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小诸天云禁真法
    又是一年冬。

    龙君之事消弭,时光飞逝,不觉间,匆匆已过两载。

    金山寺后山,钟声涤荡,银装素裹。

    却有一道云光,在山间飞腾,云光曼妙,倏忽间划过数道美妙弧线,不多时,落在后山石崖之上。

    石崖之上,站着一名小沙弥,沙弥不过十岁左右年纪,瞧着落下云光,颇有几分羡慕。

    云光落下,却见一名模样俊秀的年轻道人自其中走出,道人一身青色道袍,头上挽着道髻,腰间挂着一只青皮葫芦,一身装扮打理得十分妥帖,肌肤白皙细腻,阳光映照在积雪之上,衬托出些许莹光。

    道人大袖一挥,云光流转,转眼间变作了一方水雾流光的白色手帕。

    手帕之上,点点星光,晃似周天星辰,玄妙非常。

    “顾大哥,你什么时候也能带我一起飞飞。”

    小沙弥又是羡慕的看着那方白帕,带着几分童真,憧憬道。

    “我这云光帕不过初成,还未祭炼纯熟,那飞遁之法,也还需熟练,一时半会儿却是带不了人的。”

    道人自然便是顾诚,两年过去,他业已满了十八岁,身量更高,挺拔不少,更添几分道者气质。

    小沙弥听了,微微有些失落。

    顾诚却摸了摸小沙弥的脑袋,笑道:“圆一莫急,待你修为进益,顾大哥便带你去天上瞧瞧,你不是想看看这金山周遭,山川大河景象么,且好好修行,若是修成了眼识神通,再驾驭云光,那才是整个万里江山尽入眼帘哩。”

    圆一小和尚眼睛一亮,对着顾诚便急急点了点头:“那我去读佛经,师祖说过了,我佛门神通,都是从佛经里来的。”

    “去吧。”

    顾诚微微一笑,看着圆一小和尚蹦蹦跳朝着寺内走去。

    待得圆一小和尚离去,顾诚回过身来,看着那山外青山隐隐,溪流山涧,心中升起几分感慨来。

    两年过去,已然物是人非。

    他收获不小,与两年前有了极大变化。

    不说一身修为,从初步通窍,已经走到了感应瓶颈的地步,只说身上一干法器,都是变化不小。

    那飞遁法器云光帕,便是他近期借助水晶龙宫之中龙君遗产,练就而成。

    说来,他能有如此进益,得以安心修行,也是托了那镇江龙君之福。

    那日他驱使玄黄玲珑塔将水晶龙宫吞掉,因这龙宫法器非比寻常,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炼化,却是花费了一年功夫,才将水晶龙宫融入玲珑塔中。

    玲珑塔借由龙宫禁制、材质,已然练就四层天罡禁制。

    加之玲珑塔神异,已经算是十分珍贵的法器。

    这个还不是最主要的,那龙宫之中,遗留下来的珍宝灵材,才是让他收获颇丰。

    那水晶龙宫之中,顾诚见时,内中摆着一尊尊紫铜鼎里盛满金沙,一方方水晶斛内堆起明珠,玛瑙冰盘上放着翡翠西瓜,琉璃宝盏旁挨着羊脂玉瓶。

    珍宝灵材无数,虽然没有什么法器,对于顾诚而言,已然是丰盛非常了。

    那云光帕,便是借由龙君一楼的无数明珠,与顾诚自家凝练的癸水精气,练就而成。

    当然,能够练成这飞遁法器,最主要的还是顾诚玲珑塔吞噬水晶龙宫之后,从其中得到的禁法。

    其一为《真龙神柱镇魔禁法》,此禁法已融入玲珑塔玄黄符箓之中,使得玄黄符箓更添几分玄妙。

    这另一法,却为《小诸天云禁真法》。

    这《小诸天云禁真法》,顾诚不知其来历,但玲珑塔吞噬之后,却知晓其效用,这禁法乃是飞遁之法,只需祭炼一团云彩,便能做那飞遁之用。

    顾诚入手这《小诸天云禁真法》之后,便琢磨着祭炼一件飞遁法器,只是他虽对飞遁之法颇为艳羡,却也知晓修为重要,因此没有急着去祭炼,反倒是将修为打磨至一定境界,短时间内进无可进,身上法器也祭炼到了一定的地步之后,才着手开始炼制这件法器。

    这云光帕,便是他近日祭炼成就的飞遁法器,耗费了龙君留下的不少珍珠,他还为此凝练了许久的癸水精气。

    此宝一成,顾诚便尝试驾驭飞行,果然比之玄黄马要来的痛快。

    不说那速度,只说自家修行日久,能够自主飞行,便是人生一大乐事。

    法器已成,顾诚这段时日也驱使熟练,虽然心中仍有几分兴奋,却也不至于沉浸其中,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这事情不是其他,却是事关自身修为。

    他如今已经接触到感应瓶颈,没有师傅指点,对于这关窍突破,却也不知其所以然,化龙真经金页虽然神异,却也不能与他指点,只有迈入感应境界,才能接触下一层的功法,是以顾诚也是有些无奈。

    好在金山寺中,倒有一位修行前辈,能够请教。

    是以顾诚在将云光帕驱使熟练后,便要去请教长清老和尚,那感应关窍的事情了。

    ……

    “南无龙象菩萨,顾居士修为如此进益,可喜可贺。”

    一见得长清僧,老和尚只看了他一眼,便赞了一声,显然对于顾诚修为进益,是真个有些赞叹的。

    “多谢大师,晚辈惭愧,修为渐入瓶颈,此番搅扰大师,却要问一问那感应关窍之事,不知大师能否与晚辈一些指点。”

    顾诚请道。

    “贫僧修行,乃佛门正法,与道门练气,虽是殊途同归,却也差别不小,那感应关窍,终有不大相同,若居士修的是佛门之法,贫僧或许会告诉居士,去那人间走上一遭,体会人世繁华,也许能有所收获。”

    老和尚微微摇头:“只是道门练气,旨在心性、机缘,这红尘历练,或许能有效用,却也并非一定,居士可还记得,那玄都教之事?”

    顾诚闻言,微微一怔,他自然不会忘了玄都教,两年前,他到访金山寺,老和尚与他拜帖,便是要介绍他去玄都教寻那玄真子拜师的,只是当时他修为不足,路上遇到诸般枝节,不得已才回转金山寺修行,却不知老和尚说起此事,又是何意?

    “居士不妨去那玄都教拜访,即便缘分不到,不能入得门中,有贫僧拜帖,想来那玄真子也能指点居士一番,居士修行太上正法,与玄都教所承一脉,想来能够有所收获。”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