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李自成大战喇嘛僧(下)(二更)
    ,!

    “何事?”

    “阁下的大名如日月在天,五湖四海,神州大地,哪个不知李闯王的名号?阁下是真英雄,百折而不挠,纵崇祯和弘光亦不能同日而语,曾几何时,阁下手绾雄兵百万,天下臣服。纵使落难之时,接受朝廷招安,亦时真时假,令崇祯不知东西,如今怎么屈身称臣了?”

    这位喇嘛僧还真能说,这一番话说的李自成,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怒道:“这是某家的事,与你个出家人何干?”

    “闯王爷,天下人管天下事。闯王爷纵横天下的时候,风云皆为之变色。现在闯王爷屈身事主,而且现在的大明陛下并非什么贤君明帝,而是一个酒色之徒,昏庸之辈,仗凭身上有点妖**夫,就令闯王这样的盖世英豪也甘愿俯首了,出家人也为之扼腕叹息。如若阁下身处困境,就像当年假意称臣不得已而为之,今后另有打算,那出家人就不多嘴了,否则是就明珠暗投,暴殄天物了,阁下绝非池中之物啊!”

    “住口!”李自成终于听不下去了,两眼喷火,李自成当然听出来了,喇嘛僧表面上吹捧自己,实则是在挑拨,想离间他们君臣的关系,唯恐天下不乱。自己真要是那样的人,岂不成了反复无常的宵小之辈,自己这辈子说什么都不会再造反了!

    “李某人的功过是非,岂容你一个出家人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倒是你身为出家人,就应该诵经礼佛,常思己过,莫论人非,修身养性,暮鼓晨钟。而你却到处为非作歹,杀生害命,实乃披着出家人外衣的狼,拿命来!”

    李自成说着,怒不可遏,抡手中的闯王刀迎面就是一刀。

    李自成这口大刀跟关公刀差不多,整口刀长度超过一丈二,刀杆有鸭蛋粗细,刀身宽刀背厚,跟小门扇差不多,雪亮的刀锋夺人的二目。这口大刀如果放到秤上不低于60斤。

    李自成力劈华山,刀风呼啸,大有劈山断海之势。

    喇嘛僧纵中有硬功在身,也不敢装逼了。一看李自成来势凶猛,大刀劈下来了,他刷啦一转身。李自成一刀劈空,咔嚓了一声,这一刀正劈到地上,三块地板砖被劈碎了,砂石飞溅。

    怕这些飞溅的砂石伤到自己,喇嘛僧轻轻一纵平地跃出七八尺远,收身站稳。

    四周围的兵将和那些被困在场地当中的满洲勇士和普通百姓一看,心中赞叹,闯王刀威力太大了!

    “孽障,都怪小僧错把诺夫当英雄了。稻草终归是稻草,永远也变不成金条。也罢!”

    喇嘛僧说到这里,二目凶光一闪,轮动双掌,大战李自成。

    李自成把闯王刀舞动开来,寒光闪闪,呼呼生风。喇嘛僧仍然没有使兵器,其实他的兵器就是一双铁砂掌,再就是他脖子上的佛珠了。

    喇嘛僧抡开双臂,像风车轮一样,左躲右闪,并配合他脖子上的佛珠来化解李自成的刀锋。

    两个人各展所能,越打越快,蹿蹦跳跃,闪转腾挪,打了个难解难分。

    在场的人看的有些发傻,这真是一场凶杀恶斗。有的在为李自成担心,有的在为喇嘛僧喝彩,还有的看不出什么门道,就是在这里看热闹,看得眼花缭乱,惊得目瞪口呆。

    打着打着,李自成一看不行,这样下去自己绝不是这个凶僧的对手。这不是在马上冲锋陷阵,李自成部下轮刀感觉多少有些别扭,没有马上来的得心应手,因为他是马上将。打仗的时候骑惯了战马,没马舞刀对付一般的敌手可以,遇到劲敌李自成就觉得力不从心了。

    因此他就想使用他的绝招刀里加剑。打着打着,他把刀交右手腾出左手,把花马剑就拉出来了。这口剑算是袖珍型宝剑,远没有朱由崧的宝剑大,其身短小,分量也轻,跟一把大匕首相似,但是却是实吹毛利刃。

    李自成在刀剁下来的同时,宝剑也刺了过来,这就是他的刀里加剑的绝招,令人防不胜防,躲刀躲不过剑,躲剑躲不过刀。

    李自成轻易不使这一招,除非遇到高手,但是这一招,屡试屡爽,因而成为他的绝招。

    喇嘛僧对这李自成当然不敢轻敌,刚才跟李全和金刀李云等人打斗的时候简直如老叟戏顽童,但是现在他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

    一看李自成来了个双管齐下,别人肯定就没办法了,但是喇嘛僧不然,全然不管刺来的宝剑,积极应对大刀。

    把大刀躲过的同时,他的肚就鼓起来了,李自成这一剑正捅到他的肚子上。

    像一个木剑扎到皮球上一样,李自成这一下没有刺动,反而被弹了回来,还差点挫伤了手腕。

    李自成惊愕之间,这才领教了喇嘛僧的硬气功。

    喇嘛僧的双掌又拍下来了,本来李自成使这一招刀里加剑,就没有在马上使的利索,惊愣之中动作就更慢了。

    被喇嘛僧一巴掌正拍到他拿剑的手腕上,多亏李自成有功夫在身,否则这一铁砂掌,他的这只胳膊就得粉碎性骨折。

    就这李自成也感到了这折骨之痛,花马剑铛啷一声,掉落在地。喇叭僧就势又飞起一脚,李自成也没躲开。

    像汉船似的一脚正踹到李自成的前胸,这一下把那么厉害的李自成给踹飞出去了。

    这种高手之间的打斗,胜败就在一念之间。因此高桂英发现丈夫要败想来救都来不及。

    情急之下,她从马上飞身而起,落到地上的时候,正好李自成落到了她的近前。

    “侯爷小心!伤的如何?”高桂英就势扶住了他,李自成才没摔着。

    “我没事。”李自成说的不是假话,这个窝心脚并非踹的不重,而是他身上有甲衣护身。金属甲衣善避刀枪,何况是喇嘛僧这一脚?

    不过再看李自成胸前的护心镜,上面有个大脚印,脚印下面的护心镜已经裂开两道炸纹。

    “来呀,把这两个凶僧给我乱箭射死!”

    李自成觉得这两个喇嘛僧,非他们的武力所能征服,恼羞成怒了。

    “且慢。!”有人断喝了一声,拦住了李自成,“两位高僧是来比武会友的,李将军技不如人,输了就是输了,怎么能够恼羞成怒,以多胜少呢?”

    这个时候有人竟然说这种话,李自成夫妇恨不得一刀把他剁了。但是扭头一看说话之人,不禁大吃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