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7章 顺治怒了
    大清的京师坤宁宫,孝庄太后正在考小顺治的孝经和策论,这些大部分都是弘文馆大学士、太子太傅宁完我教他的,孝经是立世之道,策论是治国之本,已经是大清三朝老臣的宁完我在旁边陪着。

    现在老宁也头生花发了,几十年来,这个甘愿下贱甘为人奴的大汉奸为了鞑子的事业已经累弯了腰,以前他与范文程齐名,现在他是一枝独秀,纵然已经过半百,仍然不辞辛劳地诲人不倦。

    现在小顺治的老师不少,除了孝庄和苏麻拉姑之外,还有宁完我和洪承畴等。因此这几年小顺治的文韬武略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孝庄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的影子,也看到了大清的希望。

    今天策试的结果孝庄太后非常满意,在场的宁完我和太监宫女们和太后一齐为顺治抚掌喝彩。

    “母后,儿臣什么时候才能亲政?”顺治有些迫不及待了。

    孝庄把脸往下微微一沉,“皇儿尚年幼,正是学习文武艺的时候,等你长大了,你的皇父摄政王自然会让你亲政的。”

    顺治不以为然道:“母后,儿臣已经长大了,司马光七岁能砸缸救人,战国时的楚人甘罗十二岁得下了十六城而拜相,儿臣已经年满十二岁了,往前就十三了,难道还不如一古人?”

    孝庄无言以对,为顺治有如此心胸而高兴,宁完我当然也不敢多嘴。这时就听外面有人大喊:“摄政王到——”

    孝庄肃然道:“皇儿不要任性。”

    顺治也不再说话了。

    这时,摄政王多尔衮从外面进来了。见孝庄和顺治都在,只是拱了拱手,“参见皇上,参见太后。”

    “摄政王不必多礼。”孝庄太后微微露出笑容,稍微欠了下身子。

    “儿臣见过皇父摄政王。”

    行完君臣礼,还得行父(叔)子礼,顺治当然也不会跪多尔衮,连手也没拱,只是微微躬了一下小身子,两个关系特殊的人算是互礼了。

    摄政王坐下之后,从大袖里拿出一封信,“太后,边关军将传过来一封信,请太后过目。”

    有太监过来取过信躬身逞给孝庄。

    孝庄一听说边关来信,立马就想到了苏麻拉姑他们,掐指一算,他们走了也有两月有余,按说也该有消息了,难道是……孝庄太后脑子里念头一闪,把信接过来,信封上写着“孝庄太后、摄政王亲启。”两行小楷写得极俱风骨,遒劲有力。

    孝庄觉得这不是苏麻的字体,更不可能是漠北边山的两个喇嘛僧写来的,他们如果要写信定然是满语或蒙古语,应该不大可能用汉语,但是特殊情况下让人代笔方便传书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样想着,孝庄就把信拆开了,里边的字同样洒脱漂亮,但是等她看完脸色全变了,身子甚至也开始抖了,多尔衮、顺治和宁完我等在场的通过察言观色,知道这封绝非捷报。

    最后,孝庄太后双手哆嗦着又从信封里掏出一物,由于信皮挡着,其他人也没看清,只见那是一个大红色心状饰物,有香气溢出,孝庄正翻一看,啪的一声把信摔到了地了,“苏麻!……苏麻?……”

    “太后出什么事了?”多尔衮不解道。

    “母后?苏麻怎么了……”顺治也是一脸的疑惑,宁完我等人更别说了,刚才的高兴一扫而空,宁完我还想着教皇上有功,得些赏赐,看来被这封可恶的信冲了彩头了,这信是什么人写来的,什么内容,竟然把太后气成这样?苏麻?她怎么了?宁完我等人变成了替人担忧的苦瓜脸。

    孝庄少气无力地抬了抬手,指了指地上的信,太监会意,赶紧把信信捡起来,恭恭敬敬地递给了多尔衮。

    多尔衮有一股不祥之兆,把信掏出来仔细观看……

    这封信是王铎亲笔写成,他以朱由崧的口吻,后又经朱由崧修改,最后定稿,试想,大明朝的东阁大学士兼内阁次辅亲撰,弘光大帝龙目御审最后修订,这两位智慧的结晶,因此这信写得绝对有水平。

    先不说其书法堪绝,其内容堪称绝无仅有。这封信采用欲扬先抑的写法,先是说大明帝王朱由崧喜纳新妃了,这位美妃这也好那也好,文武全才,简直是十全十美。接着说这位美妃不是别人正是苏麻拉姑,然后就是感谢,先感谢孝庄皇太后太知心了,知道弘光大帝最好美女,就不远万里给她送来了,没有任何彩礼;然后是感谢多尔衮太友好了,弘光大帝连年征战在外,几年未纳新人了,这简直是急人所急,雪中送炭啊。末尾除了感谢,还是感谢,情真意切,谢恩浓浓。

    这封信的主旋律就是感谢,气氛是喜庆,用词相当客气。但这种信越是这样,效果就越好。为什么文人之间客客气气的对骂有人乐意看,轰动也比较大,而泼妇骂大街人所不耻呢?除了文雅与庸俗之外,主要是新鲜,物以稀为贵嘛。

    为了增加这封信的可信度,除了朱由崧的玉玺在上面压着之外,还有苏麻拉姑的亲自为朱由崧绣的香囊也装在了信封里。这个小香囊跟女孩子的手心大小差不多,香气扑鼻,上面一面绣着大红双喜字,另一面是绣的是鸳鸯戏水图,做工精美,栩栩如生,识货的一看这东西绝对是出自苏拉姑之手,这便是铁证如山,不容得人有任何怀疑。

    多尔衮耐着性子看完,那张铜锣大脸凶相毕露,变成了紫茄子色,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顺治把信讨过来也看了一遍,脸色顿时煞白,宁完我想看看信,但没敢,觉得自己没这个资格,除非太手、皇上或多尔衮恩准。只有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心里猜闷儿。

    “母后,苏麻拉姑这个贱人竟然吃里扒外,背判我们当了可耻的鞑奸,儿臣抓住她一定将她碎尸万断。先传旨灭她门族……”

    “皇儿,你难道不知道苏麻是个孤儿?”孝庄有气无力。

    “母后,皇父摄政王,那我们就发兵吧,一举荡平大明!”

    (本章完)回到明末当帝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