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龙虎山张灵云
    这个时候,顾诚才得以喘息。

    那水晶龙宫有龙君操持,即便被玲珑塔吞入,依旧震颤,他却得拼了命的压制。

    如今蛟龙坠地,水晶龙宫才算没了动静。

    玲珑塔轰然落地,周遭玄黄气流转,终究变小了去,落入顾诚掌心。

    顾诚自然是随着玲珑塔落到地上,他体内法力空荡,周身也是乏力,更不用说之前催动玲珑塔与水晶龙宫对撞,本就受了内伤,身体情况其实不妙。

    顾不得多想,顾诚不好动用玲珑塔,却从五阴袋中取出养元丹吞下,勉强恢复了一丝法力。

    稍作喘息,抬头看去,见一众水卒,踏着浪头,只是他们本鼓劲冲上金山寺的势头却为之一顿。

    很明显,龙君坠地,对他们的影响不小。

    而那归总管,此时却也被老和尚拿下,化作了巴掌大小的小龟,托在老和尚手中。

    老和尚许是看到了顾诚情况不大好,捉下归总管后,便飘然落在顾诚身旁,一手搀扶起他的左臂。

    “南无龙象菩萨!方才之事,多谢顾居士援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老和尚蔚然一叹,却是对顾诚施了一礼。

    顾诚自不敢受,只是他体内空荡,也躲避不开,只得受下。

    “大师客气了……”

    顾诚也不知说些什么是好,却在这时,那龙君庞大身躯,自山林中翻起,看着伤势不轻,却依旧还有几分精神。

    硕大的头颅,猛力一晃,鼻孔喷着粗气,有些惨烈。

    法器五雷环,此时也已跌落在他身前,斑驳非常,明显受了不小的损伤。

    龙君四爪在地上一撑,看着是要飞腾而起的模样,但是除了身子流出更多的血液,却久久没能爬上空中。

    “昂!”

    或许心知自家情势不妙,蛟龙头颅一仰,凄厉吼声传出,看得倒是有些凄凉。

    此时此刻,漫天剑光已然消散,白素贞飞剑入手,便要将龙君斩杀。

    飞剑喷吐剑光,足见其利。

    “剑下留人!”

    却在这时,远空一道遁光飞至,高声一喝,就要阻下白素贞出剑。

    只是白素贞对此,却不做理会,飞剑遁出,斩向龙君头颅。

    遁光之中,飞出一道金环,本要将剑光阻下,却还是晚了一步,剑光一闪,龙君头颅,已然跌落,龙血喷出,一片血雨。

    “白素贞,可是要与我龙虎山为敌?”

    遁光一闪,化作罡气云头,内中一名少年道者显出身形,道者一袭白色道袍,容貌俊秀,只是面带寒霜,看着冷厉非常。

    “这恶蛟是我所斩,若是你龙虎山有什么意见,做过一场便是。”

    即便是面对龙虎山弟子,白素贞依旧不变颜色。

    “此番你为破还丹瓶颈,来镇江了结因果,看在你骊山洞天乃是我道门祖师所传的份上,我龙虎山本也不愿多管,只是今日在贫道面前,强行将贫道手下这水神斩杀,却要给一个交代。”

    见白素贞欲要反驳,少年却道:“你未成还丹,真要做过一场,自认是贫道对手么?”

    这话一出,白素贞面色微变。

    “张祭酒,可是久违了!”

    却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牵引了所有人注意。

    顾诚转头一看,竟是吕夷简这老头,听其语气,似乎与这少年道人认识。

    只是不知,吕夷简怎么会与这龙虎山道人相识的。

    “吕兄?”

    少年道人一听这话,面色却是微变,尤其是看到吕夷简之后,更是有些复杂,似乎两者之间,还有几分故事。

    “张祭酒,可否看在我老头的面子上,暂且揭过这一场?”

    吕夷简神色也有几分复杂。

    “……原来是吕兄你在此,也罢!也罢!”

    少年道人看着吕夷简,却是一叹,转而看向白素贞,道:“此前因果,算是了结,只是你今日斩这蛟龙,与我龙虎山却又生枝节,日后自当另有遭遇。”

    言罢,少年道人手掌一翻,却见掌心多了一枚铜印,抬手一抛,铜印飞至蛟龙尸身之上,滴溜溜一转,将蛟龙尸首收了进去。

    而后,道人一挥手,乾坤倒转,一众驾驭浪头的水卒,竟是在他这一挥之下,转回长江之中,不见了踪影。

    做完这些事,也不多言,再看了吕夷简一眼,微微摇头,抬手将一件物事抛向吕夷简后,驾驭遁光,消失不见。

    金山寺恢复静谧,一时间气氛有些古怪,毕竟这道人来去多少有些奇怪,难免惹人遐想,尤其是吕夷简出面之事。

    “吕先生,那道人是什么身份,你与他认识?”

    老和尚带着顾诚回转寺内,顾诚手托玲珑塔,这宝塔吞了水晶龙宫,却有几分妨碍,无法收入丹田之中,是以他也只能拿着。

    吕夷简手上拿着一枚玉符,看着不似凡物,却是那龙虎山道人与他之物。

    吕夷简神色复杂的很,看着手上玉符,半晌微微一叹,道:“那道人是龙虎山张灵云,本与我有几分关系,算是好友,昔年王朝兴替,龙虎山设下二十治,其为鹤鸣山治祭酒,方才手中所持的,正是鹤鸣山治都功印。”

    “至于这镇江因果,便有得说道了……”

    这个时候,白素贞与小青,也在吕夷简身旁,毕竟是吕夷简方才出面,才让那龙虎山张灵云退去,多少几人都是想知道其中故事的。

    再者,顾诚与小青或许对张灵云没什么深刻映像,但是白素贞与长清老和尚,印象却深,盖因张灵云法力境界,他二人完全瞧不破。

    这也就说明了,对方境界,远远在他们之上。

    白素贞已经是罡煞大成,只差了解许仙因果,便能成就还丹的人,而且她是骊山洞天弟子,某种意义上说,即便与寻常还丹修士斗法,也是不差多少的。

    如此,不难比较出张灵云厉害之处。

    “此事,却还要从数百年前说起……”

    吕夷简缓缓道来,看着有几分沧桑,似乎记忆有些久远。

    “昔年,我不过是镇江一个凡间官员,机缘巧合之下,与我家主公,也即是上任镇江龙君结识,那时我尚未拜入龙君门下,与龙君遭遇,也只当是奇闻异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