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此去玄都万里遥
    “多谢大师指点!”

    顾诚也是恍然,老和尚若是不点明,他倒是忘了这一点。

    不过转念,却又是升起几分感慨,不说他两年前拜访金山寺,老和尚便愿意与他指点去路,如今他在寺中叨扰两年,也承了老和尚不少情分,加上法海救命之恩,却是不知说些什么是好了。

    “晚辈在金山寺叨扰日久,却没能帮到什么,实在也是惭愧,今番前往玄都教,也不知何时才能回转,大师与金山寺恩情,晚辈莫不敢忘,日后若是金山寺有事,大师只管吩咐。”

    “顾居士不必如此,你与金山寺本有缘分,若是法海师弟见你如今成就,相比也会心生喜乐。”

    老和尚道。

    顾诚摇头,转而从玲珑塔中取出一枚小蚌壳:“此物本是法海大师所留,本想留作祭奠,将其练成如今模样,现在便交于大师了,日后大师若有吩咐,遣人将此物带来见我,如我还在这世间,定然不会不来。”

    老和尚见此,倒是没有推辞,微微点头,将蚌壳手下。

    “此去数万里遥,居士法力虽成,却也要多加注意才是。”

    “大师无需挂碍,晚辈省得,此去万里,再见不知何时,晚辈也不矫情了,圆一那里,便托大师与我说上两句了,只说我日后会回来看他,让他好好修行。”

    言罢,顾诚后退几步,躬身一拜,而后踏出了菩萨殿。

    见顾诚背影不见,老和尚也是一叹。

    “南无龙象菩萨!”

    ……

    没有多做停留,顾诚与老和尚拜别,出了金山寺,便驾驭云光帕,飞遁而离。

    凌冽罡风自耳畔吹过,望着底下愈发渺小的金山寺,顾诚蔚然一叹,终究转眼前方,不在多看。

    “呼!”

    法力一催,云光一块,眨眼已过数重青山。

    不多时,顾诚心绪平复,已然来到镇江水府上方。

    遁光一落,云光帕卷裹周身,却是潜入江水之中。

    “呔!哪里来的道士,此地乃是镇江水府,水神居所,岂可再次胡逛!”

    水府入口,一只硕大螃蟹,手持钢叉,怒目瞪来。

    “蟹统领,你看我是谁?”

    顾诚隐去云光帕流光,看着蟹妖,微微一笑。

    “啊!是顾真人!您老人家怎的来了?”

    那螃蟹眼珠子一晃,更是瞪大几分,看清顾诚模样,惊讶出声。

    顾诚微微摇头,道:“我来拜访神君,你且让出入口。”

    “是,是。”

    螃蟹不敢怠慢,慌忙让开了水府路口。

    顾诚见此,道:“做的不差,不会忘了你的功劳,待我与神君说上一句,也与你个统领当当,不过你还需努力,莫要懈怠了。”

    “多谢真人!小妖自不敢怠慢!”

    那螃蟹却是欣喜非常,一只钢叉不自觉舞动起来,搅起一阵旋流。

    这螃蟹却是顾诚昔年,同麻三骨初到水府之时,看门的蟹妖,两年过去,却还在这个位置待着,只是这家伙脑子也不知是怎么长的,做不得统领,便给自己起了个姓名,直接唤做蟹统领,也是有趣的很。

    不过他倒也是尽职尽责,顾诚与他所说,也不是诓他,只等见了水神,自会提起这事。

    说到水神,却不得不说说,这镇江龙宫如今变化了,只是还未见得其人,也不好多说。

    微微摇头,顾诚当即走入水府路口,进了这水府之中。

    没一会儿,熟门熟路的他,便来到了水府龙宫。

    如今却不叫龙宫了,或该叫做水神府邸。

    这水神府邸乃是新建,毕竟龙君水晶龙宫已经被顾诚玲珑塔吞了,自不存在,如今这府邸,却是由青石铸就,倒是简朴的很,说来这里头还有顾诚助力。

    其上不少珍珠,便是顾诚贡献,不过也是托了龙君遗产。

    一入水神府邸,便瞧见了上首的新任水神。

    这水神却不是吕夷简,而是另有其人,模样年轻,看着分明是一个年轻书生,倒与吕夷简有那么几分相似,只是年纪小些。

    除此之外,还有一老者,一黄鳝将军,坐在两旁,似是在商讨着什么。

    水神一抬头,便瞧见了顾诚,面上却是一喜,起身便道:“清元兄来了?”

    “梦龙兄,吕先生,鳝统领!”

    见得三人,顾诚也是微微一笑。

    “且坐,且坐!”

    水神忙请道。

    顾诚入座后,水神问道:“清元兄忙着修行,却是许久没有来我这水府拜访了,今番得闲,可是有了突破?”

    顾诚看了三人一眼,却是摇头:“此番却是要来与三位告别的。”

    “这是何故?清元是要去哪里?”

    水神一惊。

    那老者看了顾诚一眼,一捋胡须,却是一笑:“不是坏事,倒是要恭喜才是,顾小哥修为进境,着实不慢,想来是要外出寻觅突破机缘了吧?”

    这老者却是吕夷简,吕夷简虽无修为在身,只看了一眼,却也看出了顾诚情况。

    “吕先生所言极是,正是如此,我才要与诸位拜别。”

    顾诚也是一笑。

    “原来如此,那倒是喜事,不过清元你既要去寻机缘,也不急于一时,我等难得相聚,却是要好好畅饮一番才是。”

    水神闻言,也是一喜,却又对着吕夷简道:“老师,清元到此,诸事暂且放下,还请老师命人伺候。”

    听到这里,想来都会对这水神身份有所疑惑。

    这其中,却有几分故事。

    却原来,这水神本就是上任龙君残魂所化。

    上任镇江龙君,虽是陨落,却留有残魂,被吕夷简收了去,吕夷简心思深远,别出心裁,为保龙君残魂,施展妙法,著书立说,将龙君残魂送入其中。

    两年前,吕夷简得了水神符诏,便使了法子,将龙君残魂自书中唤醒,重新变作水神,虽已无前身记忆,却也是其本尊。

    那故事名为黄粱一梦,也有一番说道,讲得是一名卢姓书生,在客店里遇见了得神仙术的道士吕翁,卢生自叹贫困,道士吕翁便拿出一个瓷枕头让他枕上。

    卢生倚枕而卧,一入梦乡便梦见自家成了水神龙君,执掌数百里江流,法力浑厚,呼风唤雨……

    吕夷简著得此书之后,广发凡间,却是借助那人道香火,稳住龙君残魂,也即是那书中卢生,如今镇江水神,卢梦龙。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