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7章 真假朱由崧(一更)
    “何事惊慌?”

    “当家的,两位高僧……”来的这个鞑子,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怎么可能?”苏麻拉姑听完傻了。

    苏麻喇姑当时把李全掠走之后,他们钻了胡同,到了无人之处,然后到了天黑,他们才来到了巡捕衙门这层院子,这期间东门里大街发生的事情她当然不太清楚。

    苏麻喇姑自以为得手之后,之所以没有立即通知两个喇叭声和那几名鞑子撤人,是因为苏麻拉姑要继续留下他们在那里掩人耳目,等到天黑之后他们在聚集到一块儿,想办法撤离京城。

    因此两位喇嘛僧继续在那里“重金散财、武会友”,直到朱由崧出现。

    苏麻拉姑简直不敢相信,洪智洪森两位大师,功夫高深莫测,提起漠北边山禅玉寺的两个得道高僧的武艺,是她的师父也得竖大拇指。但这么被人废了武功?还有那一同来的八名鞑子,这可是她太后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有八旗精锐,还有蒙古精英。他们十个人加在一块,无论到哪里都能抵得万马千军。短短的几个时辰都全军覆没了?

    更令苏麻拉姑匪夷所思的是,是大明帝王亲自出手收拾了两位高僧,那是是朱由崧,那这口袋里装的又是谁?是报事的鞑子弄错了,还是……

    惊恐万状的苏麻拉姑,立即到了长条口袋旁,一把将整个黑色的口袋扯了下来,露出了李全的真面目。

    然后苏麻拉姑把李云弄到近前,“你给我看仔细了,此人是谁?”

    这位京城东门里的名捕不单识得自己的笔下朱由崧,更认得这位锦衣卫的都指挥使兼东厂的掌刑千户新被朱由崧加封为一等公爵的李全。这几年李全经常跟朱由崧在一块,还做过东厂的大档头,离了这么大的战功,受了皇封在京城夸官游行的时候,那是风光无限红极一时的人物,谁不识得?

    整个京师,恐怕也只有鞑子会认错人。

    李云看到李全的第一个反应是,你们这群猪脑子的鞑子,这不是把我李云也坑了吗?但是贼船好难下,自己这辈子算是栽在这几个无脑鞑子的手里了,只有凭天由命。

    “姑娘,这的确不是我们的陛下朱由崧,他是锦衣卫都指挥使兼东厂掌刑千户的李全李大人。”

    苏麻拉姑当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最愚蠢的事,恼羞成怒之余,有生以来第一次发脾气,温尔雅的天仙美人儿此时成了的魔女,屋内的桌椅板凳什物,全都倒霉了。一阵狂风暴雨式的袭击之后,这些东西或四分五烈,或粉身碎骨,那动静简直跟拆房子差不多。

    吓的李云不敢直视,简直是个母叉。

    尽管苏麻拉姑怒火焚身,但是她还保留一丝理智,因此并没有对李全下毒手,认为这个锦衣卫的一把手兼东厂的层人物对他们还会有用,尤其是在这样的处境里。

    因此苏麻拉姑发完脾气之后,雪亮的宝剑压在了李全的脖子,把嘴里的东西给掏出来,娇喝一声:“你小子把姑奶奶害的不轻,想死想活,说!”

    李全破口大骂:“呸!贱人,死鞑子,我李全可不是李云,有本事你杀了老子,皱皱眉头不算好汉。”

    苏麻拉姑还真不打算杀他,知道这是一个愿意为朱由崧生、为朱由崧死的人,也不跟他多费唾沫。害怕她吵嚷,又把那块破布塞到他嘴里去了。

    这时那名报事的鞑子又道:“当家的,京城的军队和官衙全都行动了,据说三天时间,他们要把京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把我们找出来,怎么办?”

    “不要惊慌,短时间内他们不会找到这里的。”

    苏麻拉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脑子飞快的思索着。这次行动这么失败了?回去见到太后和多尔衮如何交代?不行,绝不能这么善罢甘休,是搭性命,也要做最后一搏。师父曾经说过,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潜入皇宫,说不定还有机会。这次不把朱由崧的脑袋带走,誓不罢休!

    苏麻拉姑银牙一咬,又作出这样一个大胆的决定。

    有了次的教训,这一次,她不敢再冒失了。留给她的时机已经不多了,看来这位大明帝王神功盖世,天下无敌的名望不是浪得虚名,他绝对是自己的对手,不成功便成仁。

    大明皇宫他可不熟悉,虽然听他们老佛爷说,大清的京师盛京和大明的京师北京是一个模板,但是毕竟没有到过她心里仍然没底。

    “把皇宫里的情况,重点是把你们陛下的寝宫,禁军的布置给姑奶奶画张图出来,否则姑奶奶活剥了你!”

    苏麻拉姑拿着宝剑,开始逼迫李全了。

    但是李全对他们嗤之以鼻,吹胡子瞪眼摇头摆尾,只是苦于说不出话来,否则又要骂他们个狗血喷头了。

    苏麻拉姑正欲发怒,李云说话了,“姑娘,在下有幸陪同府台大人曾经进过一次皇宫,还有一些印象。”

    苏麻喇姑一听,喜出望外,赶紧让他画图。铺好纸和笔,李云想了想,时间不大,还真把苏麻拉姑想要的东西给画出来了。

    苏麻拉姑一看非常熟悉,暗道老佛爷说的没错,北京的皇宫和盛京的皇宫果然如出一辙,连乾清宫都是一模一样的,禁军侍卫,太监房也都标出来了,苏麻喇姑这下心里有底了。

    这是外面又有人喊:“头儿天已经不早啦。”

    “好,来了。”李云答应着,看着苏麻拉姑一眼。

    “你可以去,不过你可不要过跟我玩花招,姑奶奶会暗安排人跟着你,如果有变随时会取你的性命,另外也请你明白,你的一家老小几口人的小命都在我们手里攥着呢,你可想清楚了。”

    其实苏麻拉姑这话里面有些水分,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这位李捕头家住在哪里,门牌几号,人有几许?

    此时她用的是诈语,打的是心理战。但是这恰恰是李云的软肋,苏麻拉姑对这位李捕头的脉相已经把准了。

    “请主子放心,在下一定守口如瓶,快去快回。”李云磕了个头,奴才相尽显,然后带刀,出去之后,他感觉到有人跟了出来,而且还不止一个。但是他头也没回,若无其事,大步流星往前院走去,这时他听见后面的门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