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夫妻反目(上)
    高桂英听了李自成这句话,无动于衷。

    “王爷,你要桂英跟你去哪里,你赶紧走吧。”高桂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了看四周。

    夫妻在这种场合会面,当然有很多话要说,更别说是面对生离死别了,但是现在又觉得不是说多话的时候,高桂英只有把话憋在心里,她现在需要说的话更多。

    李自成很着急的看了四周一眼,夫妻二人现在都很害怕,害怕大西军将过来,李自成这场戏就演不下去了。

    但是李自成比高桂英更害,他除了害怕大西军过来,他还害怕大明的军队过来,他会有更多的麻烦。

    “桂英,你难道不知道我来救你了不成?”

    “王爷,桂英当然知道,王爷难道是让桂英感谢王爷的救命之恩吗?”

    李自成有些急眼了,平时两个人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现在怎么无法交流了呢?丈夫救妻子天经地义,还用得着感谢吗?

    “你胡说些什么啊,赶快跟我走,迟了就来不及了!”李自成略带惊慌的眼神往四周看了看。

    “我没有胡说,王爷快走,迟了就来不及了!”高桂英也是一脸惴惴不安的样子,汗啧啧的脸上写满了焦急。

    看来两个人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一样,真的没有共同语言了。

    李自成现在恨不得高桂英是一个物件,那样他就能不用多说废话,径直把她带走。

    “桂英,你难道真的不明白?”李自成本来不想说的太直白,但是现在他一咬牙干脆直接说了出来,“赶紧我回夔州!”

    高桂英先是一怔,接着就明白了。她对丈夫还是非常了解的,最怕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高桂英冷冷道:“桂英为什么要回夔州,这难道是陛下的旨意?”

    “哎呀!”李自成急得一跺脚,他就忘了这是在马上,不是在地上,这一脚往下用力一蹬马蹬,战马失去了平衡,往旁边列切出好几步,差点摔倒在地,李自成在马上一晃,也险些摔倒,赶紧平稳身子。

    “桂英,你真糊涂。我李自成既不会投降大西,也不会投降大明,实话告诉你,纳儿现在安好,我带去的四五千兵将,已经被我牢牢的掌控在手中,现在也已经取得了张献忠的信任,今天又把李过他们五个俘虏过来,接下来就要倒反夔州了,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快跟我走——”

    李自成这一下把心中的秘密全部说了出来,最后他近乎咆哮了,说完拨马就走。

    李自成认为这一下高桂英应该明明白白,这句话他深埋在心里,难道还用说透吗?别人不了解自己,难道连自己的结发妻子也不了解自己?这些年在一起,相濡以沫,同床共枕,出生如此,岂不是白活了?夫妻之间以前那种满满的默契,现在怎么一点儿都没有了?

    然而高桂英仍然没有跟着他走,站在那里仍然无动于衷。

    李自成马往前跑了几步一看高桂英仍没有跟来,这是要把这位李闯王给急死呀!

    一时间,她竟然怀疑这是自己的妻子高桂英吗?

    李自成拨转马头又回来了,满脸怒色,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不过这次没等他说话,高桂英先说话了。

    不提李过他们五个还好,提起这六位,高桂英心里的话再也憋不住了,悱然道:“为何要下手那么重?为何要杀了小来亨?”

    这些句话高桂英一见到李自成就想当面质问他,现在终于说出来了。

    “哎呀桂英,”李自成只能耐着性子,狠狠的加重了语气,“那种场合不下重手能成么?张献忠并不是个大老粗,机智过人,很有韬略,别看他封我李自成为什么一字并肩王,卸磨他就得杀驴,他心里怎么打算的,我清清楚楚。还有他手下的徐以显潘独鳌,还有定北王艾能奇皆是奸狡之辈,视我李自成为眼中钉,肉中刺,张献忠麾下,大将如云,今天怎么轮得到我这个一字并肩王上阵讨敌骂战了?你难道没有看出来,这是他们在试验我,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我,我也不想真杀实砍,但这些人都是久经沙场的杀人魔王,假打假战一定会被他们看出破绽的,你明白吗?”

    李自成振振有词,这一番话说的高桂英心里亮堂多了,是啊,像他这种身份的人,深入敌营当卧底,无疑是在刀尖上行走,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的,看起来自己真是有些错怪他了。

    但是李来亨的死,仍然让她有些难以释怀,“那为什么要杀了小来亨?”

    高桂英的意思是,可以让李过等人受伤,为什么要理来亨的命。

    李自成不无痛心道:“这只能怪这孩子学艺不精啦,他是我的孙子,虽然他是过儿收养的,但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待他比双喜张耐还亲,这你是知道的,我想杀他吗?可是在那种情况下,他接不了我那一马三刀,我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孩子是为我李自成儿死的,是我大顺国的功臣,我们都会记住他的。”

    “你只想着你的大顺国,将来在李过夫妇面前如何交待?”

    “他们会理解我的,赶紧跟我走吧。”

    “你自己走吧,既然投降了大明,就是大明的人了。”现在高桂英一点儿也不急了,心里非常平静,她知道自己劝不了李自成,也不打算劝他。

    “桂英,你说什么?”李自成显然没有想到高桂英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明显是要跟他划清界限了。

    “请恕我不能出尔反尔,朝秦暮楚,陛下待我们不薄,我不能做无义之人。”

    “你……”李自成古铜色的脸气得通红,脸上的肉蹦了好几下,又耐着性子道,“这至多是曲线救国,你难道忘了我们的初衷了吗?我们既不属于大明,也不属于大西,而是属于大顺,别看现在朱由崧对我们天高地厚之恩,这只不过是昏君的权宜之计,用人之道,将来天下统一了,飞鸟尽,良弓藏,孤兔死,走狗烹,你觉得朱由崧能放过我们吗?”回到明末当帝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