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3章 破甲战阵(三更)
    在山海关的关城的西北,大约五六里地处,有一片山岗,这是为角山。

    角山海拔不高,大概几百米的样子,但是这一带风景不错,林木葱郁,山顶上非常平整的一片,能容纳好几百人。此时这里成为山海关大战最好的望景台,站在山顶上,远近景观,一览无余。

    朱由崧把2万特种兵营安置在这里,李自成把部队拉出去后,朱由崧当然没有待在山海关的关城之中,要是呆在山海关的关城听奏报,还不如呆在北京的皇宫之中舒服,御驾亲征者何来?

    四千御营新军护驾,其中包括3000御营铁骑和一千火枪营。智囊宋献策,御马监的太监安林,贺宣娇,高桂英,慧梅,李全,柳春红等文臣武将随行护驾,当然少不了一批锦衣卫,这是朱由崧特殊的军事情报系统,每次御驾亲征,身边都少不了厂卫人员。

    朱由崧站在角山顶上,战场上的情况尽收眼底,由于距离有点远,他为了看得更清楚,手里拿着望远镜。

    “陛下的远征军真威风,鞑子的军队一触即溃,简直不堪一击。”

    “的确很厉害,陛下这兵真是没白练,不过这是清军的绿营兵,清军最厉害的是八旗兵军。”

    “八旗军又怎么了,难道还能比陛下的远征军厉害吗?”

    小柳是看得兴致勃勃,跟柳春红小声议论着,他们这是第一次目睹远征军接敌。

    绿营兵和八旗军,去年柳春红和李全他们都领教过,鞑子的八旗军,和陛下的远征军,究竟哪一个更厉害,此时他们夫妻俩还真不敢枉下结论。

    朱由崧透过单管望远镜,看到明军斩杀清军的镜头,有些热血沸腾,特别是看到刘文秀和马万年二将先登陷阵,马万年刀斩岳乐,心中痛快极了。

    若非是战场离他有些远,说不定他又不顾及自己的帝王身份,催马下去大杀一阵了。

    朱由崧一边看一边心中高兴:李自成,刘文秀他们不负朕望,远征军真是没白练,看来朕的李爱卿今天真的要翻本喽,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也不失英雄本色。此时的多尔衮估计正在惊愕和发抖吧,他的八旗军估计要放出来了。

    朱由崧脑子里刚闪过这样的念头,果然远处征尘滚滚,两只铁骑斜插过来,朱由崧赶紧又把单管望远镜支了起来……

    刘文秀正在追歼绿营铁骑,忽然看到鞑子的两支铁器,袭击他们的侧翼。

    刘文秀当即和马万年停止追击溃退的绿营铁骑,二将各带一支人马,以二龙出水式,一个往左后,一个往右后包抄过来。

    贴尔木和铁犁是蒙古的两员猛将,他们率领的这两万人马全都是蒙古骑兵。而且他们的装备良好,不但人穿着金属甲衣,戴着金属面具,连战马也罩上了金属甲衣,马脑袋上也戴着金属面具,只露两个眼睛。

    这才是真正的金戈铁马,当然能够避挡弓箭和刀枪。

    蒙古骑兵象征草原上的雄鹰,来去如风,此时这2万铁甲骑兵从左右两侧像两股旋风一般杀入刘文秀这支队伍的两翼。

    一边往前冲,他们还一边射箭,天空中流矢如雨,远征军的铁骑挥舞着手中的刀枪,拨挡箭矢,但仍然有人不时中箭落马。

    短暂的一阵流矢过后,两支蒙古铁骑收起弓箭,便冲进了这支明军的队伍。

    双方就展开了白刃格斗,这些蒙古鞑子,个个都拿着牛耳尖刀,有的是双弯刀,寒光闪闪,斩向明军。

    明军把手中的刀枪舞动开来,挡开牛耳尖刀的同时,猛砍猛刺敌军的要害,但是却砍不动,也刺不进去。只好斩他们的战马,马身上也有金属甲衣,斩然斩不动,刺不进。这时蒙古鞑子的牛耳尖刀又劈砍过来,明军将士纷纷被斩落马下。

    当时明军的阵脚就有些乱了,这时刘文秀和马万年各带一支骑兵二龙出水式,把来这两支蒙古鞑子包围起来。

    “成阵!”

    “破甲式!”

    因鞑子穿着甲衣,连战马也进行了武装,刀枪不入。幸亏他们平时训练过这种战法,因为朱由崧的御营铁骑就是这种装备,他们在训练的时候,就想过如果敌人也是这种铁甲战马,如何对敌的问题?

    后来他们真想到了一种办法,那就是破甲战阵。这种战阵的具体做法是,成阵以后两两结合,一个攻上,一个攻下。负责攻击上面的当然是人脑袋,攻下面的目标是马脑袋,然后对这种破甲战阵,进行了专门训练。

    现在终于派上用场,刘文秀和马万年一声令下,明军拉了一个包围圈,把蒙古鞑子困在当中。

    这些蒙古鞑子根本不在乎,仗凭铁甲护身,用手中的弯刀继续斩向明军。

    但是他们的刀被挡开后,便受到了明军的致命攻击,负责攻击上面的兵将,用手中的利刃刺鞑子的眼睛,或者砸他们的脑袋。负责攻击下面的明军,用手中的利刃砸马的脑袋,攻击马的眼睛。

    这一招还真实用,此时的鞑子,顾上顾不了下,顾人顾不了马,不是人眼睛被刺瞎,就是马脑袋被砸漏,要不就是人脑袋被砸漏了,马眼睛被刺瞎,或者是人脑袋和马脑袋的全部被砸漏,或者是人眼睛和马眼睛全部被刺瞎。

    不管是哪种方式,中招者纷纷落马,人受不了吗,马也受不了,哀鸣的,受惊的,当场死亡的,比比皆是。

    眨眼之间,这两只蒙古鞑子伤亡惨重,混乱不堪,甚至自相践踏。

    两个蒙古鞑子头领贴尔木和铁黎一看不好,他们根本没见过这种打法,金戈铁马,也照样避之不住,除非是铜打铁铸的战马和兵将才行,但他们根本不是,只好杀出一条血路,带着残兵败将,像一阵风一样败下去了。

    刘文秀和马万年只带两万铁骑,便打败了绿营兵和八旗军的五万精兵,时间持续的也不长,从岳乐率绿营兵冲锋,到蒙古鞑子败逃,前后只一个时辰左右。

    再看这片旷野上,到处都是绿营兵和鞑子的死尸,死伤的战马也不少,残旗遍地,血流成河。

    此时,远处欢喜岭上的多尔衮简直要气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