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石河阻击战(中)(一更)
    张环的3000弓箭手排成两排,两匹战马之间相隔一米,前后两排相隔两米,轮番向对岸冲过来的鞑子射箭,一阵箭雨,把三万鞑子的冲锋部队硬生生给射回去了。

    索尼组织的第一次冲锋失败,时间也不长,前后不超过半个小时,粗略估计一下,这一次的伤亡至少在5000人以上。

    不是索尼率领的这支人马不堪一击,而是因为明军的这3000名弓箭手太狠了。他们瞄准的,都是明军的脖子或者额头。这些落马的鞑子,要么是一箭被爆头,要么是一箭被穿喉,不但他们射人是一箭放倒,不留活口,射马也是一箭放倒,明军如此射法,鞑子们哪受得了?那些能跑回来的是侥幸,如果跑慢了,此时全都被放倒了。

    索尼太不服气了,如果要被这3000明军挡在这里,回去如何见多尔衮交代,自己干脆撒泡尿淹死算了,因此他立即组织了第二次冲锋。

    此时他的3万人马中,有一万重装铁甲骑兵,所谓的重装铁甲骑兵,是指他们连人带马已经武装到了牙齿。人戴着头盔,披着铁甲,戴着铁假面具。战马也是如此,马脸上都带着铁甲马脸,就连马蹄子上都戴着铁梯掌。

    他们打造这种重装铁甲骑兵,主要是打算对付明军的弓箭和火枪,至于普通的刀砍斧剁等利刃的袭击,更是能够避挡。

    因此这一次冲锋索尼让这一万名重装骑兵打头阵,这1万人马都是正黄旗和镶黄旗的人吗,而索尼是正黄旗的旗主,因此这一万人马可称得上他的嫡系部队。

    其他的鞑子暂时后撤,调整好冲锋的队形之后,这一万名重装骑兵有一名固山额真领着,像一群金属怪兽一样汹涌而来。

    兵到1万无边无沿,1万人马可不算少。这种人和马的重甲装备,丝毫不影响他们的速度,战马飞驰,仍然如疾风闪电。

    “鞑子的重装骑兵,将军怎么办?”一些明军的将士看到这里有些慌,弓箭对他们能有效吗?

    “不要慌,瞄准他们的眼睛,人眼睛,马眼睛都行,给我射!”张环说着,三支箭已经添到了弦上,开弓如满月,右手一松,三支狼牙箭像三颗流星一样就飞了出去,箭矢与空气摩擦,发出嗖嗖嗖的声音。

    冲在最前面的三名鞑子,同时均有一只眼中箭,三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这三名鞑子,栽落马下,其中一名是指挥者固山额真。

    固山额真是清军的官名,其中固始山是编制,就相当于明军的,百户所千户所一样,额真是官职。清军现在的编制大概是这样的,一个牛录300人,牛录的长官称为牛录额真,五个牛录为一甲喇,甲喇的长官称为甲喇额真,五个甲喇为一固山,固山的长官称为固山额真。这样算来一个固山额真,大概管着七八千人。

    不过现在这名固山额真被授权管着一万铁甲重装骑兵,等于加强了。

    但是他也够倒霉了,1万名重装骑兵也保护不了他一个长官,因为他被张环瞄上了,张环一发三箭,这三箭就有他的份儿。尽管他浑身上下都是金铁甲衣,但仍然难逃落马的命运,左眼睛中了一箭。

    由于距离近,张环的劲儿也大,箭从眼睛里射进去,箭矢从后脑勺就透出来了,因此他们三位,包括那个固上山额真,落马之后,就已经成为三具死尸。

    张环给这些兵将做了榜样,这3000弓箭手虽然还不会一发三箭,但是他们的准头一点也不差,50米左右的距离,百发百中。

    他们仍然是站成两排,轮番射箭,流矢如雨,遮天蔽日。

    被誉为刀枪不入的铁甲重装骑兵,在箭雨中照样纷纷落马。

    落马的鞑子大都是眼睛中箭,一只眼睛中箭就废掉了,有的直接被射死,有的被射伤失去了战力,有的是因战马眼睛中箭而落马,这些侥幸的鞑子没有受伤,但是从飞驰的马上摔下来,也摔得晕头转向,等明白过来爬起来就跑,当然不敢往前冲而是往回逃命。

    鞑子冲锋的队伍当时就乱了。明军也不冲锋,就立马站在那里,一箭接一箭地猛射。这样,这一万名鞑子的重装骑兵又没支撑半个小时,在索尼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又溃退到了石河对岸,退到了明军的弓箭射程之外。

    大清的铁甲重装骑兵竟然避挡不了明军的弓箭?索尼几乎要被气晕头了,这三千明军怎么如此难缠?难道本官这三万大军当真就冲不过去不成?

    “大人,我们可用弓箭掩护,然后组织冲锋。”一名固山额真建议道。

    索尼这才想起来,骑马射箭是我们鞑子的强项,对呀,你们有弓箭,我们也有,你射我们,我们这次也射你们,反正本官兵马占绝对优势,冲锋失败了两次不算什么。

    索尼觉得自己刚才都被气糊涂了,因此立即采纳了这位固山额真的建议,再次调整队形,前两次冲锋失败,加在一起伤亡了近万兵马,剩下的两万余人马,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专门向对岸的明军射箭,另一部分在弓箭的掩护准备冲锋过河。

    很快,由两名固山额真领着,一万余人马在石河岸来回冲锋,对着对岸的明军疯狂射箭,他们之所以来回冲锋,是害怕被对面的明军当成耙子,不过他们想不到的是,他们这样来回奔跑仍然是明军的耙子,只不过是移动的靶子而已。因为对面的这支明军不是普通的弓箭手,而是弓箭手中的狙击手,只要在射程之内,无论你是什么状态,瞄上你就跑不了。

    双方就这样对射着,可以用互有伤亡来形容,但是鞑子的伤亡明显在增加,因为他们来回奔跑,丝毫不影响明军拿他们瞄准。

    不过索尼用这一招的确制造了一次有效的冲锋机会,在弓箭的掩护下,索尼亲自带着剩余的一万多名鞑子,向石河对岸发起了第三次冲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