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寺中因果
    “那禾山妖道所占的,是我一抹灵光凭依,我助她化形,本驱她到江南来做件事情,日后也不妨与她个机缘,却不想她野性难驯,反倒去了十万大山,被那妖道捉拿,平白害了性命。”

    白素贞看着顾诚,倒是温和:“顾公子身上那印记,本该在那妖道神魂之中的,不想他被你打杀,这才附到了你身上,却是没有什么妨碍的。”

    说着,白素贞素手轻捻,弹指间一道灵光打入顾诚身上。

    顾诚当即感应到,此前隐隐存在的牵引之感消去,神魂为之一松。

    顾诚这才恍然,原来那白娘子不过是被眼前的白素贞所点化的白蛇,难怪如此轻易便被赵九老道祭炼了七杀元神。

    只是想通归想通,对于那印记之事,顾诚多少有些不太舒服,是以也难有什么好情绪。

    复杂的看了两女一眼,顾诚完全感应不出白素贞境界,也不知该如何接触,稍作思索,却问道:“那汉文兄与文博兄之事,可是与两位有关?”

    顾诚猜测,白素贞点化那妖蛇去往钱塘,或许就是为了许仙,如此一来,许仙与王石来到金山寺,也可能是因为两女缘故了?

    “许公子与我有几分牵扯,我到江南,便是为了他,此来金山寺,也是要解决一场因果,此事倒也不是什么隐秘,却要从数百年前说起……”

    白素贞面上闪过一抹柔色,将故事缓缓道来。

    却原来,数百年前,白素贞不过一小妖,幸得一僧人救助,这才拜入骊山洞天,习得正法,修行至如今境界。

    那僧人法名了空,正是柳毅拜入金山寺后法名。

    后来了空和尚,被镇江龙君寻机害死,得以转世,成了如今的许仙。

    白素贞寻得许仙转世身,点化蛇妖来寻,一来是为查验真假,二来则是想看许仙心性,引许仙入道,拜入骊山洞天,以还恩情。

    若是许仙只愿浮于凡世,便要那蛇妖侍奉许仙,了解因果。

    只是途中出了赵九这么个意外,才不得不亲自下山一趟,来到苏州寻许仙。

    白素贞寻得许仙,将事情与他说清楚之后,听闻不妨碍许家香火,也没有太多犹豫,只是后来长清老和尚派遣寺中僧人到苏州寻许仙,要引他入寺,两者当下巧遇。

    许仙前世与金山寺因果毕竟不小,此事也不好不做个结,是以白素贞才带着许仙来到了金山寺。

    至于王石,就真是巧合了,这家伙乡试未中,看了顾诚遗留书信,偷偷的跑到苏州来找顾诚和许仙,正好碰上了此事,死皮赖脸的跟了上来。

    许仙把王石当成好友,加上他也是个不怎么有主见的,只得把王石也给带上了。

    ……

    如此故事,听得顾诚也是微微愣神。

    其中曲折,不是一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他听完之后,也是不知说些什么是好。

    转眼看向了长清老和尚。

    老和尚道:“此中种种,皆是过往,倒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法海师弟为师叔之事,还丢了性命,贫僧也不想太过纠缠,只是我金山寺传承,因那镇江龙君之事,近年来愈发没落,寺中五识修为者,仅剩贫僧一人,许施主是师叔转世,贫僧却是想将寺中传承,交托与他的。”

    老和尚也是干脆,半点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只说自己是想要许仙继承金山寺法统。

    “所以我与许公子才留在此地,商讨解决方法,不然顾公子今日到此,怕也是遇不到我们了。”

    白素贞也不觉得老和尚言语有什么不妥,她此来就是为了解决这场因果,想的是解决方法,却不是计较这些的。

    顾诚也算是明白了里头的牵扯,事实上这件事情中,除了法海之死,其余与他倒也没有多大关系,而他虽与许仙交好,此事也不是他该去管的。

    当下微微摇头,道:“我却不知这里头还有如此故事,既如此说,白……白姑娘吧,准备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此事我本不该多过问,只是法海大师曾救过我的性命,圆寂之前,曾托我引汉文拜入金山寺,这里头却也有我一份责任。”

    “……”

    “此事尚未有定论,也不急于一时,倒也无需着急。”

    老和尚言道:“倒是顾居士你,怎么和龙虎山的道士牵扯到了一起?算算时日,此时你也还不到天都山才是,莫不是路上遇到了玄真子道友?已经拜入其门下?”

    “我这也是一言难尽……”

    听得老和尚问话,顾诚想起这段时日自家经历,也是摇头一叹。

    其中一些事情,倒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当下他便把自己离开金山寺后的一些遭遇,告诉了老和尚。

    ……

    “原来如此,我道那张灵业何故如此问话,看来还是对顾居士身份存疑,顾居士遭遇虽然曲折,不过依贫僧看来,却也是一种收获,居士也不必想得太过复杂了。”

    老和尚也没觉得顾诚经历有什么不妥,道:“所谓心无挂碍,了无挂碍,居士既入修行,一切也不必操之过急,待理清思绪,再做处理也就是了,金山寺虽不是什么好去处,若是居士不觉妨碍,也可暂且在寺中住下。”

    “正要叨扰大师。”

    老和尚如此说,顾诚也就顺口应下了。

    此时暂且放下,几人稍作寒暄,便各自散去了。

    老和尚召来许仙几人,也不过是因为顾诚与他们都有几分关系,这才让人来见,此时事情说开,倒也没什么好叙旧的,毕竟有些事情,尚未有定论。

    ……

    “这么说,清元你如今已经算得上仙……额,修士了?可能如那张道人一般,飞天遁地?”

    顾诚与王石、许仙同出了大殿,朝着金山寺安排的僧舍而去,一路上,王石却是兴奋的很,听了顾诚情况,明显将自身代入进去了。

    “初入修行罢了,或许还比不过那些江湖武林人士,哪有文博兄你想的那般厉害。”

    顾诚无奈,却不知如何解释。

    王石思慕仙道,却是持之久矣,听了顾诚玄奇遭遇,如此问话,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清元,你看我能不能修行?我问了住持,他却说我凡心未了,家中又有长辈供养,不愿收我入寺。”

    王石说起这事,模样很是烦恼,显然对老和尚回复不是很满意。

    顾诚微微摇头,也不多说,反而看向许仙,问道:“汉文兄,那白姑娘与长清大师之事,你是什么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