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 远征军初战告捷(二更)
    刘文秀现在是李自成的副将,5万远征军的骑兵归他们俩统领。独目将军马万年和大将陆校,作为参将随军听用。

    刘文秀得令之后,一马当先,和马万年率两万骑兵向清军的绿营兵迎了过来,双方共5万战骑对冲,喊杀声直冲云霄,眨眼间就冲到了一起。

    没有弓箭,没有火枪和火炮。上来就是白刃格斗,万马造势,惊天动地。

    这种战法,令以岳乐为首三万绿营骑兵自认为这是自己的强项,胜券在握,心里话这些明军敢跟我们这样打,真是自不量力!

    在他们的印象中,明军尽管无险可守,也应该找有利地形挑沟挖壕布置阵地,然后用火枪或者大炮坚守阵地拒敌,寻找战机,这是他们的一贯打法。

    在这旷野荒原,纵马冲锋,真刀真枪的跟他们干,无异于自取其辱!在岳乐的印象中,大清的骑兵野战,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向无敌,难怪他这么自信。

    但是双方这一接战,岳乐发现自己错了。首先,明军将士的骑术不次于他们,马快刀急,训练有素。其次,明军将士个个勇猛如虎,悍不畏死。作为骑兵,有这两点就足够了。

    这是朱由崧铸造的新军,从各地各军中挑选出来的精英,进行二次训练,李自成,刘文秀,马万年,陆校四个赫赫有名的大教官亲自执教。训练场上这将近一年的血汗不是白流的,远征军的战力,已经有了质的飞跃,绝非以前鱼龙混杂的大明旧军队可比了。

    就见这些明军将士,一个个如铁血杀手一般,双眼精芒闪动,刀光剑影之中,一柄柄利刃,或把敌手斩落马下,或刺入对方的体内。人喊马嘶,金铁交鸣,鲜血狂飚,惨叫声声。

    在岳乐惊愕的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眨眼之间清军的三万绿营被杀了个七荤八素,尸横遍野,混乱不堪,根本顶不住这支明军的冲锋。

    岳乐大怒,他怎么能服气?带着亲兵卫队亲自冲锋。主将亲自冲锋,无疑能鼓舞士气,绿营兵的势头又上来了。

    但是打仗凭的不只是勇猛和士气,双方士气都在的时候,决定胜负的最关键的决定因素还是实力。

    此时的绿营兵,在远征军的骑兵面前,江郎才尽,不过是奔跑的猎物,任凭他们如何张牙舞爪,呲牙咧嘴的叫嚣,也最终难逃,被猎杀的命运。

    岳乐亲自冲锋陷阵,仍然改变不了抵挡不住的局面。就像两个拳击手,实力不济的一方拼上性命孤注一掷,也难以支撑下去。

    半个小时后,3万绿营被2万远征军的铁骑杀得死伤枕藉,血流成河,染红了脚下的荒坡和野草。

    但是岳乐仍不认输,轮动手中的大刀横冲直撞,接连砍翻了四名明军将士,这可能是他最辉煌的战绩了。

    混战之中,岳乐遇到了刘文秀,两员大将刀来刀往大战数合,一时难分胜负。直到岳乐看见身边的亲兵卫队一个都没了,岳乐才认识到危机,败阵而逃。

    却被独目将军马万年截住,岳乐欺负他是一只眼睛,没想到这位论单挑远比刘文秀还骁勇。当年多铎都不是他的对手,被追得像野兔一样,满大街跑,多铎为了脱身只有放箭,被一箭射中左眼,眼上插着长箭的马万年照样还能杀退多铎。

    马万年的这些辉煌岳乐当然不知道,岳乐横刀斩杀,马万年当啷一声,荡开岳乐的刀,二人杀在一处,几合之后,马万年把手腕一翻,使了一个反背刀斩了过来,岳乐躲闪不及大叫一声,被斩落马下。

    马万年又一刀,把岳乐的脑袋斩了下来,挂在马脖子上,继续轮刀催马往前冲杀……

    数百米之外的欢喜岭上,多尔衮正在这里观战。

    刚开始他跟岳乐的想法一样,认为一个冲锋就能把李自成的军队冲垮。但是事实恰恰相反,绿营兵根本就没支撑多久就乱了阵脚,明显抵挡不住这支明军的骑兵。

    “怎么可能!”多尔衮愕然,这种野战绝对是他们的强项。

    不但多尔衮不敢相信,就连身旁的索尼和洪承畴,也惊讶不已。

    正在这时,一匹战马飞了过来,马上这人滚鞍下马,跑到多尔衮近前,跪倒报告:“启禀王爷,贝勒爷岳乐将军阵亡,我军抵挡不住已经溃败下来。”

    其实不用他报,多少滚远远的也看到了,他居高临下,只是几万人马的混战场面太大,他没看到越岳乐被马万年斩杀的情景。

    上来就折损了一员大将,还是他们爱新觉罗家族中的精英,努尔哈赤的亲孙子,按辈分论,还是他多尔衮的亲侄子。

    岳乐的3万绿营竟然没有撑过半柱香的工夫?索尼和洪承畴等皆惊诧不已。

    多尔衮顾不得疼侄子,立即派蒙古猛将帖尔木和铁黎和各带一万八旗铁骑从左右两侧冲击,攻击刘文秀的两肋,免得岳乐的3万绿营全军覆没。

    这2万铁骑,战马带着铁甲面具,四蹄用铁皮包着,万马奔腾,征尘滚滚,如两条苍龙,从左右两侧插向刘文秀这只队伍。

    此时200米开外的李自成带着远征军铁骑的主力正在观战,3万远征军的铁骑,随时待命出击。

    李自成和参将陆校你在一棵大松树下,这棵松树长在一个小高坡上,这个小高坡在当地有一个名字叫古堡。

    立马在古堡的一颗松树下,李自成和参将陆校对战场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侯爷,要不要末将去增援?”陆校看到鞑子又有两只铁骑冲过来加入战群,对李自成施礼道。

    李自成当然看到了,他时刻关注着战场的形势,这一战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刘文秀这支人马首战告捷,眼前的这支绿营军被杀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李自成觉得满清鞑子的队伍不过如此,当年自己也是在这里,吃了败仗。如今想来太遗憾了,并非八旗军实力强大,自己的大顺军不是对手。而是自己和吴三桂杀得两败俱伤的时候,让多尔衮这个狗鞑子捡了个便宜,自己败的有点窝囊。

    那一场也怪自己没有准备充分,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导致精锐尽失,士气大减,从此一蹶不振。否则……人生如棋,一旦走出去,根本没有悔棋的可能。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我李亲自训练的远征军骑兵,今天一定要把多尔衮消灭掉,报当年之仇。

    这次大战对李自成来说,就是旧地重游,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他今天翻本来了,拜陛下所赐,机会太难得了。今天这一仗,必须沉着镇定,不能有半点马虎和轻敌,此时他心潮澎湃,看到鞑子又冲过来两支增援的队伍,像两把尖刀插向刘文秀部队的两翼,但是主力不能轻举妄动。

    他的目标是多尔衮,李自成当然知道,多尔衮的主力尚未出动,局部战场不能影响全局,自己还不能把全部的人马都压上去,不见兔子不撒鹰,何况现在刘文秀又打了胜仗?

    因此,李自成异常沉稳,听了陆校的话摇头道,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战场:“陆将军不必着急,静观其变,区区这点贼兵,相信副指挥是刘文秀和马万年将军,能够应付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