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仙人弟子
    王石一面说着,一面倒没忘了请顾诚入内,扯着顾诚便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不得不说,王府着实豪富,宅院不小,七拐八拐终于是走到了王石院子中。

    一路上不少王家下人倒也见到了王石拉扯着顾诚的场景,只是自从一年多前,王石偷跑出外面,归来之后,便有些古怪了,听说还拜了什么仙人为师。

    不时还拉着一些僧道到家中做客。

    下人虽然不清楚内幕,却也不妨碍心中有几分猜测,是以见得王石拉着道人打扮的顾诚,倒也是见怪不怪。

    “文博兄,究竟是什么事?”

    看王石模样,似是遇到了什么及难办的事情,而且面上还带着几分犹豫,完全不是他本人性格。

    听到这问话,王石长叹一口气,做出一副实在对不起你的模样,道:“实在惭愧得很,我却是对不住清元你。”

    嗯?

    这话听得顾诚莫名其妙,却不知这家伙有什么地方就对不起自己了。

    正看着王石,想要听他继续说下去。

    “清元你送我那六什么索法器,却是被人夺走了,唉!”

    说着,顾诚便见得王石偷摸摸的瞧了自己一眼,似乎在观察自己的表情一样。

    如此作态,着实让人无语,顾诚心中失笑,道:“是六道黑索,算不得什么厉害法器,不过也不算寻常,文博兄你法力初成,想来也不会遇到什么强敌,有六道黑索在手,怎么也不该被夺走了法器才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清元你不怪我?”

    王石却是小心问了一句。

    听得这话,顾诚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若是不说,我便走了,我可还有要事需办。”

    “哎!别!”

    王石慌忙拉住顾诚,深怕他真个走了。

    “我这就说,这就说。”

    顾诚这才看向他,却见王石犹豫一会儿,说道:“这事儿却还要从一年多前,我从金山寺回转钱塘说起……”

    顾诚一听,才知道这家伙在回到钱塘之后,混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却原来,这家伙回转钱塘,是跑回来装象来了。

    他打扮古怪,不说脖子上挂着的一串佛珠,只说修行了《宝珠阿罗汉真诀之后》,法力虽然没有多少,但是佛门法决,自神宗魔门之中脱胎,却也有锻炼肉身的用。

    这家伙走路虎虎生风,颇有几分高手模样。

    王氏乃钱塘大族,王石以前因为性格缘故,虽没有什么好友,却也不少人认得他。

    众人见他打扮古怪,难免多问几句,这家伙步入修行,却有些飘然。

    逢人问他,他便说自家被仙人收做了徒弟,修得仙法,这是衣锦还乡,不知比那乡试中举要强到哪里去。

    为了取信于人,还运用那点微末法力,好好的卖弄了一番。

    这下倒好,虽说大陈百姓对那妖魔鬼怪,山中仙人有那么一些印象,却又有哪个真的见过了,如今有了一个王石,哪个不想看点热闹。

    这一下,王石直接在这钱塘出了名,甚至于杭州府上下,大致都知道钱塘县城中,有了王石这么一个仙人弟子。

    王石虽出身不差,但家中哥哥不少,且他头上几个兄长,大都比他来得要有出息,平日没少被自己老爹训斥。

    如今顶了一个仙人弟子的名头,那叫一个扬眉吐气。

    这种情况之下,胃口都好上不少,加上那佛门法决,本就有宽大肚肠的效果,这家伙又不喜欢静坐修行,整个身子不知长了多少肉。

    这出了名,自然便有人慕名拜访,有的倒还好,只是想看看热闹,觉得仙人弟子有些稀奇,有的却不同了,遇到了些奇奇怪怪的麻烦,便央求王石这仙人弟子去解决。

    一开始王石倒还挺热心的,只是后来,来的人多了,什么猪狗丢失,搜寻不到的事情,也依托他这个仙人弟子算算。

    他虽然学了吕夷简紫微斗数,但半点都看不明白,哪里能算出个什么来。

    只好躲在家中,闭门谢客,只是如此一来,他闲来无事,也不醉心修行,倒是愈发的胖了。

    这也才有了如今顾诚看到的这等圆滚滚模样。

    这也倒罢了,前段时日,杭州府府尊却也听了他的名号,正巧杭州府出了一件案子,不少婴儿妇女都无故失踪不见,府尊怀疑是那妖魔所为。

    毕竟此前出过那盗银一案,难免就往这边多想了一些。

    于是乎,王石这个仙人弟子,便同这杭州府有名的一些僧道,一同被府尊请往了府城,要求他们去将那掳掠婴儿妇女的妖魔,给擒拿回来。

    此前一直都是被人求着做那些个小事,如今来了一件大案,看着还不是一般人做的,虽不知是不是真个妖魔所为,王石却也有几分兴趣。

    加上他有顾诚赠送的五阴袋和六道黑索,乃至老和尚练就的清净珠,也就大着胆子去试了试。

    王石同那些僧道,配合府中差役捕快,寻得一丝踪迹,眼看要把那做恶事的妖人寻得,却在这时,被人暗算了。

    王石倒还好,因为不是出头之人,也不怎么被针对,只丢了一条六道黑索,勉强还逃了性命,至于那些个僧道,以及府中捕快,却大部分都是没了性命。

    王石逃得一命,知晓这事情不是自己能管的,却又没有脸面去府尊处回禀,只吩咐自家下人去杭州府做了个通禀,而后自己却是在家中躲了起来。

    算一算,在顾诚来钱塘之前,他已经在家中躲了有一月的功夫了。

    听到王石自家言说,顾诚看着他圆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一时却是哭笑不得,摇头不已。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王石是好了,他这性格,难免有些不太妥当,虽没有什么坏心思,于修行之道,却有些不太适合。

    顾诚也真不知自己将那《宝珠阿罗汉真诀》交于他修行,是对是错了。

    “所以,你想让我去对付那掳掠妇女婴儿的妖人,帮你报仇?”

    顾诚问道。

    哪知王石却是摇头:“不是报仇,我不是那等吃不下亏的人,只是我实力不足,不能解救那些被害之人,十分惭愧,这些时日,我呆在家中,也是煎熬,报不报仇是次要的,我只想让清元你帮我解决那妖人,也免得继续有人被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