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送上门来的鞑子(四更)
    苏麻拉姑自以为轻而易举地虏到了大明帝王朱由崧,到了无人之处,命随后跟来的鞑子把李全捆好,嘴给堵,装进一个黑色长条口袋里,然后命人扛着口袋往李云府衙摸来。

    这个极品美女有时候天真的可爱,有时候脑子却不是一般的好使。她提前想到了,虏走了大明帝王之后,肯定会京师大乱,城门四闭,然后大明武装力量全盘出动,不遗余力地搜捕他们。特殊情况下可以拿朱由崧当人质,但人质只能是暂时的。他们甚至可以宰了朱由崧然后同归于尽,但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这一步。他们身处龙潭虎穴,在这种情况如何全身而退才是关键的,因此他们需要一个暂时的容身之地。

    因此,她选了金刀李云。在京师虎踞龙盘之地,捕头至多是个芝麻粒大的一个小吏,连官都称不。但是捕头有实权,手下管着一帮人抓差办案,这对他们来说足够了,无疑是安全的避风港。能藏身到他们的衙门里暂避风头,大明军队虽多想找到他们简直势登天。介时再想办法离开京城,只要出了城,天高凭鸟飞了。

    这是苏麻拉姑在两个喇嘛僧的武现场,第一次遇到金刀李云的时候想到这一层了。因此,当时这位金刀李捕头败在喇嘛手下留下几句狠话离开的时候,苏麻拉姑已经安排人跟踪了。

    现在苏麻拉果然如愿以偿地把大明帝王弄到手了,她在胡同杀了四个锦衣卫,把李全虏走时知道已经捅了马蜂窝了。因此她才命人找着李全,带着几个鞑子往李云的府衙摸来,只要能在巡捕衙呆两个多时辰,半夜三更他们在夜幕的掩护下准备潜出城外。

    好与喇嘛僧等人取得联络,苏麻拉姑还留下三个鞑子望风送信。

    一切都很顺利,一切都按照苏麻拉姑计划进行,现在她打算威逼利诱让这位金刀捕头范。她抛出自己的小条件和几锭金子时候,不料外面有了动静,苏麻拉姑等人赶紧把李云逼得更紧了。

    李云又是做梦也没想到,还以踏破铁鞋都寻不到这些贼人的影子,没想到还没开始找,这些贼人送门来了。但此时他一点儿也不高兴,因为小命在人家手里纂着呢,他觉得自己倒了血霉了。这些大如天棘手得要命的事情怎么老是让他这个小人物撞见?

    李云此时能感受到来自不同方位的目光威胁,那些利剑般的光芒死死地盯着他,那是凶残的鞑子!

    还好他干这一行好几年了,心理素质还算说得过去,否则此时估计堆了。

    他很清楚,只要自己喊一嗓子,这些鞑子会暴露无余。但是他更清楚,只要自己哪怕一个细微的叛逆动作,都会使他顷刻时尸首两分的,这些鞑子个个凶残,连锦衣卫的都指挥使大人都能轻易制住,何况是自己一个个小小的捕头?想起自己的妻儿老母,金刀李云暂时选择了妥协。

    他稳了稳心神,大声对外面道:“让弟兄们先等着。”

    “知道了头儿。”外面回应了一声,脚步的声音远去了。

    此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掌灯,苏麻拉姑狡黠地一笑,两只眼睛很是迷人,“李捕头果然识时务,这些已经是阁下的了。回头奏明太后还会有重谢的。”

    苏麻拉姑说着,把手的几锭金子沉甸甸的放到了眼前的桌子。

    金灿灿的金子是很诱人,但是李云也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如果收下了这几锭金子,足以把他送绝路,包括他的妻儿老小甚至满门九族都会受到诛连,有大明帝王在,鞑子们绝对跑不了。

    别看他只是个芝麻粒的小吏,但是却是在京城的天子脚下,他对自己的帝王陛下朱由崧的敬畏之心与日俱增,朱由崧是他心的神,决不能与这些鞑子方便,哪怕是死!

    想到这里,李云对苏麻拉姑冷笑道:“你们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了,陛下已经布下了天罗地,你们已经插翅难飞了。”

    “哈哈哈……你们的陛下,你们的陛下……”苏麻拉姑的笑声如青春的风铃般动听,充满了不屑与得意,“李捕头大概还不知道吧,你们的陛下已经屈居在那里了,即是他知道了,也无法砍你的脑袋了,李捕头尽可以高枕无忧了。”说着示意角落处那个长条黑口袋。

    “……”李云愕然,看着那个长条黑布口袋,嘴张多大,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么说陛下已经落入此贼之手了?真的假的,据说陛下神功盖世,天下无敌,只是没见过,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两个喇嘛僧的功夫已经高深莫测,这个女贼两个喇嘛僧还狠,果真把陛下拿住了不成?护驾的兵将呢?哎,以这些人的身手,再多的护驾兵将也是摆设。

    看苏麻拉姑那种煞有介事的得意相,李云不得不信,但接下来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陛下都被这个女魔头制住了,看来大明朝又要迎来一场劫难,没有了陛下的治武功,天朝又将陷入混乱,谁能扶大厦于将倾?皇被劫持走,天朝必大乱,鞑子再次进犯,又是几年前那样,看来天意不可违呀……

    想到这里,李云对着他那个口袋扑通跪下了,“万岁爷,小人也是万般无奈……”

    李云对着口袋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头,苏麻拉姑和其余的几个鞑子都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时口袋动了几下,里面的李全气坏了,他被捆着,嘴被堵着,但耳朵能听见,外面发生的情况他已经判断出来了,心暗骂李捕头是个贪生怕死背叛祖宗的败类,竟敢听这些鞑子胡说八道,自己是变成厉鬼也得掐死这个无脑的猪头!

    正在这时,外面一声轻响,一个黑影跳进院,这些鞑子们透过门缝一看,是他们自己人,门一开示意他快进来,门口闪进了一黑影,面带惊慌跪倒在地道:“当家的,大事不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