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掌掴喇嘛僧(五更)
    此时最不思议的人便是另一个喇嘛僧洪森了,这个大和尚比洪智还胖,岁数也要大上几岁,到现在他只跟李全打了一场,一直是给洪智观战,并注视周围的人群,师弟竟然裁在一个年轻公子手里,洪森的眼睛凶光一闪,手里的法杖不知不觉间已经深深地没入脚下的砖石硬地中。

    看到这里,小柳是和柳春红长出了一口气,紧迸的心也放松了。

    喇嘛僧洪智揉了揉胸口,又拍了拍僧衣上的尘土,重新审视朱由崧,他觉得刚才是自己太过轻敌了,这个年轻的少侠功夫果然深不可测,但他再深不可测能强过自己,说到天边贫僧都不会相信,再来!

    “少侠,这一锭金子先记着吧,等打完了一块算,难不成贫僧还会赖账吗?着家伙!”

    喇嘛僧这次怒了,晃双掌主动出击了,像一头咆哮的北极熊,一对铁砂掌对着朱由崧连连出击,掌风四起,恨不得一掌将朱由崧拍飞出去,以找回刚才的场子。

    但是朱由崧此时像个鬼影,左躲右闪,以不可思议的身法在喇嘛僧的双掌夹缝中游刃有余,任凭喇嘛僧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把双掌舞动如飞,也终究是徒劳。其中有几掌击中地面,砖石裂碎,眨眼间喇嘛僧已经拍出了十五六掌,但是喇嘛僧突然看到不到目标了。

    他刚然一停,朱由崧便出现在他的身后,把单掌往空中一立,对着喇嘛僧的后脖梗就一掌,喇嘛僧后面可没长眼睛,此时已经被累得气喘吁吁的他,实实在在的挨了这一掌。

    大和尚往前一抢,一头裁倒在地,这次他觉得两眼发黑,脑袋发胀,看朱由崧包括他的师兄都是两个脑袋,喇嘛僧使劲儿地摇了摇头,才感觉稍微好一些。

    “大师,两锭金子了啊,再来。”朱由崧煞有介事地充洪智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洪智倒是想再来,但是他摇摇晃晃像喝醉了似的,最后又瘫倒在地。

    朱由崧充他摇了摇头,又转了另一个喇嘛僧,“这位大师,该你了。”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洪森是跟那个洪智不同,洪智是禅玉寺的主持僧,而这位洪森是漠北边山禅玉寺的方丈,他们俩是亲师兄,但是两个人地位不同,头脑更不同。

    这洪森方丈要比洪智主持的头脑复杂一样,看到朱由崧年轻轻便有如此身手,而且在这种场合哪家的公子敢如此明目张胆地胡说八道,来了这么多军队和锦衣卫,他突然看到了人群中还有大太监的影子,再联想到“朱天”二字,这位洪森方丈就明白了**。

    朱由崧一看喇嘛僧看出了端倪,这戏也没必要再演下去了,“告诉你也无妨,朕乃大明帝王朱由崧是也,朱天是朕的小名,怎么大师有问题吗?”

    “果然被老衲料中了,这种派头,有如此身手,还叫这样名号,除了弘光大帝还能有谁,老衲今天要领教一下大明帝王的盖世是神功。”洪森说着,把深插入地上的法杖松开,甩着宽大的僧衣过来了。

    这时,瘫在地上虽然起来的洪智脑袋还没有坏,听到朱由崧几个字,满脸的错愕,弘光大帝,果然是神功盖世,贫僧三十八年的童子功也不及也。但愿方丈师兄的柳叶摩深棉丝掌能赢了得他,否则,我们师兄弟今天就落到他手了,当家的哪去了?

    眼前这个喇嘛僧已经五十多岁了,眉毛花白,心宽体胖,这身宽大的红僧衣,斜披在身上,更彰显他的健壮,还有头顶那特制的鸡冠帽,更透出与汉族僧人的不同。

    朱由崧注意到他的眼神,花白眉毛下这双眼睛与众不同,白眼珠黑眼仁之中闪着些许蓝光。

    朱由崧正看他的时候,喇嘛僧双脚丁字步站定,两只大手举向天,然后慢慢往下划弧,然后交叉到胸前,朱由崧知道他是在运气,看似慢腾腾的动作,但两臂所过之处弧线清楚,空气震颤,这说明这个喇嘛僧内力更加精纯,但是一般人肉眼凡胎当然不到这一步,功夫到达朱由崧这种境界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因此朱由崧对这个老喇嘛也不敢掉以轻心,两个人盯着对方,少顷,便出招发力了。两个双臂摇开,拳来脚往斗在一处。三招两式之后,朱由崧便看出了这喇嘛僧的破绽,一拳击出,正中喇嘛僧的大肚子。

    但是瞬间,喇嘛僧的大肚子陷下去了,朱由崧感觉像是一拳击到了面盆里一样,然后肚子又鼓了起来,把朱由崧的拳弹了出去,而喇嘛僧纹丝没动,用这种办法轻松化解了朱由崧这一拳。

    朱由崧便知道这个凶僧用是软中硬的功夫,跟刚才那个洪智的单纯的硬功夫不同。看来这个喇嘛僧的功夫比刚才那个喇嘛僧高出很多。

    打蛇要打七寸,看来要制服这个恶僧还得攻击他的软肋,朱由崧就选中了两处部分,要么上面的脑袋,要么两腿中间的阴部。但这两个地方都是练武之人重点防御部位,恶僧武功如此精湛,不太好攻击。必须得讲究个策略,有了!

    想到此,朱由崧一招大鹏双展翅,整个人凌空飞起,双腿缩于胸前,双脚尖并拢向下作脚尖点地状,两只上伸,就像一个大鸟飞起来一样。飞到喇嘛僧的头顶往下落,双脚向着喇嘛僧的鸡冠帽点去。这是和尚的天灵盖,可不敢轻易让点,喇嘛僧赶紧上步闪身,头一偏来躲但朱由崧这是虚中有实的招数,如果对手闪避就成了虚招否则就是实招,喇嘛僧这一躲正好上当。

    后背就给朱由崧留出来了,朱由崧落地的同时,一把掏向喇嘛的会阴部,喇嘛再也躲不开了,一声惨叫,喇嘛僧脚步踉跄摔出一丈多远,起不来了。到此为止,两个喇嘛僧几十的功夫全部废了,两张大脸全部成了土灰色。

    朱由崧打趣道:“两位大师这就起不来了,只挣了三锭金子。也太少点了吧,朕问你们,你们当家的在哪呢,让他出来跟朕一较高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