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0章 琵琶俪人
    一身黑色夜行衣的苏麻拉姑像个幽灵,凭着她奇快的身法和夜色的掩护,来到宫外居然没有人发现她。

    听到里面笙箫歌舞,朱由崧的谈笑风生,女人的娇笑连连,苏麻拉姑就知道朱由崧在里面干什么了,暗道:“昏君果然是个酒色之徒,夜夜笙歌玩女人,此时恐怕你想不到吧。要你命的人已经来了!”

    苏麻拉姑就想仗剑杀进去,血溅皇宫。但是又一想提醒自己谨慎,这次绝对不能冒失,朱由崧能轻而易举地制服两位高僧,说明他的功夫不在自己之下。就这样贸然杀进去,恐怕很难得手,弄不好自己脱身都难。

    因此苏麻拉姑在外面犹豫了,等待时机。

    这时她听到朱由崧让传见邢婉芳的时候,她赶紧掩住身子。

    “邢婉芳何许人也?”苏麻拉姑思忖着这个名字,他当然不知道此人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女主角。但是苏麻拉姑有学问,虽然是一个侍女,现在她蒙古语,满语,汉语都精通。单凭这个名字就知道朱由崧现在要的绝对是个女人,苏麻拉古灵机一动,她觉得机会来了。

    这时一个小太监去找邢婉芳,苏麻拉姑黑影一晃,在殿前也消失了……

    邢畹芳其实就是陈圆圆,这个倾国倾城的名妓根本不姓陈,本名叫邢沅,字畹芳。出生贫苦家庭,小时候生活拮据,父母把她卖给了姨夫家,从此她就姓陈了改名叫陈圆圆。十几岁的时候,她势利的姨夫又把她卖为歌妓。初次献歌,美若天仙的她用歌声和身姿让很多王孙公子为她折服,与明清四公子之一的冒襄有过短暂的情缘,后来她又到了皇宫。被内忧外患困的焦头烂额的崇祯皇帝无福享受,几经辗转,又到了吴三桂手里。后来又被李自成手下大将刘宗敏看中抢走,激怒了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引鞑子入关,赶跑了李自成,又夺回了美人。

    但是遇到穿越的朱由崧,这个极品美人的命运也发生了变化,改变了原来的历史走向。

    又是山海关大战,被两个痴情男人争抢,在关城下面杀的不可开交,你死我活,这时朱由崧带兵马杀到了,目睹刘宗敏和吴三桂双双殒命,陈圆圆不堪重负,终于走上了绝路,在山海关被明军攻破后上吊。

    朱由崧得下关城,把她救了下来,免除她的死罪,又赐回她真名实姓,从此陈圆圆已死,邢畹芳重生。

    从那以后,邢畹芳便成了朱由崧的御用歌妓。畹芳感念朱由崧的恩德,这几年也是一心一意的伺候,有求必应,琴棋书画,笙箫歌舞,包括她的**。只要朱由崧要,她就乐此不疲的给。

    现在朱由崧又需要她了,邢畹芳芳不顾三更夜深,起来之后,有人伺候着洗漱梳妆,麻利的收拾好之后带,前面有一个太监领着,提着灯笼拐弯抹角,往朱由崧的寝宫而来。

    两个人正走着,一道黑影就到了他们身后,正是尾随而至的苏麻拉姑,看这里正好适合动手,四外又没有人,苏麻拉姑像黑色的闪电,啪啪两下,两个人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便晕倒在地。

    苏麻拉姑把邢畹芳的外衣服脱了下来,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换上邢畹芳的外衣,并把自己的发型也大致弄成邢畹芳的形状。

    然后,苏麻拉姑把两个人拖到弄到僻静处,把事先准备好的布练拿出来,把他们两个全都捆上,没有伤害他们,只是用布把嘴把嘴堵上,就算是醒过来,他们也喊叫不出来,不至于坏了她的事。

    做完这些之后,苏麻拉姑把宝剑一咬牙丢在在这里,像她这种高手杀人完全可以不用宝剑,工夫所至,草木结兵。

    但是她今天杀的不是一般的人,面对的是朱由崧这样的高手,宝剑无疑能够为她助威舔力。但是现在他用的这一招,不得不岂了宝剑。

    她只把一样东西藏在身上,就是她的镖囊,里面装的是暗器,四支铁菱镖,她的铁菱镖不大,呈四角星状,可以夹在手指缝里,单手最多可以一次发四只,镖身上涂有剧毒,见血封喉,十步之内百发百中。

    这是她的独门暗器,除非万不得已她是不用的,只有紧急情况下,保命的时候才用。

    这东西她得带上,还是那句话,她对付的是朱由崧这样的高手。

    一切收拾好之后,她抱起邢畹芳的琵琶,急匆匆往朱有松的寝宫而来。

    到了宫门附近,苏麻拉姑的心缩紧了,怦怦直跳。里面歌舞升平依旧,不时传出朱由崧和佳人的笑声。

    苏麻拉姑微垂着脑袋,到了宫门口处停住了。对于宫中的规矩,苏麻拉姑当然知道。

    这里虽然金碧辉煌的,但是毕竟与白天光线不同,因此门口的太监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

    也是这名太监没有太留意,一看皇上喧的人来了,一点儿也没往别处想,赶紧到里面奏报,少顷太监又出现在门口,用他独特的嗓音喊了一声,“邢婉芳见驾——”

    苏麻拉姑听到这样的声音,低着脑袋,从这名太监身边经过,抱着琵琶就进去了。

    朱由崧此时喝得醉眼朦胧,看到,抱着琵琶的苏麻拉姑,款款而来,冲着载歌载舞的宫女们,把袖子一甩。

    歌舞声戛然而止,这几个歌妓冲着朱由崧使了个礼,然后全部退出去了。

    朱由崧怀里揽着婵妃,对抱着琵琶的绝色佳人道:“畹芳,快给朕来一曲。”

    “奴婢遵旨。”苏麻拉姑粉更微垂,半侧着身子,距离朱由崧一两丈远,在一个墩子上坐下。

    对于宫中的琵琶歌舞,苏麻拉姑更是不陌生,在宫中伺候孝庄皇太后这么多年了,耳濡目染,这对她来说都是眼见的活,这也只能用她心灵手巧多才多艺来解释了。

    不过此时苏麻拉姑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就要来了,她必须得倾心表演一番,但是她始终半侧着身子,微垂着脑袋,玉指轻动拨弄琴弦,琵琶声就流了出来。

    她自信自己的歌喉也是一流的,于是开口咿咿呀呀的唱。朱由崧觉得今天的邢畹芳嗓子有点儿特别,但依然如闻天籁,有几分醉意的朱由崧听得如痴如醉。

    一曲终了,朱由崧两个眼睛直勾勾得盯着琵琶俪人道:“畹芳,离朕那么远干什么,坐过来些。”

    “是。”苏麻拉姑柔声的答应着,但是脑袋垂得更低了,动作扭捏,也不给他正脸儿,手已经摸住了镖囊内的铁菱。

    (本章完)回到明末当帝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