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驱虎吞狼
    “咔嗒……咔哒……”

    伴随着一阵冰层破裂的声音响起,覆盖坑洞周遭二三十丈范围的冰棱层,陡然碎裂!

    “轰!”

    一道巨大的灰白色身影,自冰面下窜出,身子一抖,无数冰雪碎屑,朝着四周散射而去。

    仔细一看,那灰白身影却是一只两丈高的狐狸,狐狸有四条尾巴,只是其中两条,十分的虚幻暗淡,加之法相本就虚幻不定,如果看得不够仔细,也只能看到两条尾巴在身后摇摆。

    这法相,赫然便是心狐宗《心狐**》所练就的心月狐法相。

    神宗魔门之中,各大真传,虽因血脉差距,功法等级相差不小,层数也自有不同。

    但是在练成不死之身,也就是类同于道门元神长生境界之前,魔门真传的修行却是差不太多的。

    心狐**,自然也是如此。

    神宗魔门之中,真传入门,便是要修炼出功法所述的特殊真气,与道门练气胎动相仿,第二步,则是掌控这种真气,驱如臂使,第三步凝练真形窍穴,为淬炼神魔血脉做准备,这一步比之道门练气,肉身变化上,已经有了极大不同,而到了第四步,修行者便可以借助特殊真气,使出神魔之力,催化神魔铠甲、神魔法相。

    心狐**前四层,亦是如此。

    顾才在心狐宗时,就已经练成了心狐**第五层,第五层境界,讲究的是淬炼神魔血脉,身体血脉开始有了质的变化,朝着上古神魔进化,如能突破第六层,便能化身神魔,拥有强盛的寿元。

    可惜他修为损伤,血脉几乎被废,跌落二层境界,甚至于真形窍穴都有了几分,这么长时间过去,也不过将将恢复了第三层。

    只不过经验缘故,能够驱使心月狐法相,以及心月狐铠甲罢了。

    即便如此,他的法相也是不完全的,四条狐尾之中,有两条十分的虚幻。

    面对两枚葵水雷珠的炸裂,顾才虽然恢复了几分修为,也是有些吃不消,不仅消耗不小,本就数次受挫,损伤不小的修为,更添几分伤害。

    如果放在寻常情况下,有了这样的损耗,以顾才的城府,自然知道,觅地修行,恢复伤势才是正途。

    但是如今局势,毕竟不同,且不说顾诚已经被他惦记许久,只说之前被算计的愤怒,顾才却是半点都不能忍耐了的。

    而且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就是顾诚这次离开,他很难有机会再次寻找到。

    这等情况下,顾才又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

    闪过诸般念头,脸色十分难看的他,直接从怀中掏出了那酒壶法器,转眼间,一个白腻瓷瓶出现在他手心之中。

    看着手中小瓷瓶,顾才面色却是阴晴不定,隐隐有些犹豫。

    他抬头看了看顾诚离去的方向,终是一咬牙,扫去瓶塞,一口将瓷瓶中倒入了嘴中,吞咽了下去。

    刚刚吞下,转眼功夫,顾才脸庞便有一股血气上涌,整个人忽然变得有些怪异,这种变化,在这冰天雪地之下的幻境下,更为明显。

    他周身雾气蒸腾,在这一刻,似乎化作了一个人形火炉。

    他的面色也是十分的扭曲,似乎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

    与此同时,身后心月狐法相,好似也有了什么蜕变,看着虚实不定,不停变幻,身躯颤抖,不似寻常。

    半晌之后,顾才变化终于是有了结果,却见他身后那本已有些虚幻的心狐法相,已然变得凝实许多,只是法相身后的四条尾巴,却变作了三条,虽然这三条比起之前的四条来说,更为真实,但终究有些不太对劲。

    顾才身上情况好像也好上不少,只他脸色还是有些阴沉,心思如何,却难以捉摸。

    冷眼看了四周冰棱,脸色更是难看,他也不再久待,心狐法相往身上一笼,整个人便化作了一头颜色灰白的三尾狐狸,驾驭妖风,腾空而去。

    ……

    于此同时,好不容易脱离的顾诚,却是骑乘玄黄马,没了命似的奔逃。

    玄黄马速度不慢,在葵水雷珠炸裂后的这段时间,顾诚就已经出了十数里之外。

    只是他所走的方向,却不是金山寺方向,而是此前遇见过的白虎龙潭。

    顾诚很清楚,顾才怎么说,曾经也是练成了心狐**第五层的人,即便修为受损,自保手段也不会少了去,所以他没有想过,用两枚葵水雷珠,就能把顾才解决。

    加上,顾才速度明显是比他要来的快,此去金山寺又还有一段距离,等顾才恢复过来,追寻上来的话,只怕他还到不了金山寺。

    真到那个时候,仅有的一枚葵水雷珠,已经不足以保证他的安全。

    虽说玄黄玲珑塔也足够神异,但终究不过是初步成就,对上顾才这样的修士,斗法难免还是有些弱势的。

    顾诚也没有想过,依靠玄黄玲珑塔就能够从顾才手中逃脱。

    如此局势,也白虎龙潭可以去了。

    虽不知那白虎是什么实力,但能与龙虎山张氏弟子扯上关系,怎么也不会简单了去,如能想个法子,让顾才和那白虎对上,与他而言,便多了许多的生机。

    当然,他之所以想到这个办法,也是因为,昨夜在那老妇人屋中,依靠玄黄气相助,曾将墙壁上挂着的长弓拿起。

    其中缘由,顾诚不清楚,但是他知道,那长弓是镇封白虎的关键所在,若是顾才真个追来,自家将长弓取下,放出白虎,总归获得逃生机会。

    比起就这么等着顾才找上门来,至少要好上一些。

    抱着如此念头,顾诚这才往白虎龙潭逃去。

    或许有那么一丝突兀,但是这也是顾诚能想出的为数不多的去处了,他接触东西毕竟不多,手段也少,加上对顾才实力又不是十分的了解,能够有自救选择,已经是十分不易。

    短短时间内,也不能强求有什么完美解决的法子。

    事实上,若非他之前在江宁祭炼出了三枚葵水雷珠,说不定现在就算性命还在,至多也不过是在顾才的追击下,勉强奔逃罢了。

    说起这个,顾诚还得感谢柳红昌,若非她那夜闯入厢房,给了一个教训,顾诚也不会到长江去祭炼雷珠,依做底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