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与虎谋皮
    入夜,驱使玄黄马奔驰了半天的顾诚,终究是回到了白虎龙潭。

    他脸色隐隐有些苍白,原因是因为法力消耗不小。

    望着眼前熟悉的诡异小村,顾诚摇头一叹。

    他没想到过,自己好不容易逃离之后,还会回到这里来,甚至身家性命,还得依靠这处险地。

    稍作打量,回首看着身后黑暗,顾诚不做犹豫,踏入了村子当中。

    刚一踏入村中,虽还是寻常村落模样,但是见识过此地真实景象的顾诚,却很明白,这里只是一处埋骨之地。

    “吼!”

    蓦然间,一道吼声在顾诚脑中响起,他身子一晃,险些站不住脚,脸色更是苍白几分。

    那是一声震荡神魂的虎啸,若非在啸声传入顾诚脑海之时,识海深处有金光涤荡,他神魂只怕都要受几分损伤。

    是那只白虎!

    顾诚转眼便想起了那只白虎,很明显,那白虎是记住了他的气息模样。

    是以,当他再次踏入此地之时,对方才弄出这动静来。

    就在顾诚反应之间,整个村庄忽然开始震动,村中每户人家,诡异的同一时间推开了门,里头走出了一个个如行尸走肉的村民,月光之下,空洞的眼神看得让人慎得慌。

    顾诚见此场面,深吸一口气,忙抬头打量四周,高声道:“我不是来挑衅的,只想和你谈个交易,你若帮我一忙,我就放你出来,你该知道,我能够拿起那柄宝弓。”

    他这句话一出,所有村民都转头看向了他,幽绿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

    与此同时,村庄中的震动,却瞬间停了下来。

    “后生,随我来吧。”

    气氛古怪,正静默间,苍老幽冷的声音响起,顾诚瞬间提神。

    转头看去,熟悉的模样,却是昨夜那名老妇人。

    老妇人看着与其他村民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只在于眉眼间少了几分僵硬。

    见此情况,顾诚不难猜测,这老妇人要么是白虎的代言人,要么就是白虎识念附身,而不管是什么情况,老妇人都足以代表白虎态度。

    老妇人邀请,说明白虎是要和他谈谈。

    局面虽然和顾诚所想的有那么一些差异,但情况也不算差,他并非不能接受。

    稍稍犹豫,顾诚还是跟随老妇人,朝着上次待过的那间屋子走去。

    “宝弓拿开,麻烦我替你解决。”

    一走进屋内,老妇人立时回过身来,目光灼灼的盯着顾诚。

    听到这里,不难明白,眼前老妇人是白虎操纵。

    顾诚摇头,他自然不可能就这么把宝弓拿走,真要这样愚蠢,放了白虎出来,只怕一转眼,自己就会被吞掉。

    昨夜那漫山尸骨,足以让顾诚警醒。

    “你不怕死!?”

    只是顾诚这话一出,老妇人骤然挺身靠近,浑浊老眼凶光一闪,上身隐隐浮现出一头眸光残暴的白虎虚影。

    与此同时,一道不可见的波纹,自白虎虚影震出,顾诚再次感受到了,此前踏入村中时那种神魂震动的感觉。

    他额头转瞬见汗,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眼前的老妇人,或者说那头白虎,给他的压力很大,若不是识海之中的金页神异,或许他现在已经忍不住逃出去了。

    “呼!”顾诚紧紧看着老妇人头上的那白虎虚影,深吸一口气,道:“龙虎派的厉害,我想阁下应该很清楚,就算除我之外,还有人能够拿开宝弓,助你脱离镇压,他们也不会为你得罪龙虎派,因此,除了我,几乎可以说,没人能够在龙虎山动手之前帮你解除镇封。”

    “虽然我不清楚,龙虎山弟子,为什么只将你镇压,而不杀你,但龙虎山弟子行事如何,我还是了解几分的,你若是不能逃脱,早晚有一日,会被龙虎山收去,到那时,或是被练成法器,或是做个苦力,又或者是运气好些,能够给人当个坐骑……总而言之,下场脱不开这几种可能。”

    随着顾诚一句句话的说出,老妇人眼中凶光更甚几分,很显然,顾诚这算是戳到了它的痛点,妖性本能,最喜自由,没有妖物喜欢被人圈养起来。

    更逞论,其中还有性命威胁。

    “如果我死了,你就再也别想逃脱龙虎山的拘禁,终生不得自由,你修行多年,才有了如此法力,难道愿意接受这般结局?”

    顾诚紧盯着老妇人头上白虎虚影。

    虚影冷冷看着顾诚,久久不语。

    半晌之后,终究是消去不见,随后,老妇人声音幽幽响起:“交易达成之后,且做好成为点心的准备吧。”

    听到这话,顾诚心神一紧。

    反应过来,又是松了口气,虽说这白虎有些记仇,明显事后还会对他出手,但是他总算也多了几分生机,倒不算亏。

    更何况,顾才手段也不简单,虽不知白虎实力如何,但是两者要是能够打个两败俱伤,他自然有更多的时间逃离此地,等到了金山寺后,也就安全了。

    总而言之,顾诚一开始就没想过,做那得利的渔翁

    唯一想法,不过是想获得几分逃命的时间罢了,是以白虎如何放狠话,于他而言并不重要,只要白虎能够答应这交易,就已经足够了。

    白虎声音落下,老妇人缓缓退回堂中,顾诚见此,也没了昨夜对坐心思,抬眼四下打量,倒觉得白虎所造的这处幻境,很有几分奇异,至少他初次进来,就没看出什么破绽,若不是天生灵觉,加上老妇人言语动作有些古怪,他也难躲过危险。

    即便到了此时,在他眼中,这幻境也还是太过真实,也不知这白虎使得是什么神奇术法,又或是天赋神通。

    而且,只看这白虎手段,顾诚倒也不难想明白,那龙虎山张道人,为何会镇压这头白虎了,现在想来,这白虎当有几分特殊的地方,对那张道人有些好处。

    微微摇头,顾诚也明白自己境界不够,去想这些不过徒增烦恼,所以也就没有深思。

    转眼,却是看向了那墙壁上挂着的宝弓,这宝弓不知是什么宝物,那白虎看着不弱,竟能被长弓镇压,想来也是不凡,顾诚眼珠一转,倒是升起几分计较,只是时机未到,也不好做决定。

    提步走过去,抬手摸了摸,体内玄黄气牵引之感再度传来,顾诚当即收回手臂。

    幽幽看着眼前宝弓,心头却是诸般思绪闪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