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会挽雕弓如满月【第二更】
    “轰!”

    却在白虎扑到半空之时,心狐法相三条狐尾之上,周遭光亮尽皆被吞吸殆尽,短暂的形成了一个光线真空区。

    转瞬之间,那三条狐尾之上,各自燃起一朵冰蓝火焰,好似莲花,看着颇为精致。

    没有半点犹豫,顾才驱动法相一抖,三条狐尾骤然甩动,眨眼功夫,三朵火焰莲花各寻方向飞去。

    其中两道,朝着众伥鬼而去,另一道,却是直直打向了空中白虎。

    狐火散落众伥鬼之中,整个山谷,骤然亮起蓝白色光晕。

    那狐火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或是什么术法,方与众伥鬼一接触,立时蔓延开来,眨眼的功夫,冰蓝狐火已然席卷整个山谷。

    “吼!”

    白虎自是看到了顾才狐火威力,一声虎啸,周身风煞所化铠甲,瞬间化作数道龙卷,卷向那飞来狐火。

    “嘭!”

    两者相触,好似什么东西炸裂,白虎与顾才之间,陡然涌起一阵狂暴气流。

    气流中不仅带着丝丝风刃,还带着些许细碎狐火。

    气流席卷整座山谷,转瞬之间,山谷之内,已然模样大变。

    无数骸骨连同那些伥鬼,为风刃所绞碎,而后在狐火威力之下,化为灰灰。

    一时之间,整座山谷在两方交战之后,变作空荡一片。

    除却顾诚所在的龙潭附近,几乎连骨头渣子都不见半点了。

    “轰!”

    爆炸之下,白虎自空中跌落,顾才有心狐法相抵挡,同样倒退十余丈,周身法相在爆炸威力之下,也变得更为虚幻。

    白虎并没有因为这一次碰撞就停下动作,反倒因为被震落,更添几分凶性。

    身躯一晃,便要再次扑向顾才。

    只还未动作,一条锁链便自虚空中浮出,牢牢的捆在白虎身上,瞬间一紧。

    白虎反应不及,明显没能料到这阴私手段,在锁链影响之下,跌落地上,惊起一片尘灰。

    与此同时,一道灰色流光,自空中急速飞来,打向白虎头颅,仔细一看,正是顾才法器阴魂钉。

    见此局势,白虎怒吼着,身躯一晃,竟是在缓缓变大,将那紧缩的锁链,渐渐给强行挤了回去。

    虎口一张,一缕金光吐出,直击空中阴魂钉。

    “叮!”

    那缕金光转瞬便与阴魂钉交击在一起,阴魂钉明显不是对手,骤然倒飞而去,周身灰色灵光轻颤,看着是受了几分损伤。

    再看向那缕金光,滴溜溜一转,凭空停滞,仔细看去,那金光本质,原来是一枚幼儿拳头大小的内丹,内丹颜色驳杂,却以金色为主,只稍微一看,便能知晓,这枚内丹已然修炼成了几分火候。

    见得白虎内丹,顾才脸色也是微变,以他见识,自不难看出,这枚内丹代表意义。

    他明白,以这内丹模样,白虎少说也是修行了四五百年的妖物,不论术法神通,只说这白虎法力浑厚,就不是寻常妖魔能比较的。

    即便是他,也不敢说自己修为尚未损失之时,能与眼前白虎比拼法力。

    见白虎要收回内丹,顾才不敢再犹豫,让清楚,若是内丹被白虎收回,自家锁链虽然禁制不低,却也不能够再继续禁锁住白虎。

    即使不太想动用那件法器,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心思定下,却见顾才右手往腰间一托,转瞬间,一只黄皮葫芦飞遁而出,掠至白虎回转的金丹前。

    葫芦塞子一开,葫芦滴溜溜一转,当即便有一股极强的吞吸之力出现,葫芦口对准的是白虎内丹,一时间,吞吸之力形成的气流,却将白虎内丹回转之势强行阻下。

    内丹无法收回,白虎也是急了,身躯猛然一长,变作小山模样大小,困禁它的锁链,虽然同样变大,却咯吱作响,显然有些承受不住。

    白虎如此动作,顾才脸色自不好看,当下加**力催动,葫芦法器吞吸之力更甚几分。

    两方却是为了这一枚内丹,却是僵持不下。

    就在顾才和白虎都在拼斗关键时刻的时候,一道青碧身影,骤然入场,遁入空中,转瞬竟将顾才葫芦法器卷走。

    直到葫芦法器不见,两人转眼看去,才看清楚,那青碧身影原是一头青牛,青牛脚踏虚空,口衔葫芦法器,绕了个大圈,而后回转龙潭方向。

    葫芦法器一失,不说顾才脸色大变,却说白虎这边,内丹已经收回。

    内丹入腹,白虎身上锁链,便被它轻易震飞。

    只是在这时候,不论是顾才还是白虎,都没有急着继续动手,而是回过头去,看向了龙潭方向。

    这一转头,却是见得,顾诚身旁那青碧石牛,不知何时已经不见的踪影。

    只留下顾诚手持宝弓,作挽弓射箭状,瞧着有几分莫名。

    不过很快,局势便有了分晓,眨眼功夫,那口衔葫芦法器的青牛,便回转顾诚身前,遁入了弓身之中,长弓灵光一闪,比之此前,更多几分神韵。

    与此同时,顾才葫芦法器,也出现在顾诚手中。

    看到这里,不论是白虎,还是顾才,哪里还能不明白,那青牛是何人驱使?

    如此情况,两者想法各有不同。

    白虎见得顾诚能驱使那长弓,心思有些复杂,毕竟此物镇压他多年。

    至于顾才,却是急着将法器收回了,他那葫芦,不仅是一件珍贵法器,其中还有自家诸般物事,也是因此,他才没有随意动用这件法器。

    如今却是让顾诚夺去,他哪里能够接受。

    不敢怠慢,心念一催,便要将法器收回。

    顾才心念一动,顾诚手里葫芦法器便是一个颤动,眼看要脱手飞去。

    顾诚哪里能让法器被收走,心思一动,已然将这葫芦法器收入了玄黄玲珑塔中。

    他却是觉着,用五阴袋收了,也不甚靠谱,这才将其收入玲珑塔中。

    不得不说玲珑塔着实神异,葫芦法器被收摄之后,再没有弄出半点动静,顾诚也是松了口气。

    而后,稍稍扫了一眼,不再看顾才与白虎斗法局势如何,长弓往身后一背,玄黄马召出,已然策马离去。

    顾才见此,眼眸一瞪,恼怒非常。

    葫芦法器让顾诚收走,他不仅心痛,还有几分忧心,因为没了法器,他手段却要少上不少,眼前白虎,也不知如何应对。

    他本来目的是在顾诚,见人离开,便要追去。

    只是这个时候,哪里还能离开,一转眼,小山一般的白虎身躯,已然挡在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