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此间事了
    却原来,吕夷简昔年在镇江时与龙君结识,后来拜做前朝宰相,辞官之后,便在龙君手下做了个幕僚,机缘巧合,与那张灵云结识,成了好友。

    后来,龙虎山推大陈皇帝改朝换代,立下二十四治,既是为了龙虎山气运,也是因龙虎山修行之法,与别派不同,同那人道皇朝,颇有几分牵扯。

    二十四治中,张灵云便是出任鹤鸣山治祭酒,手持鹤鸣山治都功印,对阵十方强敌,硬生生将诸派插手势力,都逼退了去,可谓凶威赫赫。

    如今龙虎山于这大陈境内,几乎一家独大,可以说张灵云也是出了大力的。

    至于那镇江龙君之事,却是龙虎山为祭炼二十四治都功印,晋升法宝,聚敛天下龙气,才有的这般行事。

    其布置,不止这镇江一地。

    事实上,镇江龙气,也只能供养一枚鹤鸣山治都功印。

    这也是为何,龙虎山愿意为了一头小蛟,与钱塘龙君交恶的缘故。

    许仙因果,算来也在其中。

    龙气之事,还牵扯到上任镇江龙君故事,吕夷简没有细说,只说上任镇江龙君,便是因为没能配合龙虎山行事,后来魔门中人于镇江两岸闹事,龙虎山袖手旁观,这才陨落了去。

    张灵云与吕夷简是为好友,吕夷简曾请托张灵云帮忙,为门派大计,张灵云避而不见,此中难免有几分牵连,如今张灵云不为蛟龙之死多做计较,也是存了几分情分。

    乃至于,张灵云丢与吕夷简的玉符,便是这镇江水府的水神符诏,若能炼化,自然能掌控者数百里长江水面,做个正神。

    此中种种,可谓是曲折复杂,即便是听了,一时也难缕清思绪。

    顾诚大致只能明白,龙虎山为自家气运,推大陈开国皇帝上位后,欲要聚敛天下龙气,祭炼自家法宝,而这镇江水府便是一处关键地方。

    上任镇江龙君,不配合龙虎山行事,为龙虎山所不喜,后龙君与魔门弟子斗法,龙虎山袖手旁观,眼看着龙君陨落。

    吕夷简与张灵云相识,本上门求救,却被推之不见。

    而后,张灵云收了那蛟龙,助蛟龙做上了镇江龙君位置,聚敛龙气,蛟龙借托龙虎山,暗害龙女与柳毅,也就是金山寺了空和尚。

    钱塘龙君欲报仇,被龙虎山拦下,强定此事基调,只将蛟龙禁在这镇江水府中,不得擅自离开,做了交代。

    其中故事,牵扯不小,常人听了,免不了有些头大。

    不过与顾诚而言,倒也不必理会这个,这里头事情与他其实没什么关系,若说有,不过是牵扯到了许仙、法海,只能说是有那么几分因果。

    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大牵连。

    而且在这件事上,说起来他还是得了好处的,虽说受了几分伤势,但玲珑塔所吞水晶龙宫,可是那蛟龙祭炼日久的法器,非比寻常。

    不说其本是水府龙宫,其中或许还存着什么珍贵物事,只说这法器本质,受龙君这等境界的修士祭炼多年,即便受了些伤,也是赚到了的。

    “南无龙象菩萨!不想其中竟还有这等因果,不过往事业已过去,如今却也不好多做谈论,此间之事,也算是有了个了结。”

    老和尚感叹一声,想来也是想起了了空和尚,又道:“白居士救我金山寺基业,许施主之事,便由得居士处置了,贫僧也不会再做计较。”

    白素贞微微点头,她出手目的,一来是那蛟龙行事确实太过肆无忌惮,二来也是为了许仙之事,毕竟事关还丹瓶颈,她也不得不出手。

    如今虽说与龙虎山多了几分纠缠,但是修行之事,哪里能够因为一点荆棘便畏惧不前的。

    与她而言,龙虎山牵扯不打紧,带许仙回转骊山洞天之后,闭关修行,破开那还丹瓶颈,才是最要紧之事。

    “小青,你去寻许公子过来。”

    白素贞先是吩咐小青一句,而后将一枚玉牌交于了顾诚,说道:“此间事了,我等也该离开了,此符是入我骊山洞天的凭证,日后顾公子若是得暇,不妨到我骊山洞天走走。”

    顾诚自是点头,他修行时日不长,白素贞境界法力浑厚,背靠的骊山洞天,也是道门祖师嫡传,不比那道门九宗来得差了,能与之交好,自然不是坏事。

    说话的功夫,许仙已经是被小青带来,同行的,还有王石,这家伙此前见寺外斗法动静大得很,却躲在僧舍中不敢出来,后来见没什么危险,才出来观望。

    只是有些晚了,只看到吕夷简与那张灵云对话。

    不过也因此,将吕夷简当做了与那张灵云一般厉害的修士。

    若说此前的王石,对吕夷简是否是修行人还存着几分怀疑,现下却是打实了心思,要赖上他了。

    “吕先生,大和尚,告辞了!”

    白素贞对着众人微微点头,轻袖一挥,却见袖中飞出一张白帕,转眼间变作了一团云光,挥手一牵,将许仙与小青都收上云头,而后飞遁离去。

    望着白素贞离去,众人一时都有些静默,只有一人与众不同,这人自然便是王石,这家伙看到许仙被收上云头,乘着云光离开金山寺,顿时有些傻眼。

    “汉文兄!”

    王石急忙高声呼喊,颇有一些凌乱。

    半晌不见回应,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中,他却垂头丧气一叹:“唉!汉文这家伙,说好带我也去那骊山洞天看看,现下却是自顾走了,真是不够朋友……”

    一听这话,众人一时无言,便是老和尚,也不禁微微摇头。

    只是这家伙实在也是跳脱,转眼便又恢复了心情,看着一旁摩挲着水神符诏的吕夷简,眼睛一亮,当即扑了过去。

    “师傅,您老人家什么时候也带我飞飞?”

    王石抱着吕夷简的手臂,像足了一个撒娇的小孩儿。

    顾诚见这一幕,也是觉得古怪,王石什么时候和吕夷简勾搭上了?

    况且这家伙只想着飞天遁地,吕夷简却是没什么修为的,他怎么还拜了吕夷简为师?

    这事看着有些有趣,也着实古怪。

    “老夫什么时候收了你做徒弟?”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