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9.第834章 夜夜笙歌(二更)
    鞑子敢来大明京师重地如此闹腾,帝王亲自出马了,两个喇嘛僧和几个鞑子被制住,但是锦衣卫都指挥使兼东厂掌刑千户李全还在贼人的手中,这件事远远没有结束。他们具体来了多少人,有没有窝点和内线,这些都不得而知。身怀绝世武功的极美女尚未落,只有找到她才能够救回李全。

    因此朱由崧回到皇宫后,从厂卫到军队到各个衙门,全都行动起来了。有的连夜审讯喇嘛僧等人,有的加紧排查,明察暗访。

    从皇城到宫城,从内城到外城。从内廷机构到地方官衙,从禁卫军到京营兵再到巡捕房的差役捕头,京城内外全都行动起来了。

    看到自己身边的一等侍卫柳春红,朱由崧想到了李全,怕她难过朱由崧安慰了她道:“既然是贼人把李全误以为朕了,李全这个赝很快就会露馅儿的,两个喇嘛僧和几个鞑子又都落了,闹得如此满城风雨,这些贼人很快就会知道的。李全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可能会受些皮肉之苦。不用担心,朕会想办法营救他的。”

    柳春红感恩地点了点头,朱由崧这几句话她心里热乎乎的,别说是皮肉之苦,就是让他们夫妇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柳春红认为陛下说得非常有道理,道:“多谢陛下体恤,微臣和李全学艺不高,有负圣恩,深感不安。”

    “真是朕的好侍卫。”看着柳春红的背影,朱由崧赞了一句,“掠走李全的这个绝色美女会是谁呢?”

    朱由崧的脑子又转开圈了,应该不是叱咤疆场的明臣悍将,看其身手应该是大清的大内高手,或者是被他们收买的绿林道江湖中人。

    他们混进来容易,但是现在的京城已经是森严壁垒,京城他们肯定出不去了。但是在没有被搜不到之前,不排除他们会狗急跳墙,潜入皇宫的。

    不这样,朕就在这里给他们张一张,万一能住几个鱼虾更好,总要强过呆在这深宫大内专门听他们奏报。

    想到这里,朱由崧立即命令召见卢九德。

    鞑子们竟敢潜入京师,这样明目张胆的折腾,锦衣卫头子落入贼手,这位东厂督主卢公公深感责任重大,陛下如果要治他的罪,也不用找借口,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砍他的脑袋。

    因为自从御马监的掌印太监李国府倒台和绾控锦衣卫北镇抚司的祖海殉身之后,整个锦衣卫,东厂,包括御马监全都有卢九德代管,因此他是厂卫真正的超级督主,大权在握,比当年的9000岁魏忠贤还要厉害。

    但是在朱由崧的手下干事,基本原则是有权必有责,卢九德的有这么大的权力,必然得承担相应的责任,现在京师出了这么大的事,身为东厂督主的他难辞其咎。陛下现在没有问责,那是龙恩浩荡。

    现在这位卢公公压力山大,从大街上回来之后,连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忙活上了。

    禁军虽然不归他管,但是东厂和锦衣卫他全权调度,卢九德亲自布置,一方面安排专人加紧审讯喇嘛僧,另一方面发动厂番,限期他们3日之内务必找到漏鞑子的线索,超过期限让这些东厂的大小太监以及锦衣卫的同知佥事提头来见,东厂的厂番从上到下全都行动起来,包括锦衣卫两个南北镇抚使司上万名锦衣卫,从高层一直到基层的百户总旗小旗全都行动起来了。

    另外卢九德安排了一批精干的厂卫高手,协助禁军保护皇宫大内周围的安全。

    卢九德别看是个老太监,是真有本事,这是一个文能宰相武能大将的假男人。他深谙兵甲,早在崇祯时代,他就能够总督几省兵马对流贼作战,而且战功显赫。崇祯驾崩之后,他又斡旋于四镇军阀之中,把朱由崧扶上了那把椅子,才有了现在这个朱由崧的叱咤风云。

    可以这么说,在朱由崧穿越之前,如果没有卢九德的前期前大量的铺垫,朱由崧即便是穿越过来,附身到原来那个朱由崧的身上,也不会有现在的惊天动地之作为。

    因此弘光大帝朱由崧对这个卢九德既感恩又崇敬,而且他发现这个老太监对大明忠心耿耿,一心事主,因此朱由崧对他非常满意,卢九德才能有今天如此的高位,除非是万不得已朱由崧也不会降罪于他。

    对东厂和锦衣卫的掌控更是游刃有余,就这个突发事件来说,他安排的井井有条,天衣无缝,他这一番忙活之后,整个东厂和锦衣卫就行动起来了。

    正在这时,接到了朱由崧的口谕,卢九德心怀几分忐忑,认为朱由崧要降罪于他,进来之后就跪在地上爬到朱由松近前。

    “奴婢参见皇爷,今日之事奴婢难辞其咎,请陛下降罪。”

    朱由松一笑,“公公何出此言?平身吧。”

    看朱由崧一点儿也不生气,卢九的庆幸遇到了最好的主子,从地上一边谢恩一边爬了起来。

    “奴婢谢主隆恩,奴婢已经布下了天罗地,宫内宫外,贼人都无处藏身,三日之内必然有贼人的消息,要不然请皇爷取奴婢的脑袋谢罪。”

    “这也不能全怪你。不过你错了,包括内城外城和皇城要严加搜查,大张旗鼓。宫城要疏于防守,特别是朕的乾清宫,撤销一切禁军防卫,而且从今天晚上,朕要夜夜笙箫,天天歌舞,让婵妃事寝。你去传旨安排吧。”

    “奴婢遵……”卢九德已经习惯了,但是今天他“旨”字都没说出来,觉得不妥,忙仗着胆子道:“陛下奴才斗胆,贼人潜入京城,胡作非为。而且他们的武艺高深莫测,皇宫应该谨于防守,爷却传旨疏于防守这是为何?贼人要混进来,后果不堪设想啊,请陛下三思。”

    朱由崧微微一笑道:“朕就是要让他们混进来,不必多说,去吧,朕自有主张。”

    “奴婢领旨。”这一次卢九德再也不敢多言了,也知道他们的主子已经有了运筹,因此放心地应诺着躬身退了出去,按照朱由崧的旨意安排去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