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太阴血神镜
    “这地煞七十二小术,乃旁门之中一位异人所创,即便比不得道门正传,却也非比寻常,如今那妖人竟能使来,也是有些奇怪。”

    顾诚一面解释,心中却也有些疑惑,这地煞七十二小术,还是他从吕夷简那里听来,却是因为镇江龙君斗法金山时,白素贞曾使过推山填海的天罡神通,听得这般神通名号,顾诚难免想到了一只猴子。

    吕夷简见识广博,倒也能与他做些解释,因此顾诚却也知道不少修行秘闻。

    “那地煞七十二小术虽不是道门正宗,但如此玄奇,又该如何寻得那妖人?”

    傅天仇一听顾诚解释,未免有些烦忧,与他而言,什么小术**自然都没什么区别的,光一个‘造畜’之术,便如此神异了,逞论七十二般术法。

    那妖人若有七十二般邪术,躲藏起来,又该如何搜寻?如何捉拿?

    即便顾诚架云而来,看着颇有几分法力,但听顾诚自家也说这地煞七十二小术玄奇,傅天仇难免就多了几分想法。

    顾诚自不难看出傅天仇心中烦忧,只他早有定计,却道:“无碍,我自有法术应对,傅大人不必忧心,只消那妖人不是离了这杭州地面,我便有法寻他。”

    傅天仇不知顾诚有什么手段,但见他如此回复,也只能依托与他了,当下拜道:“既如此,便拜托真人了,傅某先替杭州百姓谢过真人援手。”

    顾诚抬手虚扶,微风卷起,绵柔之力让傅天仇没能拜下。

    “大人不必如此。”

    见顾诚法力如此,傅天仇更多几分信任,也不强拜,却问道:“不知先生可还需什么帮助?”

    “不必,且叫人与我指个路途便是。”

    傅天仇听得此话,当即吩咐方才答话的那名差役,与顾诚带路,差役自是不敢拒绝,恭恭敬敬应下。

    王石见此,却有些坐定不住,正想搭话,让顾诚带他一个。

    他的想法,也是古怪,一来是想跟随顾诚去见识见识,二来却是因为待着这府衙之中,有些不自在了,毕竟被人看破了情况,人家也已知晓他法力低微了,虽说因顾诚缘故,旁人也不会说他什么,但他终究觉得有些不适。

    “文博兄,你就在此处,不要走动。”

    顾诚却早看出他心思,他可不想因为带上王石,而横生枝节,因此在王石尚未开口之前,便先吩咐了一句:“我不好带你,毕竟情势未定,也难照拂与你,而那妖人隐匿日久,说不准就寻到了你的头上,这府衙之中人道之气昌盛,那妖人即便有法力,也不敢到这里撒野的,你呆在此处才是最为安全。”

    言罢,不看王石有些僵住的脸色,只对着傅天仇微微点头,而后领着那名差役,走出了府衙。

    不多时,便驾驭着云光帕,朝着那十里坡客店而去。

    ……

    “真人,就是此处了,那烧毁痕迹都还在的。”

    差役乘云,不似王石那般兴奋,反倒是有些心惊,面色煞白,好在云光帕速度不慢,转眼便到了这客店上空。

    望着底下情形,确实没怎么收拾。

    顾诚且将差役放下:“如此最好不过,没有变化却是最好。”

    “真人,需要小人领您过去看看么?”

    差役小心道。

    “不必,你自回转便是,若是遇到妖人,我也难说能照拂到你,你回到府衙,禀明府尊,就说我查明了妖人去向之后,再回去通知消息。”

    “是……”

    差役不敢怠慢,匆匆离去。

    待得差役离开,顾诚缩地法一踏,来到那焚毁的客店前,看着眼前焦黑一片,四下略略打量,一反手,,一朵玄黄云气浮于掌心之上。

    弹指间,玄黄云气飞闪而出,于客店废墟之上流转一圈之后,重新变作一团云气,于掌心沉浮。

    见得玄黄气回转,顾诚念头一动,口中喷吐出一口血雾,融入到那团玄黄气内。

    转眼间,玄黄云气一荡,竟变作了一块镜子,镜子呈玄黄色,却带着些许暗红血光,有些诡异。

    只是顾诚注意却不在这个上面,而是专心看起了那镜中景象。

    “不是。”

    微微皱眉,顾诚法力一催,镜中画面再变。

    “不是……还是不是……”

    数次变化,直到王石面貌出现在镜中,顾诚才停下了动作。

    顾诚仔细看着镜中场景,却将王石等人在这客店的遭遇,都原原本本的看了个清楚。

    不多时,那施法妖人,也被他发现了踪迹。

    那人是个身形瘦弱的山民,一身打扮分明是个穷苦百姓,面貌也老实得很,若不是亲眼所见,实难看出对方会是那造畜妖人。

    镜中画面,对着那妖人,却见他躲在暗处,悄然捏了符印,只这么一指,念一声‘倒!’。

    妖人不知使了什么术法,画面一转,客店中王石等人,统统昏倒在地。

    如此情况下,妖人过去收拾战利品,顺手将昏倒众人逐一斩杀,到王石,他刚抽掉王石手中六道黑索,一手欲拿五阴袋,一手欲取清净珠时。

    王石脖颈清净珠,赫然闪起一道金光,那妖人受此金光一照,凄厉惨叫,身形爆退,什么也不顾,逃离了此地。

    不多时,王石醒转,叫起众生还者,匆匆离开客店。

    见此,顾诚也才恍然,为何王石等人都中了法术,还能活着,原是老和尚在清净珠中留下了手段。

    微微摇头,顾诚不再多想,转念把注意放到了妖人身上。

    那妖人受了清净珠一击,却是受了几分伤势的,顾诚看他境界实际不高,以老和尚手段,这家伙少说也要调息那么三两月。

    心下有了计较,有了此人方向,要想找寻,虽有几分麻烦,却也不是太难了。

    念及于此,顾诚收了手中镜像法术,抬眼往妖人离去方向一扫。

    说到这镜像法术,却不得不说其来历,毕竟此术颇为实用。

    此术唤名太阴血神镜,乃是禾山道术法,本来算不得多么厉害,不过驱使血雾凝成一面镜子,能一定程度上照见过去。

    只是顾诚练成之后,许是化龙真经神异,又或是玄黄气特殊,起到效用却是不低,这也才能看到一月前客店景象。

    当然,这也是因为那妖人法力不高的缘故,若是比顾诚厉害,或是差距不大,顾诚却也难照见他所作所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