而望着眼前这荒宅,微微皱眉。

    这道人确实是个有法力的,至少这幻术便使得不错,只是不知真实实力如何,与那造畜一案,又有什么牵扯,是否与那杨守所说符合。

    顾诚此来,倒不是笃定那左瘸道士是什么恶人,只是想找此人对峙一番,也好做个论断。

    若是能解决此事,多少有个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