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9章 石河阻击战(上)(四更)
    就在多尔衮带领主力与李自成的主力在草原上拼杀混战的时候,数里之外角山上的朱由崧突然接到报告,有一支清军从欢喜岭下撤出,开往石河方向去了。

    这一带的地形地势他早就看过,因此朱由崧立即就判明了这股清军的意图,当即传旨:“好狡猾的多尔衮,让张环率部阻击!”

    就在李自成出关之前,朱由崧已经命令2万特战兵,屯住在角山下的密林中了。

    这也是朱由崧,不让守关城的人马出兵支援的原因之一。

    特战兵是大明远征军的一个混合兵种,共有2万人,里面有弓箭兵营,白杆兵营,火枪营,工程兵营等。

    其中弓箭兵共有3000人,这3000人不是普通的弓箭手,而是朱由崧命张环从各地军中挑选箭法好,膂力大,有潜力的苗子,进行专门训练,神箭小将张环作为他们总教练,亲自执教。经过将近一年的训练,现在已经成军,成为特战兵种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朱由崧觉得现在是应该调用它们的时候了。

    这么大的战场,打了这么半天了,朱由崧也没有派他出战,小将张环早就有点迫不及待了。特别是他看到清军一次又一次增兵,又是铁甲战马,又是弓箭的。他真想拉住队伍出去,大显身手。

    现在终于接到了朱由崧的旨意,张环知道该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了,现在陛下驾前人才济济,成了名的战将车拉船载,自己要不露两手,陛下说不定真会把他遗忘的,就特战兵中,还有厉害的白杆兵可用,幸亏陛下这次让他的弓箭兵出击,说明陛下对他还是很信任的,心里这么一想张环好一阵的激动。

    张环带着三千轻装骑兵就出发了,每人身上两壶箭,一张弓,另外佩刀是少不了的,如果弹尽粮绝被困重围的时候,就得搏杀,总不至于拿弓弦把别敌人勒死吧。

    正如李全所说,石河是一条近乎于溪流的小河,静静地蜿蜒在这里,河床上和两岸全部是碎石,小的是鹅卵石,大的有几十斤几百的,形状不等。两岸是绿绿的青草,还有开遍了叫不出名字的野花。

    河的两岸是荒野,静如处子的小河,在这人迹罕至的荒野上,偶尔会有牲口、野兽或天上中的飞鸟光顾,此时没想到也迎来了一场激烈的战事。

    远处一支清军的铁骑飞驰而来,人马浩浩荡荡,数不清有多少。他们打着正红旗,正黄旗,镶黄旗,和镶红旗,四色军旗。

    为首的一员大将,40岁左右的年纪,铁盔铁甲,身披白战袍,腰悬宝剑,坐下花白马。正是清军正黄旗的旗主,议政大臣,也是顺治帝的辅政大臣之一的索尼。

    此时他奉了多尔衮之命,率领四旗人马共3万精兵,打算从石河绕到李自成军的后面,与多尔衮前后夹击,消灭大明远征军的马军主力。

    当索尼的队伍到达石河附近的时候,与此同时,张环的队伍也开到了。

    “启禀大人,石河对岸发现大明的军队。”

    “吁!”索尼闻报之后立即勒住了战马,队伍停了下来,难道说我们的意图被明军发现了?这里会不会有埋伏?

    索尼一向沉稳,思忖道:“有多少兵马?领兵带队的主将是谁?”

    “回大人,大约3000左右,大纛旗上打的是张字,主将是一名20岁左右的小南蛮。”

    “附近可有明军的埋伏?”

    报事的清军一听,我们大人也太小心过余了,河的两岸一览无余,明明想在这里埋伏,埋伏在哪儿啊?但是还得恭恭敬敬的作答:“回大人,未发现明军的伏兵。”

    这时索尼在马上,可以看到远处的河对岸,已经聚集了不少明军的将士,也全部是马队。

    “区区3000兵马,应该不是来袭击我们的,但是想阻住本官的去路,简直是痴心妄想,来呀,传本官的命令冲过去。”

    四旗期人马3万铁骑,得令之后,铺天盖地一般,向石河冲来。万马奔腾,踩得地皮乱颤。

    “准备!”石河对岸的张环,已经将三千弓箭兵,沿着这条小河一字排开,排成了长长的两排。

    3000将士坐在马上听到号令之后,取弓搭箭,把弓拉圆了,一阵弓弦的响动,就瞄准了汹涌而来的鞑子。

    “听本将军号令,鞑子的人马过河的时候再放箭。”

    “诺!”各百户旗长答应着。

    张环说着,这把他特制的宝雕弓上,搭上一支狼牙箭,咯吱一响,开弓如满月,瞄准了一杆正红色的大纛旗。

    此时张环这队人马,距离小河的河床也就是30米左右,石河的平均宽度,算上整个河床,其宽度大概在20米上下。河床上铺满了鹅卵石,此时有水流的地方最宽的地方也不超过两丈,水又清又浅,可以看见河底的卵石。

    张环早就看好了,鞑子的马队下河的时候,是他们的最佳射程。

    这时鞑子战马的前锋,已经冲进了河床。

    “放箭!”张环说着把右手一松,手中的狼牙箭,一声犀利的哨声,破空而出,正中百米开外一名鞑子,这是一名旗手,骑手落马,这杆正红旗大纛接着就倒下了。

    这一声响箭也是张环发出的信号。

    顿时排在第一排的1500名弓箭手,把手中的箭全放出去了,这些人本来射箭就准,膂力过人,又在神箭小将的亲自指教下,训练了这么长时间,射的不但准,而且狠,可以说是箭无虚发,有的射人,有的射马。

    因此冲过来的鞑子纷纷落马,有的栽在鹅卵石上,有的连人栽入水中,水花四溅。

    第一排弓箭手射完了之后,开始上箭,这时身后的第二排弓箭手箭就发出去了,这样人停箭不停,中间没有间隙,密集如雨的流矢,向鞑子泄去。当两排弓箭手射到第三轮的时候,石河里已经没有人了。

    有的只是鞑子的死尸,凡是重点落马,没有一个活口。只有一些战马还比较耐的住箭,倒在血泊之中挣扎着。

    石河畔除了到处都是人和战马的死伤之外,鲜血染红了石河,其余的鞑子们全退回去了。

    这时石河对岸的索尼,一看勃然大怒,“铁甲重装骑兵,给我冲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