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追杀张献忠(中)
    剑光闪动,张献忠的大刀被荡开,紧接着一道白光直奔张献忠的脖子斩来,朱由崧的宝剑相比之下也轻巧,另外他这一剑速度也的确很快,快到那么厉害的张献忠来不及撤刀来架挡。

    朱由崧这一招跟剑斩艾能奇那一招一般无二,不过艾能奇是在惊愕之中来不及反应丧命的,朱由崧用份量很轻的宝剑硬挡他泰山压顶般的一大槊,结果不但没有剑毁人亡,反轻而易举把这重有千斤的槊荡开了,太出乎意外艾能奇当时傻在那里,否则要不是艾能奇失态,凭他的武勇怎么着他也得在朱由崧面前走上两合然后再丧命。

    但是眼前的张献忠跟艾能奇不同,虽然是面对同样的套路,论武勇单挑张献忠也不比艾能奇强多少,也是照样来不及撤刀招架,但张献忠此时没有艾能奇的那份惊愕,另外他毕竟是多少年的战场老油条了,经验丰富,反应相当敏捷。

    因此他可不愿意走艾能奇稀里糊涂脑袋就被一剑削飞了的老路,尽管此时他还不知道他的这位御儿干殿下的下场。

    和他的四儿干殿下面对同样严峻的考验,来不及撤刀架挡,但他还有办法躲闪,绝不会等着挨这一剑,情急之下他往下猛然一低头,打算躲过这割喉一剑。

    然而他还是慢了些,剑来得太快了,结果咔嚓一声,正斩到脸颊上,血肉飞溅。

    之所以会发出这么清脆的声音,不是因为张献忠脸上的肉和骨头太多太硬,而是因为他戴着头盔,头盔上还有护腮,这一剑斩肉破骨被头盔的护腮挡了一下,这玩意也是金属的,金铁交鸣才发现清脆的响声。

    要不是他这头盔挡这一下,朱由崧这一剑,他的眼睛鼻子和嘴就分家了,整个脑袋上下得被削为两半。但就这也不轻,这一剑把左脸蛋切开一个大口深可见骨。

    这两年张献忠当上了大西帝王,过上了奢侈**为所欲为的帝王生活,头大如斗,脑袋肥得流油,大胖脸上的肉厚度简单赶上猪脸板了。但这也架不住剑斩,一剑下去皮肉翻卷,把脸颊骨都给砍中了,那年头没有ct和磁共振,否则等x光片一出来,脸颊骨上那道折纹必然是个清楚的“一”字。

    鲜血一下子就下来了,张献忠就觉得脸上火烧火燎地疼,紧接着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满脸都是。

    没把张献忠疼死,扔刀捂着脸,拨马就跑。还得说张献忠能打能挨,此时他还能骑马逃命,换别人挨这一剑,就掉下马来了。

    朱由崧一看斩中了却没杀死,提马前蹿打算再给他补一剑,然而此时,周围成千上万的大西军将不是都是看客,此时已经从惊愕之中反应过来,呐喊着冲过来拦住朱由崧的马头,挥动手中的刀枪剑戟向朱由崧人和马招呼过来。

    朱由崧只得先对付他们,把宝剑套路施展开来,上护其身下护其马,很快道道弧形剑光又笼罩了朱由崧的人和战马,大西军将在这些弧形剑光的袭击下血肉横飞,人头滚滚,刀枪乱飞,惨叫声声,人仰马翻。

    朱由崧杀开一条血路,瞄准了张献忠追下来了,他当然不想让这个大贼酋跑了,为了他自己还装了一回中箭诈死,好不容易把他诱到自己的眼前,岂能白白地放跑了他?

    此时的张献忠像受惊的猪肉一样狂奔,他可没想到几万人马护驾,竟然被朱由崧单人独骑在万马军中追着跑,今天他算是亲身经历了朱由崧的厉害。

    此前朱由崧曾在鞑子的万马军中追杀过多尔衮,也是单人独骑,那一场把嚣张无敌的大清摄政王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张献忠也听说过,但是根本不信相,认为那肯定是夸大其辞的以讹传讹,朱由崧纵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然而没想到他认为不可能的事今天轮到了他的身上。

    现在几万大西军将竟然挡不住一个朱由崧的单人独骑,这话听起来有些夸张,但是现这些大西军勇武不要命的毕竟是一部分,很大一部分是往下败,跟着他们的陛下逃命,因为现在大西军的整个战场已经成了败局,张献忠的一王五军共三十万人马全部溃退,定北王阵亡,后军主将白文选战死,在这种大趋势下大西军军心大散,此时忠心护主舍死忘生者就很有限了。

    加上慑于朱由崧恐怖的武功,因此数万大西军呈慌乱局势逃跑,这样朱由崧冲杀起来如入无人之境。

    很快朱由崧又追上了张献忠,“尔往哪里逃?识相的话赶紧下马就擒,否则朕一剑结果了尔的狗命!”

    朱由崧叫喊着追到他的屁股后面,张献忠更害怕了,也顾不往脸上的疼痛了,拼命抽打马屁股,他能听朱由崧的吗?下马就擒,那还有个好吗?

    好在张献忠的马也不是劣马,那是精挑细选的西域良马,张献忠把它打急了,这匹马四蹄蹬开玩了命地往前跑,朱由崧的千里一盏灯虽然快如闪电,但是它跟朱由崧一样,已经拼杀了半天,尽管刚才休息了一分钟,此时跟张献忠刚刚上场开跑的西域良驹相比,就稍逊色,因此很快两匹马又拉开了数十米的距离。

    此时已经日落西山了,有道是穷寇莫追,往前面地形变得复杂起来,别中了大西军的埋伏,自己是帝王,是真正的孤家寡人,自己在明处,大西军在暗处,时间长了肯定对自己不利。

    但也绝不能就这么让张献忠跑了。朱由崧想到这里,目测了一下二人的距离,把宝剑还匣,把身后的弓箭取出来了,张弓搭箭,认扣添弦,咯吱吱就把弓拉满了。

    朱由崧的箭法现在也很高了,定点射箭,动静皆准,在飞驰的战马上射移动的目标是最难的,但是朱由崧这方面也有过不俗的战绩,曾经箭射过刘宗敏。

    今天他要箭射张献忠,稍微一瞄准,右手一松,金风响动,这支箭破空而出,一百二十步开外的张献忠应声落马……回到明末当帝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