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阴阳剑葫
    王石也是跳脱,许仙尚未回复,这家伙四下打量,看到了觉得有趣的事情,便又不管许仙了,自顾自走了过去。

    “嘿!老头!”

    王石悄摸摸的走了过去,就要拍人家肩膀,吓那么一吓。

    “诶!?”

    只是这一拍,不仅没拍到人家,反倒是自己打了个踉跄。

    王石回头就是怒目一瞪,他倒是还知道,被耍弄之后,会有些不爽。

    “小子,不知道尊敬老人家么?一惊一乍的,成何体统?”

    老头儿得意看着满脸不爽的王石,教训起来。

    金山寺中,善信自然不会在寺内悠闲打转,这老头却是吕夷简。

    吕夷简从老和尚那里出来,混了一顿斋饭,便在这寺庙里头晃悠起来。

    “嗨!你这老儿,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王……王法师我最是尊长贤幼,只是对你这等人,却是不能容忍,说吧,你这老头在这寺庙后院鬼鬼祟祟的,是要做什么?若是不讲个清楚,莫怪法师我飞剑厉害!”

    “就你这小子,还法师?”

    吕夷简面色古怪,似乎憋着笑,又像是有些无语。

    许仙见两人争执起来了,虽然心情未有什么好转,却也不好不管,毕竟吕夷简看上去年纪不小,许仙自幼便丧了父母,对老人却颇有尊敬。

    深怕吕夷简被王石气出个好歹来,忙上前给吕夷简道歉:“这位老先生,实在对不住,我这好友却是莽撞了些,如有得罪,还请老先生见谅。”

    “你这后生倒是不错,难怪那骊山洞天的姑娘愿多担因果,也要将你带入骊山洞天之中修行。”

    吕夷简一句话,让王石和许仙都为之一愣。

    本以为只是个寻常老头,哪里想到,似乎还知道不少事情。

    莫非……

    许仙正猜测吕夷简身份,王石却是眼睛一亮,搭了上来,忙道:“哎呀,老先生,方才多有得罪,却是我的不是,却不知老先生是哪家洞天的仙人?”

    “嘿嘿!”

    吕夷简看王石模样,古怪一笑,却做不做答,反而道:“老夫什么身份,与你这小子有什么干系,自去自去,莫要搅扰老夫,方才之事,不与你计较。”

    吕夷简越是如此,王石反倒是越上心了,笃定心中吕夷简来历不凡的猜测,舔着脸赖了上去。

    “老先生,可是要在这金山寺中逛逛,小子到这不少时日了,周遭多有了解,我带您逛逛?”

    吕夷简听得这话,看了看许仙,又看了看王石,眼珠子一转,捋了捋胡须。

    ……

    如此数日过去,顾诚对那《阴阳二气摄煞元符禁法》的研究已经颇有几分成效,钻研之下,阴阳剑葫已然被他冲开六重禁制。

    这倒不是说他进度如何之快,事实上这等地煞法器,有了祭炼法诀之后,头前几层禁制,要掌控并不困难,可以说水到渠成。

    只是到了后面的禁制,却是越来越难,他倒也不至于为自家进度自得。

    顾诚本以为,那阴阳剑葫,即便是上古法器,禁制毕竟随着时光流逝,消磨不少,可能也没有多少威力了。

    只是没想到,他不过掌握了六重禁制,收获却是不小。

    这阴阳剑葫之中,大部分功用却是还在,最重要的,却是那阴阳剑池,因是葫芦根基,还算十分完善,不仅如此,顾诚掌握六重禁制之后,赫然发现,这剑池之中,竟还有飞剑存在。

    虽只有寥寥数柄不成气候的飞剑,禁制不多,却也是不坏手段了。

    而且,这飞剑之所以禁制不多,是因为葫芦本身没人祭炼,若是能够吞噬足够金铁、煞气,再将葫芦逐渐掌控,恢复禁制。

    葫芦中飞剑,也会随着葫芦祭炼,禁制逐渐增多。

    因此,与其说葫芦中飞剑是单独法器,倒不如说其中飞剑,与剑葫本身就是一体的。

    如此情况,顾诚自然十分满意,他手头没有剑诀,就算是有飞剑在手,也没什么大用,如今能够驱动阴阳剑葫,做个驱使,也算多了几分对敌手段。

    说起来,他如今手头法器不多,这葫芦也算是他玲珑塔之外,最为厉害的手段了。

    顾诚对此,颇为满意,日后只需收集飞剑之类的物事,即便没有剑诀,也能做个飞剑洪流,若是有了剑诀,那自然是更为厉害。

    顾诚不由想到了顾才曾驱使的那钉子法器,便是从这葫芦中飞出,想来也是放在剑池蕴养,只是他没有祭炼法决,所以才未能动用这葫芦全部威能,想到这,顾诚不由摇头。

    顾才之事,已经昨日黄花,他自不会多想,如今他情况稳定,修为逐步增长,诸般法器入手,却正是修行的好时候,也没有太多旁的想法。

    只想着在金山寺中修行,至于那玄都教之事,他也不着急了,思索着之前那龙虎山张灵业遁光速度,却是想着,能不能弄到一件飞遁法器,再去天都山试试机缘。

    将葫芦挂在腰间,顾诚转而从玲珑塔从取出了顾才遗留的一众物事。

    那日葫芦一开,灵光闪耀,只因为辛十四娘之事,才没有急着分辨。

    本以为顾才留下的,是什么宝物,却见其中金铁之物居多,还有几个瓷瓶,一团金煞之气,除此之外,竟是什么也没有了。

    那光耀场景,原是那金煞弄出的。

    转念一想,他也明白了这其中是什么缘故,顾才自有储物法器,是个灰袋子,顾诚也是见过,想来他许多物事,都放在了那袋子中,如今该是被张灵业取走了。

    至于这葫芦中金铁之物、金煞之气,也不难想通,想是顾才没有祭炼法诀,是以才想着用这些物事,培育阴阳剑池,以达到祭炼的作用。

    只是现在看来,也没有什么效果。

    不过这与顾诚也没什么干系,反正这些灵材,如今也是便宜了他,他要祭炼剑葫,恢复禁制,倒是正好需要这些灵材。

    如此想着,顾诚微微摇头,将一众金铁、金煞,丢入剑池之中吞噬,而后抛弄着手中瓷瓶,感受其中血气,有几分犹疑。

    想一想,却有想到了法海遗留的那些丹药,念头一转,有了计较。

    随即提步走出静室,去寻长清老和尚去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