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地煞七十二小术
    “这位真人,小生这厢有礼了。”

    文士先是对着顾诚恭敬一拜,旋即看到王石模样,眼睛更是一亮。

    “先生客气,我是为了那掳掠妇女婴儿的妖人一案,特来拜访府尊的,还要劳烦先生引荐。”

    没有多做解释,顾诚也没说自己当年身份。

    文士一听这话,面上更是恭敬几分,道:“真人慈悲,小生乃是府尊门下,姓张名忠,真人架云而来,府尊已见,只是府尊碍于朝廷规矩,不好出来相迎,还请真人见谅。”

    这大陈朝廷,虽私下不少高门贵人都在自家供奉法师,大陈基业更是与龙虎山脱不开关系,但是数代皇帝过去,却开始排斥起仙道之士来,也不知是什么想法。

    顾诚多少也是府学里读过书的,虽说了解不多,却也知道几分,是以见怪不怪。

    微微点头,道:“我此来只为解决那案子,若是没有妖人做法,自是最好,若是有几分牵扯,如能解决,也不妨为一件善事,倒没有这般多的讲究,张先生前头引路便是。”

    张忠头前带路,不多时,顾诚便与王石见到了府尊。

    顾诚离开钱塘近三载,这杭州府府尊却也换了一位,约莫三十岁左右,看着一脸正气,颇有几分渊博气象,倒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散人顾清元,见过府尊。”

    顾诚不觉自己修行三载便有多么的了不起,尤其是知晓了王石经历后,更是平稳了心气,练就云光帕之后,飞天遁地,天下之大尽可去得的心思都消去不少。

    “我便是傅天仇,添为这杭州知府,怠慢顾真人了,不知真人可是王公子师长?”

    府尊见得顾诚,却也没有因顾诚架云而来,展露了法力,就显出谄媚态度,反而不卑不亢,气度倒是不差。

    顾诚微微摇头:“文博兄师承,乃是我的一位长辈,我这位长辈,倒是不好多说,不过此事也无多大关系,还是那案子要紧,我此来便是为了那案子线索,若是真个妖人作恶,在下也愿为这杭州百姓略尽绵薄之力。”

    听得顾诚言语,傅知府倒是有些感慨,看着顾诚的眼神,也是亲近不少,想来是为顾诚这句话所影响:“顾真人有心了……”

    微微一叹,傅天仇却也不怠慢,当即吩咐张忠去寻那些参与过此案的捕快差役,过来问话,倒是个做实事的态度。

    王石这家伙,一进府衙内,就没说过话,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不像他的性格,不过顾诚却也不奇怪,这家伙许是见了府尊,由于此前之事,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是以才有如此作态。

    不多时,张忠便将几名捕快差役召到了府衙。

    “这位是顾真人,有**力在身,你等将当日情形说来,若真是妖人作祟,真人也好除去。”

    张忠吩咐道。

    众差役一听这话,相视几眼,府尊当面,自不敢不说,当下有一人走出,拜道:“这案子确实不是寻常人所为,虽我等未能见得妖人面目,也不知其实何方妖魔鬼怪,但是此人会邪法却是做不得假的,此事王公子也可证明。”

    说到这,这名差役看了王石一眼,又道:“若非王公子相助,我等怕是都要栽在那妖人的手上了,我等被暗算之地,便在出城西去十里坡一处客店之中。”

    “你且细细说来。”

    张忠听到这里,看了看傅天仇与顾诚神色,又吩咐了一句。

    “那日我等得了线索,却是那十里坡客店店主人遣伙计送来的消息,那店主人说,是有一个赶畜的山民,在客店落脚……”

    差役将经理细细道来。

    却原来,差役等人得消息的前日,那十里坡旅店中,进来一个人,牵着五头驴,顺手拴在马厩下,嘱咐店伙计,说有事去办,少时便回。”

    且吩咐伙计不让与那驴子喝水,说完便离去了。

    那些驴被太陽晒得暴躁不安,又踢又叫,店主人就把它们牵到陰凉处,驴一见水,挣扎着奔过去,店主就让驴饮足。

    转眼工夫,见驴在地上打滚,尘土飞扬中,立即变成了妇人,店主非常惊异,问那妇人是怎么回事,妇人舌根发硬,说不出话来。

    店主忙将妇人藏到屋里,而后遣伙计来府城通禀……

    那店主人后来遭遇,差役便不知晓了,只等他同众捕快领着王石,一干僧道到得客店之时,那客店已然被烧毁了去。

    众人寻摸踪迹,正要探查线索,却不知觉被算计了,而后因王石缘故,小部分人逃得性命,也才有了今日。

    差役说完,恭敬一拜,退了回去。

    顾诚却看了看王石,不免摇头,这家伙也是不靠谱,还不如这差役说得分明。

    王石许是也有些不好意思,倒没有站出来多说,即便是那差役说他救了性命,面上却也羞愧居多。

    “若是如此,这线索却是断了,不好探查,不过听其中故事,倒也不难分辨,那人确实是个有法术的修士。”

    场中除王石这个不靠谱的之外,也仅有顾诚一人是有法力的,自然众人都看向他,看他有什么想法。

    顾诚说了这么一句,然后道:“不说那妖人怎么暗算得你们,只看那变化妇人为牲畜的术法,我倒是有些映象。”

    “哦?真人可能指点一二?”

    此案毕竟牵扯不小,于杭州而言,也不是小事,更是牵扯到百姓安定,傅天仇自是颇为关心的,听得顾诚似乎有几分猜测,不免多问了一句。

    顾诚微微点头,解释道:“道门之中,有天罡三十六法,地煞七十二术,皆是非常神通,乃是道门祖师,仿先天神魔创下,当然,我要说的却不是这个,若真是修习道门正法的修士,想必也不至于去做这等恶事,我要说的,却是那旁门。”

    “旁门之中,也有地煞七十二小术,此法自比不得道门正宗,却也别出机枢,颇有几分名头,那妖人所使法术,如我猜测不差,当是地煞七十二小术中的‘造畜’一术。”

    “此术没什么大威力,却能将人化作牲畜,掩人耳目,也算得上一句玄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