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5章 朕封你为妃
    苏麻拉姑一看走投无路,银牙一咬,宝剑就横到了脖子上。

    朱由崧晃身就到了她的眼前,欲夺其剑,苏麻拉姑自杀的宝剑只好斩向朱由崧。两个人剑来剑往,几何之后,苏麻喇姑被朱由崧制住,她的宝剑也到了朱由崧的手中。

    “人生苦短,何必轻生?投降吧,朕封你为妃。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朕可以破例放你回去,继续给孝庄和那些鞑子们当奴才。”

    朱由崧说着将宝剑还给了她,天已经亮了。

    苏麻拉姑看到朱由崧那真切的脸,美丽的双眸闪动一下,接过朱由崧递来的剑,从房上跳到了地上。

    下面是人山人海的军队,锦衣卫和差役,无数的弓箭,刀枪和火枪瞄着她围成了一个小圈子。

    “尔等闪开,让她走。”

    “陛下,放虎归山必要伤人,为何不宰了她?”小柳是不解,费了这么大周折,折腾了一宿,才把这个女贼给抓住,就这么放了?小柳是仗着胆子道。

    朱由崧没有回答,小柳是不敢再多嘴了,转身对这些军将和官差叱道:“你们没听到吗?陛下有旨,闪开道,让她走!”

    万马千军和无数的官差,呼啦一下闪开了一条人胡同,苏麻拉姑飞身上墙,三晃两晃,不见了踪影。

    柳春红早就冲进屋里,把人给救了出来,李全只是受了内伤,并没有性命之忧。

    折腾了一宿,朱由崧也感觉累了,和卢九德回宫,剩下的事,交给这些军将,锦衣卫,官差和衙门的人处理。

    苏麻拉姑躲过了军兵和官府的视线,在一处僻静的墓地,有两个人跟了过来。

    这是苏麻拉姑派去监视那个捕头金刀李云的两名鞑子。此时他们两个的,夜行衣和面纱全部都去掉了。大白天的,他们又恢复了汉人老百姓的装束。这样行动方便,不容易引起人的主意。

    “当家的,金刀李云回了城外五里铺的家,我们怎么办?”

    苏麻拉姑把身子转了过来,他总共带了20名帮手,现在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苏麻拉姑双眼精芒一闪,嗖一下子从两个人中间穿了过去。两人觉得肚子不得劲,低头一看已经被划开了,鲜血狂飙。

    “当家的,为……为什么?”

    苏麻拉姑背对着他们俩,滴血的宝剑指向地面,冷冷道:“我们此次行动失败了,我要投降大明,因为朱由崧必将是天下之主。”

    两名鞑子神情愕然,倒在了地上。

    苏麻拉姑身子一飘,两道剑光回旋,咔嚓咔嚓,斩下两名鞑子的脑袋。用油布口袋包好了,晃身消失在墓地……

    当苏麻拉姑提着两颗脑袋跪在朱由崧面前的时候,朱由崧笑道:“哈哈,朕就知道你会回来的。如果分不清轻重损益,就不是苏麻拉姑了。朕话复前言,免除你的一切罪责,封你为苏妃。”

    从十多岁就开始当奴才,现在朱由崧一句话竟然让她成了主子,苏麻拉姑如坠入云中雾中,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到此为止,她的身心已经完全被这个男人给彻底征服了。

    人大凡有条生路,当然不愿意去死。苏麻拉姑也是如此,回去没法向太后交待,更不知如何面对多尔衮,大清朝,她走投无路了。更重要的是,这次潜入皇宫行刺朱由崧,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她发现自己不是一个忠实的奴仆,也不是一个大内的冷血杀手,还是一个花季少女,这份情愫再也尘封不了了,大明帝王对她恩重如山,情深意厚,她陷入情网,难以自拔,最后不得不背叛太后投降大明。

    她这次投降不敢奢望什么,倘若能给大明帝王当个暖床的丫头,就求之不得了,可是朱由崧竟然封她为妃!

    “谢主隆恩。”苏麻拉姑受宠若惊,面色微红,再次磕头谢恩。

    朱由崧把他拉了起来,“爱妃平身,朕现在没有子嗣,只有公主。如果能够怀上龙种,朕就再加封你为太子太保,一定要为朕调教出一个康熙大帝来,作为朕的接班人如何?”

    苏麻拉姑脸红心跳,“臣妾遵旨,只是康熙是何许人也,臣妾不懂。”

    “哈哈哈,爱妃现在当然不会懂,等回头朕给你讲个故事,你就明白了。”说着揽美入怀。

    看得身边的小柳是直眨膜眼睛,暗叹,陛下真有一套,这一招恐怕谁也学不来,自己什么时候能被陛下宠幸呢?

    这么一想,小柳树的脸红的像小苹果……

    接下来的几天,朱由崧天天跟苏麻拉姑在一起,偶尔还会请婵妃和邢畹芳来助兴。

    大明京师东门外五里铺,金刀捕头李云的家。

    李云正在催促着妻子收拾东西,哗啦一声,大门碎了,一名锦衣卫的百户带着总旗小旗数十名锦衣卫闯了进来。

    妻子容颜更变,子女哇哇大哭,一家人蜷缩在一起,体如筛糠。

    金刀李云嘴唇发紫,身体抖动,扑通一声就跪下了,一直磕响头,“各位大人,我李云罪孽深重,死有余辜,只是各位上差能不能放过我的老婆和孩子?”

    “你身为捕头,竟敢通贼,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锦衣卫百户,怀里抱着绣春刀,说话间,嘴已经写成了隶体的“一”字,声音冰冷如铁,仿佛是从地狱发出来的。

    听了这话,李云突然不磕头了,二目凶光一闪,整个人突然蹦了起来,拉出身后的金刀凌空向锦衣卫百劈来。

    锦衣卫百户怀中抱着绣春刀,立在哪里一动不动,仿佛这一刀砍的不是他。

    李云的刀尚未落下来,锦衣卫百户身边的总旗和小旗一齐出手,两把利刃斩出,一刀挡开了李云斩过来的金刀,另一刀则直接刺入他的腹中。

    落地后的李云一声惨叫,身子弓成虾米状,绣春刀从背后,已经透出了半尺多长的刀锋,那刀锋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锦衣卫的总旗给他补了一刀,李云的脑袋直接被削飞。

    角落的女人尖叫一声,晕了过去,身边的子女大哭不止。

    “全都杀了,一个不留。”锦衣卫百户说着把脸转了过去,身后,又传出几声惨叫,这个院子没有动静了。

    锦衣卫百户带人查验完现场之后,收队了。

    (本章完)回到明末当帝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