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5章 巡捕衙的不速之客(三更)
    大明京师东门里的捕头金刀李云,今天经历了几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大事,两个喇嘛僧竟然是鞑子,自己把他们当成普通的出家人了,重金散财,武会友,自己当时怎么信了?真是猪脑!如果自己当时再详细盘问或者要坚持把他们带走,事情可能不会闹得这么大,至少知府大人不会向他狮子吼。

    李云有些后悔,边走边回忆今天的事,心有余悸,提心吊胆地往巡捕衙走去。京城重地混进来这么多鞑子,今天死了这么多人,锦衣卫都指挥都使大人都被贼人掠走了,陛下亲自出马了,整个京城都轰动了,这还了得吗?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一个小小的京城片区捕头按说担责任也轮不到他的头,天塌砸大家,面那么多大梁顶着呢。但问题的关键是这件事发生在他的治下,而且前期他还在场,没有识别贼人身份进有效抓捕,这事说轻了是疏忽,说重了是渎职,要再加通贼嫌疑,他这个小捕头是有再多的头也不够砍的。

    刚才知府大人已经咆哮了,面限他们三天,这位府台大人限他两天时间,不说抓到贼人救出锦衣卫的指挥使大人吧,至少得找到有效的线索,否则丢官罢职事小,连同他们知府大队吃不了得兜着走。

    这对李云来说无疑是祸从天降。两天呀,哪找贼人呢,贼人功夫深不可测,估计早远早高飞了,要找他们的线索无疑如大海捞针,但是府台大人给他们几个捕头下了死命令,尤其是他这个东门里捕头是案发重地,现在他成了出气筒,是不吃不喝不睡恐怕也难找到什么线索,但又不能不行动。

    想想这些,这位李捕头觉得脑仁疼,现在他连家也不敢回了,打算这两天吃住都在巡捕衙,组织捕快日以继夜地挨家挨户排查,至于有没有结果,以后是死是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由听天由命。

    李云满面沮丧地进了巡捕衙衙门,手下的差役捕快都主动招呼,由于心情特坏,李云铁青着脸有一句没一句过去了。

    来到第二层院子他的房间,对手下的当值的捕快他也下了死命令,这两天任何人无假,均须吃住巡捕衙,跟着他日以继夜地明查暗访,破案找线索。让手下做好一切准备,半柱香之后所有的差役捕快在前院集合。

    命令传达下去之后,李云看看外面的天快要黑了,往常这个时候,应该是他离开巡捕衙回家,他的家在城外五里铺,家里有老有小,还有一个知冷知热的妻子,这两年大明国泰民安,一家几口也算是其乐融融了。

    按说该吃晚饭了,但是他一点也没有食欲。利用这个时间,他闭目养神,脑子里乱糟糟的。

    这时屋个院子里,噌噌噌,几声轻响跳进几个人来,这些人全都是一袭黑衣,黑布罩头,轻纱罩面,只露出精芒四射的眼睛。有的提剑,有的拎刀,其一个还背着一个长条口袋,这口袋也是黑色的,支支乎乎的,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这几个黑衣人跳进院子,刚才他们在院墙或房子已经踩好了点,这层院的差役捕快已经出去了,他们借的是这个空档,进了院子之后,有往前走的,有四外掩护的,往房门而来。到了房门附近,为首的一个和肩扛口袋的躲到了暗处,有两个手提着明晃晃钢刀,到了门前推门进来了。

    有武艺在身的他在屋里刚闭眼睛,听到了外面有动静。但他也懒得睁眼,根本没有往别处想,认为是他手下的差役捕快。这是京城东门里巡捕衙,有二百多名差役捕快,专门负责抓差办案。天还没黑,除了巡捕衙的人和那些被抓进来的嫌犯之外,其他的应该没人敢往这里来。

    巡捕衙应该相当于后世的警察局。李云所在的巡捕衙,按规格来说最多是一个市区的警察分局。不过这是京师,人员编制较多。

    门一响引起了李云的警觉,他睁眼一看,进来的是两个黑衣人,都是轻纱罩面,一身练武人的短衣襟,手提雪亮的钢刀,两眼贼光四射瞄了一下屋内,目光唰啦又落到了他的身。

    天还没黑竟然闯进来了蒙面人,还拿着凶器,这无疑是贼人,可是这贼人胆子也忒大了点儿吧!

    李云一惊,职业条件的反射,立即去拿刀,但是还没等他取下墙的刀,两条黑影一闪到了他的眼前,雪亮的钢刀已经压在了他的左右肩头,斜夹脖子,李云能感到冰冷的利刃,只好乖乖地坐回到椅子。

    “别动!动一动抹了你!”

    刀压脖颈,李云还真没敢动,坐在椅子也不敢出声,他不敢和自己的性命打别。

    一个黑衣人用刀逼着他,另一个黑衣人伸手把他墙刀给取下来了。

    这时外面又进来五个同样装束的黑衣人,一个扛着长条口袋,进来后把支支乎乎的口袋往角落地一放,最后进来的黑衣人把房门给关了。

    这时屋里有七个黑衣人,有三个黑衣人守住门窗,一个看住口袋,另两个站在最较苗条的黑衣人左右,一个用刀子逼住李云。

    李云看眼前这阵势,已经猜出了**。

    这时为首的长得较苗条的黑衣人打量了李云一眼,开口说话了,这一开口,李云才知道是个女的。

    “李捕头,别来无恙啊?”

    “你究竟是谁,怎么会识得李某,你们究竟要干什么?”李云此时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我们是谁是不重要。你金刀李云也算是京城名捕了,几个时辰前在你的防区还要抓两位高僧,那里我们认识了李捕头,我们也是好交朋友之人,想和李捕头交个朋友?”

    “哼,你们识得我李云,我李云却不识得你们,何来朋友之说?”

    女蒙面人一双如水的双眸闪着杀机,“既然李捕头这么说,我们也不瞒着了,否则,这的确对你不公平。我们是大清的人,包括街那两个高僧,奉了太后之命办一件要紧的事,现在事情已经办妥,只须借宝宅讨扰两个时辰,今晚三更我们离开,我们也不在此白白地讨扰,定有重金致谢,不知李捕头意下如何?”说着拿出了几锭金子。

    没等李云回答,听屋外传来脚步声,屋内的黑人衣赶紧屏住了呼吸,压在李云脖子的刀更紧了。这时听来人站在院里喊:“李头儿,弟兄们已经在前院准备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