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厉害的大明远征军步兵(上)(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多尔衮病倒了宁远城,把战事指挥权交给了洪承畴。这位洪大人一边在床榻前侍候多尔衮,一边还得加紧布防宁远城,因为他们知道明军很快就会来的,沿途布下很探马暗哨。

    这次多尔衮出京共提调了二十六万大军,山海关一战失利,出关计划破产,这一役就折损了十万人马,清军不得不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多尔衮把剩下十六万人交给了洪承畴,加上宁远的两万守军,清军还有十八万人,实力仍然相当雄厚。

    现在岳乐和索尼都阵亡了,伤病在身的多尔衮感到无助,能指挥打仗的也就有这个大明的降臣洪承畴了,剩下的那些额真都是一介武夫,再就是几个蒙古将领,战场冲杀可以,运筹帷幕也就只能指望这个汉臣了,多尔衮想到过回北京养病,但这里他的确不放心,大明的远征军太可怕了,山海关一战令他心有余悸,这个大明的降臣能不能替他守住宁远城,他心里实在没底。

    因此他就在宁远养病,也希望能早日康复,继续指挥千军万马,打退明军,圆他的入关南下梦想。

    多尔衮在病榻含泪写下了一封告皇上和太后书,把山海关之战以及自己负伤之事详细说了一遍,派心腹之人骑快马送往大清京师。

    接下来他们就听到明军北上要攻打宁远城的消息,多尔衮在病榻上召来了洪承畴,“洪大人,明军大举进犯宁远城,如何守城,本王想听听大人高见。”

    洪承畴心里清楚,多尔衮这是对自己不放心,虽然兵权交给了自己指挥,但他却不离开宁远,而且自己身边全是多尔衮的心腹大将,这些都是多尔衮不信任自己的表现,说白了自己是汉人,不是他们族类,自己如果敢有一点点向明之心,就会粉身碎骨。

    洪承畴心里跟明镜一样,表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赶紧施礼道:“王爷,明军这次出动十万人马,要攻取我们的宁远,领兵带队的正是当年的流寇头子张献忠,他带这十万人马全是兵步,卑职以为,我大清铁骑骁勇,以骑兵对他的步兵,仍然把战场摆在城外,绝对能胜。请王爷圣裁。”

    多尔衮满意地点了点头,到现在他和洪承畴仍然不愿承认,他们清军论战力不如大明远征军,山海关之败事出有因,如果索尼不阵亡,如果石河阻击战他们赢了,如果能撑到天黑炮营赶到炮轰山海关,按照多尔衮的运筹,则远征军必败无疑,他们肯定能二次入关。

    现在明军只出动了十万步兵,拉开了二十百多里的战线,明显是要来攻城,这也太不把他们清军的铁骑摆在眼里了吧!

    “洪大人不愧有白起之才,不过这个张献忠也不是好对付的,他跟李自成不差上下,大人还须谨慎。”多尔衮叮嘱道。

    洪承畴对张献忠更是不陌生,这是老冤家对头了,因此成竹在胸道:“多谢王爷提醒,张献忠贪功心且,一天就跑了近二百里,把炮营粮草等辎重远远地甩在后面,现在他们已经是疲惫之师,已经到了烟台河一带,离这里四十里,我大清铁骑半个时辰就能开到,卑职打算在那里跟他们打一仗。”

    多尔衮大喜,“本王在这里为大人准备庆功宴。”

    “多谢大人。”

    洪承畴辞别了多尔衮,回到帅府立即点兵派将,让蒙古大将贴尔木和铁黎率四万八旗精锐轻装疾进,半个时辰之内开到烟台河,对明军发起猛攻,天黑之前,务必把张献忠的这支人消灭在烟台河南岸。因为洪承畴算计着,天黑之后,明军的炮队就开到了,那这一仗就不好打了。

    “尊命!”两位蒙古鞑子人高马大,生得如黑塔一般,施礼后,点齐了四万大军出了宁远南门,奔袭而来。

    这时太阳才升起了一树高,四万鞑子的铁骑背对着朝阳,在绿草如茵的荒野上飞弛。万马奔腾,如开闸泄洪一般,铁流滚滚,气势滔滔。

    “来得好,准备列队迎敌!”

    鞑子的人马离他们还有十几里地的时候,张献忠便得到了报告。原来昨天晚上,张献忠就盘算好了,这一仗肯定还是野战,根据鞑子来去如风的特点,他们肯定不会让他这支人马轻易在城外扎营的,然后等炮队开到攻城。如果如李过所说,半夜三更他们赶到城外,清军肯定会趁机他们疲惫扎营不稳,出城洗劫他们,因此张献忠二更天就不再往前赶路了,离城四十里命人扎营烟台河南岸,好好休息一晚上,第二天再跟他们开战。

    第二天早上,果然接到了鞑子骑兵来袭的消息,张献忠立即集合人马,十万步兵陈兵在烟河南岸等着鞑子。没有弓箭,没有火枪,更没有大炮,今天他要来一场大明步兵战胜八旗铁骑的神话。

    在河南岸几里处,张献忠把十万人马摆成弧形阵,让李过带两万人马居左前方,袁宗第带两万人马居中间前方,高一功带两人马居右前方,张献忠亲统剩余的四万大军作为中军主力,列在三支人马的后部居中位置。

    张献忠的人马刚刚布好,天边的远处便出现了一排如蚂蚁般的黑点。这黑点越来越大,渐渐成人马状,万马奔腾,排山倒海一般冲杀过来。

    张献忠的十万大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鞑子的数万人马冲杀过来,仿佛看大戏一般,明军没有修筑任何防御工事,手中只有刀枪剑戟等冷兵器,这在鞑子们看来,这十万明军无疑是等死的节奏。

    烟台河在今天的兴城县也就是当时的宁远城西部,因大明设置烟台而得名,它的源头是老岭山的南谷山泉汇聚而成,全长不到一百里,注入勃海,河床最宽处也不超过一里地,河水宽也就是二三十米,现在是春季尚未到汛期,河水更显得窄潜,可骑马涉水过河。

    四万人马普天盖地一般冲进河床,踩得浪花飞溅,眨眼之间鞑子的前锋部队便冲过小河,朝岸上的明军一边放箭一边猛冲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