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杯盏交错,终有离别时。

    一转眼,月朗星稀,顾诚却是从长江遁出。

    没有让吕夷简等人多送,顾诚自驾驭云光,朝着钱塘方向而去。

    此去钱塘,倒不是为了返乡,而是为了见王石一见。

    王石虽说有些跳脱,终究不是什么坏人,况且他确实也是死皮赖脸的拜了吕夷简为师,虽然吕夷简到头来也没教他什么,只给了他一套难以捉摸的紫微斗数研究。

    以至于王石的修行功法,还是顾诚这里得去的,修的不是别的,正是那法海留下的《宝珠阿罗汉真诀》,这法决反正也于顾诚无用,王石这家伙总惦记着修行,顾诚也就把这门功法交于了他。

    只是这家伙口头说的倒好,说要努力修行,但在金山寺待了几个月后,却有些耐不住了,别说那吕夷简教授的紫微斗数,就是《宝珠阿罗汉真诀》也不过将将炼出一点法力,看模样还打不过寻常江湖人,便匆匆跑回了钱塘。

    顾诚这一去,一来是要看王石情况,修行如何,毕竟法决是他所受,这家伙要是出个好歹,也不好交代,二来便是替吕夷简带句话了。

    虽说是被王石死皮赖脸赖上的,但收了徒弟,吕夷简倒也没有不管的意思,却是要顾诚帮着看看这家伙的情况,以及让他寻个空档,回镇江一趟。

    顾诚如今又云光帕在手,也不差这点功夫,此去玄都教又是路途遥远,耗费时间不小,回钱塘看看,倒也没什么妨碍。

    ……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月色清耀,凌冽罡风拂过,遁光痛快,千里路途,一夜便至。

    事实上云光帕速度,也有些出乎顾诚预料,本以为再怎么快,镇江离钱塘千里路途,多少也要花费两日功夫,却不想着一夜时间,趁着月色,顾诚便到了钱塘。

    虽说顾诚此番回转钱塘,并未存着返乡的情绪,但是回到此地,却也免不了生出几分感慨。

    没急着去寻王石,顾诚悄然入得县城,先是回到了自家宅院。

    看着斑驳的院墙,不自觉想到了昔日时光。

    虽说本是虚幻,但那读书学文的记忆,却是做不得假。

    微微一叹,院内已经是杂草丛生,显然这两年多来,这里都没人进来过。

    没有多待,与他而言,这宅院终究已经是过去式,与那考举念头,消磨在步入修行之时。

    理了理思绪,顾诚推开院门,朝着钱塘王氏而去。

    钱塘王氏乃是钱塘大族,书香门第,在钱塘势力不小。

    事实上,顾诚也不是很清楚,如此环境之下,王石那家伙追仙寻道的心思,到底是怎么生出的,他家可不是寻常穷苦人家,生活所迫之下,能够生出诸多妄想。

    不过那家伙既然也已步入修行,这些倒是没有必要计较,且先找到他,看看他如今情况才是真。

    钱塘县不大不小,顾诚没走多久,便到了王府宅门前。

    一路行来,县中百姓虽对顾诚这俊秀道士免不了多看几眼,却因为顾诚修行两年多,容貌气质变化不小,没什么人认出,倒也没人知晓,他是几年前的钱塘神童。

    “笃笃笃……”

    轻叩大门,不多时,便有两名家丁模样打扮的青年人打开了院门。

    两名家丁上下打量了顾诚一会儿,才问道:“不知这位道长何来?若是认得我家老爷,我等也好做通禀。”

    “不知贵府王文博王公子可在,在下顾诚,是王公子好友,他若是在,你与他说上一声,他自会明白。”

    顾诚以前倒也不是没到过这王府,只是这门前家丁却却不是原先那几个了,未免麻烦,顾诚也不好多计较,只是报上了自家名号。

    “道长稍待,且融小人去通禀。”

    一名家丁听了,不敢怠慢,匆匆进去禀报去了。

    不多时,一身打扮古怪非常的王石,便从院中走出,一见得顾诚,却是欣喜非常。

    “清元!你怎的来了?”

    王石一脸惊喜,匆匆便跑了过来。

    顾诚看他模样,有些无语,这家伙穿着一身士子服脖颈上却挂了一串白玉佛珠,腰间挂了个灰扑扑的袋子,身形比之两年前,胖了不知多少,看得有些圆滚,本有些古拙的面貌,倒是柔和不少。

    那佛珠是长清老和尚赠与他的,原因却是顾诚赠了那《宝珠阿罗汉真诀》与王石后,老和尚见他性情跳脱,难定下心,便从顾诚这里取了龙君留下的几块灵材玉石,祭炼而成。

    虽没有什么降妖伏魔的大用,却也能凝神静气,渡鬼防身,算得上是件不错的法器。

    王石得之,欣喜非常,一直挂在胸前。

    至于那灰袋子,却是五阴袋,顾诚见他在金山寺待了几月,便耐不住心思要回转钱塘,于是将五阴袋与那六道黑索都赠与了他,做个防身手段,这家伙也是爱不释手,那段时日,可是没少烦着顾诚,各种感慨,只说许仙不够意思,还是顾诚待他好。

    “我得了几分空闲,便过来看看你,顺带也替你师父给你带句话。”

    顾诚微微摇头,没有说自己要去玄都教之事,此事对王石说来也没什么意义。

    “我师父?吕老头?那老头能有话带给我?”

    王石一听吕夷简,脸色就是一变,道:“那老头骗得我好惨,枉我这般信他是个**力的仙人,不想半点修为也无,教了我那劳什子紫微斗数,也是奇奇怪怪……”

    “吕先生见闻广博,不可如此不敬。”

    微微一叹,这家伙性格本是如此,倒是没什么恶意,只是直来直去惯了。

    “吕先生让你得了空闲,便回镇江一趟,许是有什么事要交代你,我也只是来看看,文博兄,你这修为却也太怠慢了些,这都两年过去了,我怎不见你有什么进益?”

    以顾诚如今境界,得了机缘,便能突破感应,自然不难看出眼前王石的修为。

    与两年前相比较,除了肉身强壮些,法力稍稍浑厚了一点,却是没有什么大变化,慢说境界提升了,那佛门眼识都未修成。

    “嘿嘿!”

    王石听了这话,有些不大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眼珠子咕噜一转,却是苦着脸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清元,你来的却是正好,正要有事请你帮忙。”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