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面皮不厚
    “开!”

    葫芦法器滴溜溜飞转,喷吐数道灵光。

    转眼间,静室之内,一片光耀。

    只是此时的顾诚,却顾不得看那落地的灵材,眼前出现的两道身影,让他有些惊异。

    “嗯……”

    没等他细看,那其中一道红色身影,忽的呻吟起来,周身散着黑气,瞧着有些痛苦,似乎对环境十分的不适应。

    见此情况,顾诚不做多想,眉头微皱,先是将其收入了五阴袋中。

    他已经看出了红色身影的身份,却是那女鬼柳红昌,虽不知她如何出现在顾才葫芦中,但顾诚也明白,此时不是问话的时候,于是先让她换了个环境,

    转而看向另外一道身影,那身影却是一只双尾的白狐,看着奄奄一息,身上血色侵染,情况不是很妙。

    顾诚心头有几分猜测,不过还是疑惑居多,因此也不多想,先将地上一干物事都收入了玲珑塔中,这才看向了白狐,俯身抱起。

    白狐身上,有着几处伤口,顾诚抬手抚过,玄黄法力渡入。

    不多时,那白狐身上渐渐泛起灵光,缓缓醒转过来。

    一睁眼,白狐轻叫一声,带着几分警惕看向顾诚,见得顾诚放在自己腹部的手,身子一颤,却是跳到了地上。

    只是它本就虚弱,哪里站的稳,这一运力,反倒跌落在了地上。

    顾诚见此,微微摇头,已然明白白狐大致身份,没有再去靠近,他倒是有法海留下的丹药,只是尚未摸索清楚,也不好随意交于眼前白狐。

    果然,白狐喘息一会儿,她身上灵光微微一闪,变作了辛十四娘模样。

    “多谢顾公子搭救……”

    辛十四娘面色苍白,勉强从地上爬起,身子依旧有些摇晃。

    “不知那……”

    “辛姑娘不必担心,顾才已经死了,柳姑娘也在我这,只是此地是佛寺,她为鬼身,有些不适,我便将她收了起来。”

    顾诚看到辛十四娘变化,知晓她的心思,回复一句。

    听得这话,辛十四娘略略有些惊讶,明显听了顾才死去的消息,不太相信。

    “阴阳剑葫!”

    不过,她还没想好怎么问话,眼睛一转,却看到了顾诚手中的葫芦法器,当下又是一惊。

    听到辛十四娘惊呼,顾诚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问道:“辛姑娘认得此物?”

    辛十四娘听声,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只看着顾诚手中葫芦。

    半晌,苦笑道:“顾公子救十四娘性命,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此宝唤做阴阳剑葫,非是寻常法器,说来此物与我关系不小,我之所以从心狐宗回转江宁,便是为了此物……”

    却原来,这葫芦来历故事不小,与顾才修为倒损却是有些关系。

    顾才身为心狐宗弟子,曾与辛十四娘师尊,以及一些神宗魔门的修士,拜访过一处上古遗迹,寻得了这件法器。

    顾才拼着受伤,将其夺走,只是那祭炼法器的法诀,却被辛十四娘师尊所得。

    辛十四娘之所以下山,便是为了替自家师尊寻得顾才踪迹,而后通知师尊,夺回这件法器,只是不想,后来牵扯到了诸多意外中,反被顾才捉拿了去。

    这葫芦是上古遗宝,名唤阴阳剑葫,本是一件七十二重地煞禁制,几乎成就法宝的珍贵法器,只是随着时间消磨,其中禁制如今已是十不存一。

    即便如此,这法器也是十分难得,如有祭炼法诀,自然能够恢复往日神威。

    葫芦内有乾坤,能装人摄物,其中更有阴阳剑池,内中阴阳二气,能吞金噬铁、收摄煞气、蕴养飞剑,效用着实不凡。

    说起来,顾才也是冤屈得很,拼了一身修为,夺得这件法器,却没有拿到祭炼的法诀,不说将其禁制恢复完全,勉强也只能用法力打磨开一两层禁制,稍作使用。

    若是他能将这阴阳剑葫祭炼完全,说不得如今又是另一番光景。

    “那祭炼法诀,我也是有的,公子救我性命,十四娘无以为报,既然这葫芦如今在公子手中,也是一份机缘,我便将这法诀传公子,也算报偿几分恩情。”

    辛十四娘却是干脆,微微一叹,便要将那葫芦的祭炼法诀告知顾诚。

    顾诚有些惊讶,不过葫芦如今在他手中,他也不可能交出,即便辛十四娘不说,他日后也会想法子弄来那祭炼法诀。

    如今辛十四娘愿将法诀送与他,倒也省了许多功夫,自是没有什么好拒绝的。

    “劳烦辛姑娘了,不过此事不急,辛姑娘伤势不轻,我也没有什么法子医治,还有柳姑娘情况,总不能一直呆在我那五阴袋中,这里是金山寺,我与寺中住持长清大师相熟,他是佛门高人,或有法子帮你们,你且随我去见了大师,请他指点一二。”

    辛十四娘主动交出法诀,投之以桃,顾诚自然也愿报之以李,因此,并未急着让还受着伤的辛十四娘,将法诀说出,反而提起了治伤之事。

    听到这话,辛十四娘也没强求,看着顾诚的眼神倒是多了几分感激,任由顾诚处理。

    顾诚到金山寺也有两天的功夫了,不然也不能磨开阴阳剑葫第一层禁制,将辛十四娘放出。

    这还是借助了玄黄气威力,否则,他现在只怕还在与葫芦纠缠。

    出了静室,穿过寺内庭院,不多时,顾诚领着辛十四娘见到了长清和尚。

    本想直接问问老和尚,有什么法子能够解决辛十四娘和柳红昌的问题,但是顾诚却意外在这遇到了吕夷简。

    “吕先生?”

    顾诚与吕夷简也算是患难之交,虽然这样说有那么几分古怪,不过两人还算是相熟,见面倒也不觉陌生。

    “顾小哥,又见面了。”

    吕夷简一笑,老脸一皱,听得有些古怪,就好像他早知知道,顾诚会回转金山寺一般。

    “顾居士,我看这位女施主身负伤势,情况不大好,可是为了此事而来?”

    老和尚说话,一直都比较直接,此前不知和吕夷简讨论,见了顾诚身后辛十四娘,却是直接猜到了他们的来意。

    “正是此事,还要劳烦大师指点一二,叨扰大师,实在惭愧。”

    顾诚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他没少麻烦老和尚,如今也还借助在金山寺,现如今又来找人帮忙,脸皮却也算不得厚,自然有些过意不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