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葫芦法器
    许仙一直有些魂不守舍,尤其是在顾诚与白素贞交谈过后,更是如此。

    是以,对于顾诚与王石的交谈,他基本没有听。

    “汉文?”

    顾诚抬手一拍许仙的肩膀。

    “嗯?怎么了?”

    许仙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些迷茫的回头看来:“清元,什么事?

    看许仙如此模样,顾诚不禁微微摇头,这家伙性子却是不够果断。”

    王石本来还想好好问问顾诚,关于修行之事,见此也是有些无语,道:“汉文,清元问你话呢,那白娘子和金山寺主持之间,你选哪个?”

    他这话说的听着有些古怪,就是顾诚听了,也觉得这话里头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不过王石自家却不觉得,而他性格明显也不会去考虑这个,反倒是艳羡看着许仙道:“你这家伙也是好命,我想入金山寺修行,住持还不同意,你倒好,他们都争着抢你。”

    “说起来……清元,你说我是不是也有什么厉害的来头,譬如前世是个什么仙人之类的?有没有这等可能?”

    顾诚一听,白眼一翻,却是没有理会他,看这边许仙明显不在状态,也不再多问,摇头便是朝着僧舍而去。

    “哎!清元你慢些走,且等等我,不是仙人也行啊,就是妖怪我也不介意!”

    ……

    “张灵业应当不会在此事上说假话,这么说来,顾才这家伙,就这么被他打死了?”

    顾诚坐在禅房蒲团之上,把玩手头葫芦法器,脸色很是有些古怪。

    明显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他本与王石几人同住一处僧舍,不过想到自己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便找寺中僧人寻了一处静室,寺中僧人知晓他认得住持,到没嫌麻烦,领他到了一处静室。

    入得静室,顾诚便从玲珑塔中取出了顾才的葫芦法器,这葫芦法器不过巴掌大小,颜色泛黄,触感顺滑细腻,放在手中把玩,手感倒是不差。

    看到这葫芦,自然是想起了这葫芦原先的主人,顾才。

    顾才之事,着实也是有些出乎顾诚预料的,实在没能想到,会是这般结果,虽然事情已经发生,多少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不过想了想,却是摇头一叹,顾才对他来说,是个极大麻烦,但是对龙虎山张灵业,却是个挥手打杀的蝼蚁。

    这事有些戏剧,顾诚却不觉有什么好笑。

    不再多想,顾诚转而把注意放到了葫芦身上。

    “可惜没有祭炼法决,倒是有些不好弄,只能用法力打磨禁制了。”

    似这等入手法器,没有祭炼法决,最是麻烦,旁门之中一些法器还好说,只消法力足够,耗费时间也能将法器掌控。

    但是一些大派之中,祭炼出的正统法器,除非有法决在手,否则最多也就能依靠自身法力,冲开一两重禁制,却是难以驱使。

    顾诚手头这葫芦法器,用玄黄法力渡入之后,没有什么声息,顾诚便知晓,这法器并非等闲,自然也明白,没有祭炼法决,怕是很难将这葫芦祭炼完全。

    当时没想到这点,现在得闲,倒是有些烦恼。

    不过这葫芦总归是便宜得来,倒也不亏,且看顾才能驱使葫芦吞吸白虎内丹,想来葫芦里头自有空间,说不得里面还能有顾才什么宝物也说不定。

    如此想着,顾诚也将心底那点患得患失之感暂时抛掉,转而专心运转体内玄黄法力,祭炼起葫芦来。

    ……

    却在顾诚到得金山寺,暂且算是安身下来的时候,镇江水府,龙宫之内。

    龙君手下各大总管统领,站在大殿两旁。

    这些个水族统领,都是模样古怪,除了少数几个能成人形的,大都只是勉强炼成几分人样,身上依旧带着不少妖怪象征,仔细看去,鳝统领也在其中,只是排在末尾。

    左上方站着的,赫然是龙宫总管归无背。

    至于大殿上首,自然便是镇江龙君了。

    “本君忍那金山寺许久,不过尊于龙虎山真人调节,才不与那些秃驴计较,却不想这老和尚竟敢打上门来,全然不将本君放在眼里,今番却是要与金山寺一个好看,不然这江南地面上,只怕都当我镇江龙宫无人了!”

    “老爷圣明!合该如此,那金山寺老和尚却是欺人太甚,想老爷三年一次龙君宴,最是喜乐时候,那秃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选了这个日子,分明就是针对老爷您啊!”

    归无背总管当得自然不是虚的,附和起来,也是有着自己的一套。

    龙君微微点头:“不错,欺人太甚,这些读书人虽然可恶,遣词造句倒是不差,是这么个说法,若是要本君吃下这个闷亏,却是不能!”

    “龙君圣明!合该给那金山寺一个好看,依我看,就将那金山寺淹了最好,那金山寺秃驴最爱多管闲事,我等管理这百里江面,何等辛苦,不过要了那沿岸凡人一些供奉,就胡乱插手,将我等判为妖邪,着实可恶。”

    一只生着大螯的蟹妖,挥舞着大臂,大声呼和,暴躁的很。

    “是极是极!”

    “早该如此了!”

    “……”

    这话一出,一时间龙宫之内,众统领纷纷附和,将金山寺批得屎尿不如。

    见此情势,龙君点头,显然颇为满意。

    “老归,点齐水卒,择日兵发金山寺,这回是那老秃驴先动手,我看这回还有谁替他撑腰!”

    ……

    众统领自龙宫中走出,各自去点齐水卒,便要在龙君吩咐兵发金山寺之前,准备妥当。

    在此之中,却有一位统领不同,这位统领自然便是鳝统领。

    身躯微扭,两条长须飘动,看不出是个什么心情。

    “老鳝,你不去招呼水卒,这是要去哪里?”

    一只虾妖却是游至鳝统领身旁,见鳝统领所走方向,是它自家洞府,不免多问了几句。

    “自去,自去,莫要搅扰我!”

    鳝统领很是不耐的摆了摆手臂。

    虾妖两只长眼一瞪,就要动手,忽的却不知想起了什么,哈哈一笑:“是我忘了,老鳝你手底下可没兵!”

    说完,碰了碰两只大钳子,很是自得的离开了。

    鳝统领两条长须一翘,吐了口唾沫,悠悠回转洞府。

    到得洞府,静静待了半晌,却是悄摸摸又从洞府出来,往水府出口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